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李泰这般模样,肥龙轻哼了一声,扭头看向身后的马仔,杂乱的笑声顿时戛然而止,他似乎是很满意马仔们的反应,微笑着点了点头,接着转过头继续对李泰说道:

    “你觉得你还有资格跟我谈条件?你就看看这破地儿,就是卖了也还不了你欠我的钱!你拿什么跟我谈条件?嗯?!收你这小情人,免了你的利息,也算是我肥龙给你天大的面子了!怎么?你小子还不识抬举?”

    肥龙一脸张狂的说着,看着李泰一脸窝囊的怂包样,看来今晚必然是春风荡漾啊,他心中畅快的想着,嘴角已经要咧到耳根了。肥龙把话说完,视线再次转向了高兰,在他看来今晚高兰已经是自己的囊中之物了。

    高兰被肥龙的言行,气的一脸铁青,瞪着眼睛胸口快速的起伏着,见他又向自己看来,眼神还在自己的胸前晃荡,顿时怒不可遏,紧咬着银牙满面涨红的说道:“无耻!你算什么东西?”

    见高兰的反应,肥龙几分傲然的仰起头,鼻孔朝天的说道:“妹妹仔,也不怕告诉你,隆盛合的场子就是我肥龙罩着的,你这男人在我的场子里混了几天,借了我二十万高利贷,今儿只是来收点儿利息。”

    飞龙说完,脸上再次露出淫邪之色,舔着嘴唇继续说道:“嘿嘿,妹妹仔,今天你肥龙哥看上你了,跟我回去不比跟这窝囊废强太多,吃香喝辣保你一生受用不尽哪。”

    “隆盛合?赌场?”听肥龙自报家门,高兰暗自念叨着。一直在旁边注视着事态发展的郭阳,也听到了这个名号,眉毛一皱也暗暗琢磨了起来。

    所谓十赌九输,赌场里的道道花样繁多,但不管怎样,所有的手段也都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掏空赌徒的口袋。

    而肥龙这班人,便是借着赌徒急于翻盘的心态,从旁怂恿放贷,在赌红眼的赌徒心中,一分钱都是救命稻草,那还顾得上什么利滚利、驴打滚,九出十三归之类的利钱。

    看起来李泰这小子,也是上了肥龙的套了,被跟炮的送回家,那至少也得把利息给平了。

    但是如果自己没记错的话,这家赌场会在五年以后,一次警方的清查行动中,因为洗钱等原因被打击覆灭,其主要的涉案人员也受到了相应的制裁,北方晨报还对此写过一篇报道。

    虽然那份新闻稿并不是郭阳写的,但他也有所接触,说起来这家赌场真正的大老板,当初并没有归案,而是连夜潜逃到了国外。

    正因为如此,对受到牵连企业的惩治也格外的重,甚至有几家因此关门大吉,其中之一便有黄氏企业,怪不得一直都觉的黄氏企业这么耳熟呢,看来原因就在这儿了。

    黄氏企业是艾丙集团在深市华夏城项目中的合作伙伴,还是要靠着艾丙发财的。既然这样那事情就好办多了。

    想到这里,郭阳看了一眼仍在纠缠的众人,微微摇了摇头,看来今晚的事是不太好善了了,郭阳一边想着,一边拿出了自己的电话拨了出去。

    高兰对肥龙冒犯的话置若网闻,只是面沉如水的看着李泰,轻声说道:“你去赌了?”

    听到高兰的话,李泰羞愧无地自容,他不敢直视高兰的眼睛,所以只能深深地低着头,微微的点了点。

    见李泰这幅模样,高兰的眼中升起一抹浓浓的失望,而她身后的鹅姑,则再也按耐不住情绪,冲上前去抓住李泰的衣领厮打了起来。

    “你这个败家子啊,学什么不好学人去赌!小兰让你去好好工作,你赌也就算了,还去借高利贷......”鹅姑一边骂着,一边将李泰的脸打的啪啪作响。

    见到这状况,高兰急忙走上前去,将鹅姑拉到一旁。安慰着将她用尽自己的怀里。

    “这个不争气的东西,小兰,二十万啊,可叫我怎么还啊。”鹅姑将脸埋在高兰的肩头,哭泣着说道。

    “没事儿的鹅姑,这些钱我来还,你先别担心。”高兰一边轻抚着鹅姑的背,一边说道。

    肥龙显然也是听到了高兰的话,摸了摸油光锃亮的秃头,嘴角一撇不屑的说道:“妹妹仔,你还?你拿什么还?嘿嘿。”

    肥龙说着,再次上下扫了高兰一眼,一脸邪笑的继续说道:“不过这会儿,就是有钱肥龙哥也不想要了,我今晚就想要你。”

    眼下的状况,让高兰也有些不知所措,虽然她说起来也有些背景,但这是在深城,不是港九,如果肥龙真要做什么,自己一时间也毫无办法。

    见高兰露出了些许惊慌的模样,肥龙心中得意非常更加肆无忌惮起来,只见他走上前,便想要对高兰动手动脚。

    就在这时,在肥龙的眼前一条虚影一闪而过,紧接着便听到耳边发出一声脆响,一侧的面颊跟着开始火辣辣的疼了起来。

    肥龙捂着自己的左脸,满眼不可置信,愣愣的看着眼前的男子。而在他身后的一众马仔里,有个黄毛的青年,则看了一眼高兰然后盯着郭阳的脸,若有所思似乎在回忆着什么。

    从一进门,肥龙便注意到了角落里坐着的郭阳,但见他一直以来也没什么动静,还以为他只是烧鹅店里不相干的顾客,所以便也没放在心上。

    没曾想就是这个被自己忽略的男人,竟然冷不丁的打了自己一耳光,而且还是在自己的一帮马仔面前,这让自己如何下的来台。

    正想着,肥龙满面油光的肥脸变得一片赤红,刚要招呼马仔将眼前的男子打死。却只听郭阳的一句话,让他再次愣在了原地。

    “隆盛合的肥龙是吧,炮头应该马上就要给你来电话了。”郭阳一边甩着自己的右手,一边一脸嫌弃的,左手从餐桌的餐纸盒里,抽出一张餐纸,看样子是要擦掉右手上的油渍。

    至于油渍的来历,自然是肥龙的脸上,而且看他甩着右手的样子,很显然刚刚那一巴掌郭阳是用了全力,以至于将他的手面都拍得生疼。

    看来无耻也是有原因的,就凭这人脸皮的厚度,也算是人中的翘楚了。

    郭阳一边拿纸巾擦拭着自己的右手,见自己手面竟通红一片,而肥龙的脸上也仅仅只是留下了几个指印而已,不由得心生感慨。

    炮头便是隆盛合老板的外号,由于是在赌场内放高利贷起家,所以道上的人便给他起了这么一个诨名,而且这个称呼也不是一般人能叫的。

    对于自己的老板,肥龙还是很忌惮的。听郭阳话里将自己的老板搬了出来,还若无其事的叫着老板的诨名,肥龙心中顿时有些惊疑不定。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