郭阳来到酒店的大厅里,胡庆朝手上的动作,显然也没逃过他的眼睛。听到胡庆朝的话,郭阳淡然一笑,见高兰向自己看来,便微笑着坐在了她的身边,

    “是啊,胡先生,我们又见面了,请坐吧。”坐在高兰身边,郭阳淡淡的说道。在这种情形下,郭阳的行为倒是有些反客为主的意味。

    郭阳的话让胡庆朝脸上一阵青红不定,但很快又恢复了本来的样子,他深呼了一口气。鼻腔里发出一声细不可闻的冷哼。

    一切只为了利益,郭阳给出的价码让胡庆朝无法取舍。如果这时候有人出价高过他的话,胡庆朝恨不得将郭阳扔到海里喂鱼。

    郭阳又一次拿捏住了胡庆朝的心理,心下不禁微微一笑,对接下来拿下高兰基金股份的把握,又大了几分。

    见郭阳坐在了自己身旁,高兰端起桌上的茶具,将郭阳眼前的杯子斟满。郭阳微笑的看着她,感谢似的点了点头。

    尴尬站着的胡庆朝,见二人眼神交流,竟没人理会自己,而且高兰只是给郭阳将水斟满,没有理会自己,胡庆朝心中无奈,只得愤愤的坐下,面色不虞的看着郭阳。

    “胡先生,昨晚我给你的那些企业资料你已经看过了吧,不知道那些转让协议你签过字了没有?”见胡庆朝坐下,郭阳并没有理会他的神色,淡淡的说道。

    听到郭阳的话,胡庆朝心中闪过些许惊诧,难道说这小子想反悔?难道他不怕我从艾丙集团撤资了?

    从胡庆朝心中的想法来说,现在撤不撤资已经不重要了,本来他就没有断自己财路的打算,只是迫于郑仁杰的压力,想要谋求利益最大化而已。

    所以说从艾丙撤资,在他心中,不过是逼迫郭阳的手段而已,虽然这只是他一厢情愿的想法。再怎么说,郭阳对高兰基金从艾丙撤资的担忧,可是要小于胡庆朝对利益的渴望。

    胡庆朝心中思索着郭阳话里的意思,语气有些不善的对郭阳说到:“怎么?郭先生,协议我们已经签了,那我们的交易就算成立了,莫不是你想反悔?”

    听到胡庆朝的话,郭阳眉宇间闪过一丝鄙夷,拿起桌上的杯子喝了一口,语气仍旧淡然的说道:“胡先生,我想你是误会了,我怎么可能反悔,只不过念及你的身份,去内地可能有些不方便,所以我打算回去先将这些企业出售,然后直接用资金的方式,收购你手中的股份,这样也能省去你不少麻烦。”

    “这怎么可以!你当初不是说好要用企业置换我的股份吗?协议都已经签了!怎么说变卦就变卦,简直毫无信誉!”听到郭阳的解释,顿时怒不可遏,猛地拍案而起虎视眈眈的看着郭阳。

    这笔交易有五十亿啊!而且如果操作得当,自己的得到的可能还会更多,如今这利益已经被自己吃进了一半,哪还有吐出来的的道理。

    如果让郭阳去操作,那自己也仅仅只能得到那五十亿了。虽然这个数目也已经远远超过了胡庆朝的预料,但在更大的利益面前,他还是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况且昨晚,我已经把那些合同全都签了!”胡庆朝说到这里,看着郭阳的表情,脸上挂上了几分得意。

    郭阳盯着桌面上,因为胡庆朝激动的拍案,从茶杯中洒出的水渍,半响不语。一旁的高兰见郭阳的模样,急忙向胡庆朝劝解道:“胡董,先别激动,我想郭董他不是这个意思。”

    听到高兰的话,胡庆朝冷哼道:“我管他什么意思,反正这些企业已经是我的了,谁也别想反悔!”胡庆朝说完,愤愤地坐下,扫过郭阳的眼神,带着几分不屑。

    哼,就你这后生,还想跟我斗?还差得远!胡庆朝心中不无得意的想着,神色也变得轻松起来。

    高兰有些担忧的看了郭阳一眼,心中暗暗琢磨着,胡庆朝可是个得理不饶人的主,让他抓住把柄,想要翻身可就不太容易了。

    郭阳默然不语,其实是在压制着自己心中的火气,刚刚胡庆朝拍案而起的那一刹那,郭阳险些控制不住,将桌上的茶具拍在他的头上。

    这老孙子真是不识抬举,既然这样那也好办,总有你求我的那天。那些企业说起来可是在自己的地头上,要想做什么可是简单多了,更何况那时候胡庆朝对自己,已经没半分威胁。

    良久,郭阳冷冷的扫了胡庆朝一眼,向高兰做了个不用担心的眼神,语气冰冷的说道:“胡先生,没人想收回那些企业,既然你已经将那些转让合同签了,看来你也认可了这些企业的价值,不如就先把高兰基金的股份转给我吧。”

    郭阳的眼神,让胡庆朝感觉有些如芒在背,听他把话说完,胡庆朝神色一愣,意识到自己好像是曲解郭阳的意思了,但是做买卖这种事儿,刚刚自己说的话,可能会对接下来的谈判不利。

    说起来自己好像掉进了郭阳一个不大不小的套里,自己对这些企业的态度,决定了郭阳与自己讨价还价的资本。

    “我们的协议不是说,要这些企业完全到我名下之后才转移股份的吗?你这么做不也是毁约吗?”如今唯一的羁绊,就是昨晚与郭阳签的那份协议了,胡庆朝只能用这个当做借口。

    “胡先生,我给你的价码高低,你心中也有数,那些企业可不都是只有地皮价的,至于最后得到利益,可要远远超过我给你的价码。我已经表达了足够的诚意,甚至给你的合同都已经签好了我的名字。”

    “况且你也知道,在你的计划中我是一个什么角色,如果我不牵制着郑仁杰的话,你出现在内地意味着什么,你没数吗?你可能会得到后续的利益吗?怕是连手头上的,都无法保留吧!”

    “这天底下的好事总不能让一个人全占了,有付出才会有回报,双赢才是生意最好的结局,你签了那些合同,说起来那些企业已经是你的了,那我得到我想要的有什么不可吗?”

    如果不是时间紧迫,胡庆朝手里高兰基金的股份,根本就花不了五十亿。本来这笔钱郭阳花的就有些不痛快。

    而且看这会儿胡庆朝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模样,郭阳已经开始琢磨着,怎么让他将这笔钱钱再吐出来。

    单单这五十亿,就已经让胡庆朝无法取舍了,何况还有可能得到更多,这个钓饵已经被胡庆朝咬的死死的。

    只要郑仁杰这其中唯一的障碍没有了,不会有人干涉他的计划,那胡庆朝就不可能不答应自己的条件。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