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回到一个小时之前。

    高兰与胡庆朝因为是一起来的,所以他们都在一家酒店订的房间,胡庆朝就住在她对面不远的位置,当高兰回到她与胡庆朝一起所在的酒店,也许是听到了高兰开门的声音,胡庆朝打开房门走了出来,轻轻敲响了高兰房间的门。

    “高兰你回来了,有事情想跟你商量一下。”胡庆朝不知为何,情绪兴奋的对高兰说道。

    从郭阳那里,得知了胡庆朝的为人之后,高兰对他格外鄙夷。听到他的话,高兰兴趣缺缺有些不耐烦的回答道:“胡总有事你就说吧,我还要收拾东西赶回港九呢,哎对了,还要一块儿回去吗?”

    既然胡庆朝已经决定要出售手里的股份了,那不管卖给谁,退出高兰基金的董事会,不过是迟早的事,高兰也没必要再给他好脸色。

    但是胡庆朝却并没有在意高兰的态度,仍是一副兴趣不减的样子,说道:“不回去了,麻烦你通知一下郭阳,我想跟他一块回C市。”

    听到胡庆朝的要求,反而让高兰有些好奇了,她诧异的打量了他一眼,看着胡庆朝的眼睛,试探着说道:“你……确定要跟郭阳回C市?你难道不怕到了C市郑仁杰找你再麻烦?”

    “呵,郭阳不是说,有办法让他顾及不到我吗?既然这样还有什么好怕的。”胡庆朝一挑眉毛,轻靠在座椅靠背上,微抬着下巴信誓旦旦的说道,话语间还透着几分大义凛然的意味。

    其实昨晚胡庆朝也没怎么睡,他仔细的一页一页,将郭阳带来的企业资料看了个遍,虽然有些企业让他不甚满意,但是其中一部分企业的运营情况却大大出乎他的预料。

    折价五十亿,真是一笔稳赚不赔的买卖,如果只是将经营不善的企业卖掉,保留盈利企业继续运转,那自己的得到的利益,可就不是五十亿这么简单了。

    胡庆朝越想越兴奋,恨不得立马就跳到C市,赶紧将这些企业接手。之前他还怀疑郭阳的能力,到底能不能转移郑仁杰的视线,但是在现成的利益面前,这一切已经不重要了。

    胡庆朝是个毫无节操,纯粹的商人,只要利益足够大,即使铤而走险也会毫不退缩。何况在利益的驱使下,他的潜意识里,已经将郭阳的话当成了最大的依仗。

    既然郭阳能转移郑仁杰的视线,让他无暇顾及到我,那我干嘛还要将这些企业卖掉?留在手里继续运作岂不是更好?

    当胡庆朝在利益的驱使下,如同自我催眠般相信了郭阳的话以后,他的心思也变得格外活络起来。

    说是利欲熏心也好,贪心不足也罢,他已经把郭阳对付郑仁杰的手段,当做了手中的救命稻草,所以他选择了孤注一掷,以求得到更大的利益。

    听胡庆朝说完,高兰便摸出了电话,给郭阳拨了过去……

    “什么?胡庆朝要跟我回去?”这老小子什么时候胆子这么大了?胡庆朝的行为完全出了郭阳的预料,他甚至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再次向高兰确认到。

    “对啊!也不知道他招了什么邪,一大早就跟我说这个事儿,他不是掉钱眼里了吧。”高兰说这话的时候,完全没有在意,就站在她不远处的胡庆朝。

    显然胡庆朝也是听到了高兰的话,脸上青红不定了一阵子,也就是眨眼的工夫,又恢复了兴奋的模样。他一直秉承着作为纯粹的商人的原则,在利益面前,节操是不存在的。

    郭阳一边听着高兰的话,一边心念电闪的琢磨着胡庆朝的动机,不应该啊,他不就是想要钱么?

    就算自己有办法转移郑仁杰的视线,那也是暂时的啊,这么大的风险,他一旦被郑仁杰注意到,那可就什么都捞不到了啊。郭阳对胡庆朝的行为,百思不得其解。

    但当郭阳听到高兰最后那句“他不会是掉钱眼里吧”,顿时恍然大悟,是啊,他还真是掉钱眼里了,郭阳了解胡庆朝这种人的心思,所谓一叶障目,说的就是他的行为。

    为了眼前的利益,可以不管不顾,就算风险近在眼前,也会认为自己一定能安全度过,认为自己不会损失什么。

    “利欲熏心......利欲熏心啊。”郭阳在电话里不停地念叨着,他出售给胡庆朝的那些企业确实是在盈利不假,但真正的盈利期或者说好日子也没几年了,如果真要是有前途的话,难道郭阳会傻到出售吗?

