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已是深夜,但深市公路上的车流依然不少,不少人看到了路边,贴在一起的郭阳与高兰。一阵鸣笛声,从刚刚路过二人的车上响了起来,顿时惊醒了发愣的郭阳。

    郭阳眼看着嘴唇与自己紧紧贴在一起的高兰,见她半天没有动静,才发现就在她吻上自己嘴唇的一刹那,再次睡了过去。

    郭阳苦笑着,扶着高兰的双肩,将她轻轻的推开,果然,只见高兰的嘴唇还在微微的翘着,只不过眼睛却已经闭上了,还发着均匀的微鼾声。

    见高兰这个样子,郭阳不禁摇了摇头,慢慢的将她摆出一个舒服的姿势,靠在自己的肩上,做完一切后,郭阳长出了一口气,看着眼前过往的车流,继续等待着沈晓曼的电话。

    仅仅一根烟的工夫,口袋中的电话便响了起来,郭阳看着屏幕上的号码,舒了一口气,沈晓曼的效率,果然没有让他失望。

    “喂,郭阳,酒店我已经帮你定好了,从你的所在的路口,往东走大约一公里的地方,有一家滨海国际酒店,这是离你最近的酒店,但是酒店里其他房间已经满了,只剩了一间普通的大床房,这么晚了你先凑合住吧。”

    郭阳听着沈晓曼关切的声音,心中多了几分暖意。“可以了小曼,谢谢,我没那么多讲究,有地方住总比露宿街头要好。”

    听到郭阳的话,沈晓曼在电话里,有些抱歉的说道:“郭阳,明知道你赶去深市时间紧迫,没有考虑帮你安排行程,这是我工作失职,真是对不起。”

    “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才对,这么晚还打扰你休息,严格来说你是艾丙集团的CEO,又不是我的秘书,你用不着自责。”郭阳安慰着说道。

    一直以来郭阳也是我行我素习惯了,他虽然是艾丙集团的董事长,但很多时候郭阳更喜欢亲力亲为,所以他并没有专门的助理,安排日常行程之类的问题。

    也就是在出席重大活动的时候,郭阳才会把沈晓曼带上,让她客串助理的职能。因为与郭阳的关系,沈晓曼也默认了这个事实,但本质上她还是艾丙集团的行政总裁,充其量就像是妻子照顾自己的丈夫。

    郭阳告诉沈晓曼,明天一早就会回去,另外吩咐她准备好,与胡庆朝或者他的代理人办理公证方面的问题,接着便挂掉了电话。

    夜幕笼罩下的十字路口,郭阳看了一眼靠着路灯柱熟睡的高兰,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刚刚沈晓曼好像说酒店里只剩了一间大床房。

    “唉!”郭阳无奈的挠了挠头,算了,先安顿下再说吧,再怎么着,也不能把高兰扔在街上吧,郭阳默默地想着,走到高兰的身边,呼唤了几声她的名字。

    但不管郭阳怎么呼唤,甚至还拍了几下她的脸,高兰都没有反应,甚至连细微的鼾声都没什么变化。

    看到这里郭阳无奈的将她再次背了起来,看了一眼路牌的指示的方向,迈着沉重的步子向沈晓曼所说的酒店走去。

    郭阳背着高兰足足走了两公里还多,终于走到了沈晓曼电话里说的滨海国际酒店,很显然沈晓曼估算的距离出现了误差。

    郭阳自己都不太相信,自己竟然背着高兰走了那么远。他并不是一个以力量见长的人,高兰虽然不胖,但也是属于丰腴的身材。当把高兰扔到床上的一刹那,郭阳只感觉自己已经完全虚脱了。

    帮高兰脱去外套和鞋子,将被子盖在她的身上,郭阳便瘫在了房间里的沙发上,直到这会儿,郭阳才觉得自己遍体生凉,原来是自己的衣服,已经在来酒店的路上完全湿透了。

    还好自己的外套一直披在高兰身上,没有被汗水浸湿,要不然自己今晚,怕是连正常的衣服都没得穿了。

    郭阳手里拿着外套默默想着,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熟睡的高兰,再三确认了下她的状态,确认她还在熟睡后,便走进了洗手间,很快里面传出了莲蓬头喷水的声音。

    温热的水流,冲走了郭阳身上的凉意,他看了一眼洗漱台上放着的衣服,心中不由自主的有些苦闷。好像说起来,在这种情况下,更应该担心的是高兰吧,为什么自己总觉得心惊胆战的,像防贼一样防着她呢。

    好像洗手间的门还没锁,郭阳关掉了莲蓬头,正想着走出浴室将洗手间门锁死,却听到门把手传出了令人心惊的转动声。

    郭阳赤身站在玻璃浴室里,他这才发现这个浴室竟然连门帘都没有。躲无可躲避无可避,也无法阻止门被打开,有些万念俱灰的郭阳只能一手挡住下面,看着高兰醉醺醺步履有些瞒跚的走了进来。

    只见她面无表情的看了赤身的郭阳一眼,然后拿起他的衣服,一边掏着口袋走了出去因为没有了水流的声音,房间里出奇的安静。

    高兰出去之后,接着便听到门口传来了她的说话声“这套衣服我先生明天着急穿,麻烦你尽快帮忙洗一下。”

    应该是高兰将自己的衣服交给了酒店的服务员,一边想着一边急忙走出浴室,郭阳已经没心思理会高兰对自己的称呼了,衣服没有了,好在酒店里还备着浴袍,郭阳刚刚把浴袍拿起来,高兰却已经返身走了回来。

    来不及把浴袍穿上了,只能先挡在身前,将身子遮住。郭阳瞪大着眼睛,愣愣的看着高兰,只见她仍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模样看着自己。

    “高姐......麻烦你先出去一下好吗?”郭阳已经被高兰匪夷所思的行为弄懵了,尴尬的说道。

    其实高兰在郭阳将她扔在床上的那一刻,便已经醒过来了,虽然她没有睁开眼睛,但也能感觉到郭阳正在帮她脱衣服。

    也许是酒精的作用,高兰不但没感觉到被冒犯,反而心中还有些期待,连心跳都跟着像小鹿般乱撞。

    但郭阳的行为,也仅仅到此为止,很快她感觉到,郭阳将被子盖在了自己身上,接着便听到郭阳坐在了沙发里,自言自语的低声嘟囔着自己衣服湿透了。

    高兰的心中闪过一阵焦虑,她不敢睁开眼睛,心里却在不停地患得患失,胡思乱想。

    很快洗手间里传来了水流的声音,被各种诡异想法折磨到无法自已的高兰,再也按耐不住,翻身坐了起来。

    脑袋中的眩晕感还没有完全褪去,可能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让高兰此时格外的胆大,她暗自琢磨了一会儿,心中打定主意,便拿起床头的电话,打给了酒店前台。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