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越深,巷子里越发安静,渐渐的只剩下巷子口软弱无力的街灯,和烧鹅店里的灯光还照亮着一方天地,巷子里的光景,已经陷入了黑暗里。

    “好了,我们慢点喝就是了。”见郭阳的神情,高兰的眼中略微闪过一丝失望,举起杯子轻轻小啄了一口。

    高兰的神色,落在了郭阳的眼里,只得在心中报以无奈的苦笑,沈晓曼的警告还犹在耳际。

    虽然通过这件事,郭阳已经放下了对高兰的警惕,而且以郭阳的情商,通过她行为上的蛛丝马迹,也能明白高兰的心思。

    但想起家中的周冰,还有与沈晓曼的关系,自己实在不想再与其他异性,有过多的情感纠葛。

    这会儿郭阳,甚至有些后悔单独与高兰相处了。

    “哈哈,小兰郭阳,来尝尝我新创的蜜汁烧鹅。”鹅姑突如其来的声音,缓解了郭阳当下的尴尬。

    随着鹅姑的声音,一股异香传进了郭阳的鼻腔。不禁让郭阳的神情一震,连高兰也被转移了注意力。

    循声看去,鹅姑正端着一盘刚刚切好的烧鹅,从后面的房间里走出来。

    “您又有新创意啦,谢谢鹅姑。”高兰一边说着急忙起身,走上前去,将鹅姑手中的烧鹅接了过来。

    “哈哈,小兰这丫头就是懂事儿,手脚麻利人还长得漂亮,啧啧,这样的姑娘哪里还找得到。”鹅姑说着,眼神有意无意的撇着郭阳,她的话说给谁听的,自然显而易见。

    高兰被鹅姑的话弄了个大红脸,她自然察觉到了鹅姑的眼神,不禁忸怩的说道:“鹅姑,你说什么哪!都说了我跟郭阳只是普通朋友!”

    郭阳听到这话,也是一副尴尬的模样。应和高兰的话是怎么也不能说的,但又不想让人误会他与高兰之间的关系,所以只能略显手足无措的报以微笑。

    高兰虽然是一副小女儿的神态,但说这话时,眼神中一闪而过的落寞与幽怨,自然逃不过自誉为过来人的鹅姑。更何况高兰自小就在她的身边长大,又有什么心事能逃得过鹅姑的眼睛。

    “唉,傻丫头,好啦好啦,鹅姑明白了。哼,我那儿子如果争气,怎么可能让你便宜别人。”鹅姑宠溺的轻抚着高兰的长发,说完还带着几分责怪的白了郭阳一眼,似乎在说,放这这么好的姑娘无动于衷,你小子真不识抬举。

    鹅姑的这一眼,让郭阳脸上的尴尬更重了几分,解释的话卡在喉咙里,却说不出口,总不能直接说,我跟她真是普通朋友吧,这样无疑会伤害到高兰。

    就在郭阳感觉百口莫辩,甚至有几分无地自容的时候,也许是高兰也察觉到了郭阳的情绪,开口解围似的说道:“哎,对了,鹅姑怎么没见到阿泰哥?”

    高兰的话显然转移了鹅姑的注意力,只见她微微一愣,眉宇间便袭上一抹愁云,叹了口气说道:“别提阿泰了,都三天没着家了,不知道去了哪儿,连个电话也不往家里打,传呼也不回,唉。”

    听鹅姑这么说,高兰疑惑的说道:“我不是把他介绍到华夏城的工地上上班了?怎么他没去报到吗?”

    看高兰的表情,鹅姑不解的反问道:“你通知他的那天就去了啊,怎么了?”

    “华夏城这几天,因为我们基金内部的状况停工了,他应该回家了啊。”听到高兰的回答,一抹担忧挂上了鹅姑的脸。

    见鹅姑的样子,高兰安慰道:“别担心,我帮您问问。”

    高兰说着便拿出了电话,看样子是打给了高兰基金在华夏城工地的负责人。“老金吗?对,我是高兰。麻烦你帮我查一下设备调度,上有个叫李泰的人在吗?”

    高兰的话音刚落,烧鹅店的门口传来了吵嚷的声音,一直无言坐在旁边的郭阳,扭头向身后看去。只见一伙流里流气的人,簇拥着一个脸上有些淤青的男子走了进来。

    显然走在最前面,被他们簇拥着的年轻人受到过殴打

    “李泰!这就你家了吧!瞅瞅这寒酸样。”

    听到这话,郭阳深深地的皱起了眉头,这伙人从言行到举止,无处不透着讨厌。今天自己可算是飞了大半个华夏,本来就够累了,只想安静的吃点儿东西,可被人误解也就算了,现在倒好,什么阿猫阿狗的也都来搅局。

    想到这里,郭阳的心里也不禁有了些火气,刚要说什么,却见高兰已经走上前去。

    “阿泰哥,你怎么这样了?”高兰语气关切的问道,说着还撩起那男子的遮住额头的刘海,查看着他的伤势。

    而那名男子,见到高兰,却是一脸羞愧的将脸转向一侧,怯懦的说道:“小兰,你来了啊,我没事儿。”说着他微微摇着头,抬起手将高兰的胳膊摆向了一侧。

    看来这就是高兰刚刚提到的阿泰了,郭阳默默的想着。但不知怎的,高兰关切的语气,以及她的举动落在郭阳的眼里,让他心中有些说不出的烦躁。

    “呵!李泰真看不出来,你小子还挺有艳福的嘛!家里还藏着这么一个美艳姑娘啊!早说嘛,让她陪哥们儿乐呵乐呵,不就不用受这皮肉之苦了吗?哈哈哈哈。”

    就在这时,李泰的身后走出了一名身形微胖,满面油光矮个男子,正一脸色相的上下打量着高兰,发出放浪的笑声。

    李泰听到这话,身子猛地一抖,缓缓的扭过头去,一脸羞恼的瞪着那男子。那男子见李泰这番模样,先是一愣,而后嘴角一撇一脸不屑的说道:“呦呵,烂赌泰倒是有了骨气了,不是跪着求我借钱那会儿了?不管怎么着吧,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拿出钱来,今天这事儿就过了,要是没钱?嘿嘿,就别怪弟兄们自个儿找点儿利息了。”那男子说完,满脸淫笑的继续盯着高兰,猥琐的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嘴唇。

    那男子把话说完,李泰的气势顿时消散的无影无踪,瞬间像泄了气的皮球一般,萎靡了下去,只见他面色沮丧嘴唇哆嗦着说道:“肥龙哥……您行行好,我李泰一人做事一人当,跟她无关,请您别为难她。”

    被称作肥龙的男子,听到李泰的话,眉毛一挑,眼神带着些许怪异的上下打量了身边的李泰一眼,只见他面色上的不屑更甚,抬手拍打着李泰的面颊,不耐的说道:

    “我说烂赌泰,说你有骨气你还来劲了是吧?都到这地步了,你还有心思维护你的小情人哪?嘿嘿。”说到这里,肥龙身后貌似是马仔模样的一众青年,纷纷发出了笑声。

    这笑声让李泰更加无地自容,深深的低着头,懦懦的嘴角抽动着说不出话来。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