    但,就目前情况来看,这个胡庆朝可能真的认为郭阳是傻的吧。

    郭阳心中不无嘲讽的,悱恻着胡庆朝,他甚至开始怀疑,这种人是怎么赚到钱的,难道那个年代的钱就那么好赚?

    想到这,郭阳深吸了一口气,对电话那头的高兰说:“好吧,既然他想跟我去C市那就去吧,无非是想尽快接手那些企业而已。但是我有条件,让他先把高兰基金的股份转给我。”郭阳心里想,既然是你有求于我,那我也没必要按原有的节奏来了,夜长梦多啊,郭阳默默的琢磨着。

    如果拿不到高兰基金绝对的话语权,那高兰基金从艾丙撤资的危机,就不会解除,这随时可能会影响到艾丙集团的生死存亡,对于这件事郭阳可不敢有一点马虎,时刻像一把悬在头顶的达摩克里斯之剑,一刻没有拿到手,郭阳的心里就始终惴惴不安。

    而且因为这件事,深市华夏城的项目已经暂时停工了,对于艾丙集团目前的情况来说,多停一天便多一天损失,也就多一点风险,就算这些损失和风险都在郭阳的控制之中,但因为之前蓝星化工的事情,郭阳并不能完全确定,事件的发展会真的像他重生的记忆中那样,郭阳也怕政府方面可别再出什么意外。

    听到郭阳的话,高兰眉头微微皱了一下,转头看了一样,就在不远处的胡庆朝,口气有些讶然的说道:“这样的话......他会答应吗?”

    “哈,放心吧,高姐,他能想到跟我一起回去,那也肯定会答应我的要求,别小瞧了这种人的贪婪。”郭阳的语气信心满满,然后忽然想到了什么,在电话里压低了声音说道,“高姐,我说的条件,你心里有数就行,先别告诉他,我这马上过去跟他谈一下。”

    接下来,郭阳问清了高兰所在酒店的位置,便挂掉了电话。

    听到郭阳的话,其实在高兰心里还是有些打鼓的,她对郭阳说的要求胡庆朝答应的条件并不是很看好,在高兰看来,如果胡庆朝真的答应了郭阳的条件,那胡庆朝就怕是个傻子了,想到这里高兰微微摇了摇头,将电话收起来,面带微笑的转身对身后的胡庆朝说道:“胡总,你要跟郭阳一起回C市的要求,刚刚郭阳在电话里已经答应了,但是......”高兰说到这里,稍微停顿了一下,静静的看着胡庆朝脸上的表情。

    听到高兰的前半句,胡庆朝脸上顿时挂上了心满意足的微笑,但随着高兰语气的转折,让他的笑容变得似乎有些僵硬。

    “怎么?郭阳那边有什么问题吗?”胡庆朝敛去了脸上的笑容,带着几分紧张赶忙问到。对于胡庆朝来说,现在的他非常急切的想顺利达成自己的目的,对于任何的突发情况心里都会不自主的紧张起来。

    高兰微微点了点头,眼睛瞄了一眼窗外,语气慢悠悠的说:“嗯……如果你要跟他一块回去的话,郭阳他应该是有些别的条件吧,不过他在电话里没有多说,只是说了一会儿他会过来跟你面谈。”高兰看着胡庆朝脸上的表情在听到自己说郭阳还有些别的条件的时候,眉头皱起,目光有些晃动,似乎是超出了他想象的发展轨道,不由得觉得有些好笑。随即又说,“不如我们先去楼下餐厅等他吧,顺便也吃点东西。”

    高兰说完,便不再理会胡庆朝,独自向电梯间走去。看着高兰离去的背影,胡庆朝嘬了嘬牙花子,眼神闪烁不定的琢磨了些什么,然后便跟在了高兰身后走向了电梯间。

    而在郭阳这边,现在他最缺的就是时间,事不宜迟。

    想到这里郭阳急忙把服务员送来的衣服换上,简单的梳洗了一下就快步走出了酒店。

    打车来到高兰所在的酒店,郭阳走进酒店的餐厅,一眼便看到了坐在角落里的高兰与胡庆朝,此时二人正相对而坐,高兰的一脸淡然与胡庆朝略显焦急的脸色,形成鲜明的对比。

    郭阳向二人的位置走了过去,胡庆朝所坐方位,因为正对着大门的方向,所以老远就看到了郭阳,急忙站起来笑迎道:“哈哈,郭先生,我们又见面了。”

    说着隐隐要伸出右手,但想起昨晚郭阳对自己的态度,便又收了回来。高兰见胡庆朝的样子,回头看去,见是郭阳来了,微微一笑让开了身边的位置。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