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与闹市只隔了几条街的样子,但却隔开了喧嚣的纷扰,有几分万籁俱静的意思。夜晚的巷子里,除了路面偶尔传来的单车铃声,就只剩下郭阳大声的赞叹了。

    郭阳细细的咀嚼着那块烧鹅,让自己的味蕾,充分感受着鹅肉浓郁的口感,在口腔中的每一分变化。

    皮酥肉嫩,伴着香浓的肉汁,陶醉其中的郭阳,已经无法用言语形容出他此时的感受。

    只是高高地竖起拇指,有些含糊不清的说道:“高姐,烧鹅我也不是没吃过,但还没吃过做的这么好吃的。”

    高兰一边听着郭阳对烧鹅的赞美,一边微微一笑,顺手将手里瓶茅台打开,满满的倒上了一杯,递到了郭阳面前。

    “你觉得好吃就好,都给你全吃了吧。”高兰一边说着,一边倒满了自己的杯子。

    高兰微笑着,看着正大快朵颐的郭阳。郭阳吃着,却渐渐的停下了筷子,不知为什么,他从高兰的眼神里,看到了一些似曾相识的意味。

    这让他觉得有些不安,因为郭阳想了起来,当时在家,周冰也是用这种眼神,看着自己的吃饭的。

    见郭阳看着自己突然停了下来,高兰看了一眼他吃的部位,有些诧异的说道:“怎么了郭阳?鹅腿不和你胃口?”

    “哦,不是。我只是想到,你是怎么知道这儿藏着这么一家烧鹅店的?这儿位置可够难找啊。”听到高兰的问题,郭阳左顾右盼的掩饰着心中的尴尬。

    虽然高兰看得出来,这绝对不是郭阳心中的真实想法,但是听到他这么问,仍然微微一笑,只是这笑容里多了一丝追忆,还有几分感怀在里面。

    高兰看了一眼店里的摆设,感慨的说道:“这里从我小时候就这样了,都没怎么变过......”

    郭阳顿时明白了高兰话里的意思,他试探似的说道:“高姐,这儿是你家吗?”

    听到郭阳的话,高兰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我家到底最早在哪儿,之前从我有记忆开始,就一直居无定所,满世界的转悠。”

    “开始爸爸还在,后来爸爸走了,可能觉得我跟妈妈是他的累赘吧,就这样,八岁那年我跟妈妈吗搬到了这里。”

    高兰说着摇了摇头,眼中闪过一抹伤感,只见她深呼了一口气,似乎是在控制自己的情绪。

    只听她声音有些沙哑的继续说道:“那时候家里穷,妈妈要为生计奔波,我呢,就一边读书一边在这里帮忙,说是帮忙其实就是蹭吃蹭喝,鹅姑人很好,从来没赶过我,还时常让我把没卖完的烧鹅带回家当宵夜,虽然吃了十几年但总也吃不腻。”

    高兰喃喃的说着,眼神有些空洞,像是在自言自语一般,“那时候日子虽然苦,但却是我活到现在,最无忧无虑的日子......呵,可惜这世界上哪有什么真正的无忧无虑......只不过,是有人在替你挡风遮雨罢了。”

    说到这里,高兰的眼中挂上了一抹浓到化不开的哀伤,只见她微微低下头去,身子有些颤抖的继续说着:“后来我明白了,只不过时间有些晚了,妈妈......唉,我只觉得自己很无能,如果那时候,我不那么天真,至少妈妈也就不会那么累了吧......”

    高兰的头深深地低着,郭阳看不到她现在的表情,不过从微微颤抖的双肩来看,她应该是在竭力控制自己的情绪。

    此刻郭阳终于明白了,高兰为什么看起来对这里这么熟悉,而且他第一次接触到了高兰的身世。

    一直以来郭阳只知道高兰是高兰基金的董事长,也只以为她是港九人,没曾想她在这条巷子里,还有这么一段不堪回首的过往。

    “高姐?”郭阳试探似的轻声喊道。

    只是高兰仍在低着头,没有什么反应。

    “对不起......高姐,让你想起伤心事了......”见到这一幕,郭阳只觉得心里有些空荡荡的,高兰的经历,让郭阳也不禁有些唏嘘。

    他深呼了一口气,一边说着一边端起了眼前的杯子。带着几分歉意的说道:“高姐,这一杯我敬你。”

    听到郭阳的话,高兰抹去了眼角的泪水,微微一笑,只是她的笑容里,多少仍有些苦涩。“没什么好道歉的,这是我的命,没有这一切,也没有今天的我......我都想开了,也别谁敬谁了,我们一起干了。”

    高兰说完,举起了手中的杯子,一饮而尽。郭阳瞪大着眼睛看着高兰,连阻止都没来得及,等反应过来,高兰的杯子里已经见了底,正带着三分挑衅的眼神看着郭阳。

    见高兰这样子,郭阳哭着笑着摇了摇头,也仰头喝干了杯中的茅台。

    “高姐,过去的终究是过去了,未来的路还很长,沉溺于过去,只会让我们更加脆弱,你说是不是?”郭阳对着高兰亮了亮杯底,带着几分安慰的口气对高兰说道。

    听到郭阳的话,高兰抹去嘴角的酒渍。虽然高兰的酒量并不差,但一是因为心情有些沉重,二是满满一杯的五十三度茅台,对她来说,喝的有些急了。

    只是刹那间的工夫,高兰的面颊上,便飞起了一抹红霞,眼神也迷离了起来。

    “对啊,未来的路还长呢......”高兰呢喃着郭阳刚刚的话,猛地像是想起了什么,突然说道:“哎呀,只顾着诉苦了,忘了今晚要庆祝你成功拿下胡庆朝了。”

    高兰说着,再次把瓶中剩下的酒,匀进了二人杯子,接着说道:“来,郭阳,恭喜你拿下了姓胡的,可能不久之后,你就是我的老板了呢,到时候还希望你多多照顾。”

    “呵呵,高姐你真么说,我哪里好意思,这次要不是你,艾丙就算能撑下去也会元气大伤,我要谢谢你才对。”

    郭阳一边说着,一边摁下了高兰举起杯子的手。在她诧异的眼神中,郭阳轻笑着继续说道:“我知道高姐你海量,可今晚上的酒就这么多了,今晚还长,我们慢点喝好吗?”

    郭阳看得出来,自从高兰提起过往,她的心情便显得有些低落。说是庆祝自己拿下胡庆朝,不过已经变成了她灌醉自己的借口。

    听到郭阳的话,高兰咯咯一笑,被酒精寻得微红的面颊,显得格外妩媚动人。迷离的双眼媚态横生的望着郭阳。

    “郭阳,这才到哪儿?你是怕姐姐喝多了,吃了你不成?”说完高兰撩动耳侧的发丝,有意无意的向郭阳瞥了一记媚眼。

    见高兰这会儿的样子,郭阳不禁有些汗颜,急忙说道:“高姐,你真的喝多了......”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