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的巷子里,刮起了徐徐的暖风,不同于北方冬日的严寒,在南方省只要熬过了阴冷的日头,总有那么一段时间,气温会暖得像北方的春末一样。

    感受着迎面而来的温暖,郭阳挠了挠后脑,微笑着说道:“你就别跟我客气了,我也是借你的势而已。”

    郭阳说完,扭头看向高兰,微风撩动着她额前的刘海,拂过高挺鼻梁下的一点朱唇,刹那间竟让郭阳看得有些失神。

    “那个,郭先生是吧,真是谢谢你。”身后传来的声音,将郭阳的心思拉回了现实,郭阳转身看去,李泰已经站在了自己的身后。

    一直以来,郭阳对涉毒或是涉赌的人,都带着些天然的反感,如果不是看在高兰的面子上,郭阳并不会在意李泰的死活。

    “你不用谢我,要谢就谢高兰吧。”郭阳的语气有些冷漠,说完便回到了自己刚刚坐的桌子,却发现桌上的烧鹅竟然不见了。

    就在他疑惑的当口,鹅姑从后面的房间里走了出来,手中端着一份切好的烧鹅,来到了郭阳面前。

    “谢谢你啊郭......郭先生,我这里也没什么好报答你的,见你刚才那份烧鹅已经凉了,我给你重新切了一份,赶紧趁热吃吧。”

    虽然郭阳对李泰没什么好感,但一码归一码,他对鹅姑还是怀着几分尊重的,虽然她话有些多但心肠并不坏,不说别的单单一直照顾着高兰,就让郭阳生不出反感来。

    鹅姑明显不太适应郭阳身份的转换,对他的称呼也有些不自然。

    “鹅姑你也别客气,还是叫我郭阳就好,你们是高兰的老街坊,这也是我应该做的,而且有您这份烧鹅,什么也都够了。”郭阳坦然的说道。

    听到郭阳的话,鹅姑眼含感激的一笑,连忙不停地说道:“你喜欢就好,喜欢就好。”说完,鹅姑转过身面色一沉,向门前的李泰走了过去。

    门前正被高兰数落的李泰,见自己母亲一脸寒霜的向自己走来,心中不禁有些胆怯,一边身子往角落里缩着,一边求救似的看着高兰。

    高兰看到李泰的眼神,摊了摊手做了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微微向后挪了一步,让开了李泰眼前的位置。

    只见鹅姑一个箭步来到自己的儿子面前,一耳光打在他的脸上,发出了清脆的响声,高兰看着有些不忍,想要开口劝解,但想到李泰的挨打的原因,她还是忍住了没有开口。

    李泰见让高兰求情无望,只能低头默默承受着母亲的斥责。

    “你这个丢人现眼的东西,让你不学好!”鹅姑一边骂着,一边掌掴着自己的儿子,可能觉得在门口始终有些碍眼,鹅姑一把拧起李泰的耳朵,一边对高兰说着:“你跟郭阳吃着,我去后面教训着小兔崽子,省的碍你们的眼。”

    鹅姑说着,在李泰的一串“哎呦”声中,将他拉进了厅后的房间,高兰不忍有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回到了郭阳所在的桌子。

    见高兰回来,郭阳口中嚼着一块鹅腿,含糊不清的说道:“高姐,快来吃啊,再不吃又凉了。”

    见郭阳的样子,高兰嗤然一笑,接着面含歉意的对郭阳说道:“本来只是想带你来吃东西的,没曾想让你见了这档子事儿。”

    郭阳将嘴里的鹅肉咽下去,拿起桌上的纸巾擦了擦嘴,微笑着说道:“高姐,跟你说别跟我客气了,比起你帮我的忙,这又算得了什么。”

    说着郭阳举起了桌上的杯子,继续说道:“别说了,今晚我们只是来吃东西而已,来,喝一个吧。”

    听到郭阳的话,高兰一笑拿起了桌上的杯子,附和道:“好,都别说了,喝吧。”

    这一夜,郭阳与高兰喝光了带来的茅台与拉菲,酒性不减的二人,接着还喝了一坛鹅姑珍藏了十几年的绍兴花雕。

    这些酒对郭阳来说还没什么,但是高兰却已经不省人事了,郭阳背着烂醉如泥的高兰,带着一脸苦笑,拜别鹅姑和满脸青紫的李泰,走出了烧鹅店。

    走在路上,郭阳突然想起来,他竟然不知道高兰下榻的酒店在哪儿。而且自己由于来的匆忙,下了飞机便赶去了会面的餐厅,还没来得及找落脚的地方,

    郭阳就这么一路背着高兰,好不容易走出了堪堪要让他迷路的巷子,站在公路边又无所适从起来,因为他并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走。

    无奈的郭阳将高兰放在路边,靠到路灯柱上。自己则起身看了眼时间,已经十一点半了,不知道沈晓曼睡没睡。

    郭阳想着,拿出了自己的电话,拨了出去。

    “喂,郭阳你不是去深市了吗?这都几点了,好不容易今天能早点儿睡,又被你打断了。”很快沈晓曼慵懒,而又带着些怨气的声音便从电话里传了出来。

    “呃......晓曼,真不好意思,胡庆朝那边我已经摆平了,只是来的匆忙还没有定酒店,也不知道这附近哪儿有,麻烦你能帮我查查吗?我在路滨海西路与德庆路的路口边站着呢。”郭阳看着一旁的路牌,带着几分歉意说道。

    “什么?这么晚了,你还在路边?好好,你稍等,我一会儿给你回电话。”听到郭阳现在的处境,沈晓曼顿时睡意全无,急忙挂掉了电话,开始帮郭阳查酒店。

    且不说自己与郭阳的关系,让自己的老板大半夜站在街边,也不是沈晓曼的职业修养所允许的,怎么想这都是自己的失职。

    明明知道郭阳赶去深市的目的,而且时间紧迫,他肯定没有时间订酒店,自己为什么没早点想到呢,沈晓曼心中不停的自责着。

    郭阳将电话放进口袋,沈晓曼的效率他还是了解的,绝对不会让自己等太久。他看了一眼坐在路边靠在路灯柱上的高兰,不禁再次报以苦笑。

    他把自己的的外套脱了下来,给高兰披在身上,然后便坐在她旁边,点着一根香烟吸了一口,现在也没别的办法只能干等了。

    “呕......”旁边突如其来的干呕声吓了郭阳一跳,他急忙扔掉香烟,拍打着高兰的背,想让她好受一些。

    高兰干呕了几次,并没有吐出什么,但人却是醒了过来,她摆开郭阳正在拍打的手臂,醉眼朦胧的对着郭阳傻傻的笑着。

    “高姐,你感觉怎么样?”郭阳关切的问着,然而高兰却想没听到他的话一样,答非所问口齿有些不清的说道。

    “哈哈......郭阳......你知道吗?我喜欢你......”高兰酒后突然的表白,让郭阳愣在了当场,就在他发愣的空当,高兰身子猛的向前一倾,嘴唇便压在了郭阳嘴上。

    对高兰的话,郭阳还没来得及反应,紧接着嘴唇上柔软的触感,让他顿时脑海中一片空白,心中第一个冒出的想法,只是觉得高兰的嘴唇上有一股烧鹅的味道。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