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郭阳并不是瞧不上这里的环境,高兰微微舒了一口气,面色稍缓。

    但听到郭阳的问题,只见高兰下巴一扬,故作不屑的说道:“就知道你们这些当老板的见识都浅薄得很,竟连深城第一烧鹅都不知道,今晚高姐就带你长长见识。”

    高兰的一番话,说的郭阳苦笑不止,只见她说完便走进了店里,轻车熟路的来到吧台前,高声喊道:“鹅姑!來份下庄!”

    看她对这里熟悉的样子,应该是经常来的,不管了还是先填饱肚子要紧,今天我倒要看看你怎么给我长这个见识。

    郭阳默默想着,只见他嘴角微微一翘,也跟着走进到了店里。

    一步踏进店门,郭阳就感觉到自己被一股油脂的香气,深深的包围了,只见他一脸陶醉的深吸了一口,接着便听到肚子里,传出了比刚刚更大的咕噜声。

    这深城第一烧鹅,果然不同凡响,郭阳轻抚着肚子深以为然的想着。

    高兰见郭阳的模样,不禁摇了摇头,从吧台里找到一个开瓶器,然后就近找了一张桌子坐了下来,微笑着说道:“好了,郭阳快坐下吧,瞧把你馋的。”

    听到高兰的话,郭阳讪讪的一笑,挠了挠头坐在了高兰的对面。

    “小兰可是好些日子没来了啊,呦,还带男朋友了,哈哈你们稍等烧鹅马上就到。”郭阳刚刚坐下,一阵爽朗的声音便由身后,传进了他的耳朵。

    “鹅姑,你说什么呢,这是郭阳我们是普通朋友!赶紧给我切一份下庄!”听鹅叔将郭阳说成了自己的男朋友,高兰俏脸微红,虽然心下窃喜,但仍然极力辩解着。

    只不过她的声音里,多少都有些欲盖弥彰的味道。

    郭阳从高兰带着几分娇憨的语气中听得出来,她对这个鹅姑可不仅仅是熟悉,还带着几分尊重,那是一种对长辈的尊重。

    想到这里,郭阳不禁对鹅叔感觉得有些好奇,便扭头身后看去。只见一个头发有些花白的中年妇女,正一脸笑容的看着自己,反手系着围裙的带子。

    郭阳向他微微点了点头,想到高兰对她的态度,便带着几分尊敬的问候道:“鹅姑,晚上好。”

    “好好!郭阳是吧,这孩子真有礼貌,还长得这么帅,小兰真有眼光。”鹅姑见到高兰显然是很开心,话也有些多,反而将说的郭阳有些不好意思

    “鹅姑!你还说!”听到鹅姑的话,高兰的脸红的像是要滴出血来。郭阳饶有兴致的看着现在的高兰,这份小女儿态,可是郭阳从来没见过的。

    “好好,不说了,鹅姑去给你切烧鹅,哈哈”鹅姑说完,便笑着转过了身去,取下架上挂着的一只烧鹅,剁了起来。

    见鹅姑不再理会自己,高兰一声轻哼,坐了下来。却见郭阳正一脸如同发现了新大陆般的眼神看着自己。

    “你看什么看,再看把你眼挖了去!”高兰想起自己刚刚的模样,肯定与之前的自己大相径庭,不禁有些羞恼的,恶狠狠的说道。

    听高兰这么说,郭阳哈哈的笑了起来,没想到今天自己还真是长了见识,没想到一直以来总是一副知性少妇模样的高兰,竟也有这么小女人的一面。

    郭阳正笑着,却只见高兰的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瓶红酒。

    高兰脸上的红晕还未退去,只见她一手提着红酒,一手拿着开瓶器,对郭阳娇憨的说道:“别笑了!快打开,你不会没风度到让一个女人开酒吧!”

    原来那手提袋里装的是红酒,郭阳心下了然,听到高兰的话,忙不迭的从她的手里,将红酒接了过来,瓶身上的标签让不禁吸引了郭阳的视线。

    八二年的拉菲?

    郭阳抬头看了高兰一眼,只见她正把两只高脚杯从手提袋里拿出来。

    “高姐,这酒拿来配烧鹅?你还真舍得下血本啊。”听到郭阳的话,高兰不禁翻了个白眼,说道:“最好吃的东西,当然要喝最好的酒,不想喝这个,我还有别的。”

    高兰说着再次低下头去,从手提袋里又拿出了一瓶白酒,递到了郭阳的眼前。只见那白色的瓶身上贴着一张泛黄的标签,最下面的日期显示是八零年五月二十八日。

    八零年的茅台?

    到现在已经二十年了,想到这里,郭阳苦笑着说道:“高姐,到底有什么重大的事啊,要这么下血本,你把你餐厅里的珍藏都搬出来了吧。”

    “就当庆祝你即将成为高兰基金的新股东吧,而且还是最大的股东,我马上就要看着你的脸色做事了,还不得巴结着你啊。”

    二人正说着,鹅姑已经把一盘香喷喷的烧鹅,端到了二人的面前。“小兰你要的下庄来了,呦,你们还要喝点儿啊,那你们喝着我去后面忙了,有事喊我。”

    鹅姑说着,有些别有深意的看了高兰一眼,赶在她脸红之前,快步走进了店后面的房间。

    郭阳一直好奇,高兰嘴里所谓的下庄是什么,见鹅姑将烧鹅端了上来,便迫不及待的往盘子里看去,这一看便恍然大悟,原来所谓的下庄,指的是烧鹅的下半身。

    看着盘里的油汪汪的烧鹅,被整齐的切成一片一片,郭阳不禁食指大动,忙拿起筷子,想要先吃为快。

    “哎哎,先别动筷子啊,还没说你想喝哪个!”高兰说话间,郭阳已经将一片烧鹅送进了嘴里。

    ……

    几杯酒下肚,高兰就慢慢借着酒意打开了话匣子。她今年三十七岁,很少向外人敞开心扉,尤其是男人。别看她在投资金融圈子里混得风生水起,是业内出了名顶尖的投资经理人,也是在内地很有影响力的女企业家,但真正了解她的过往和身世的人,屈指可数。

    甚至可以说没有。

    从高兰娓娓道来的讲述中,郭阳知道了一些真正属于高兰的隐私。

    “我什么运动都爱看,足球、网球最爱。要是我晚生10年,没准就当运动员了,也没准就去唱歌剧了,都超喜欢,可惜啊,我们当年没机会。”没成运动员,也没去唱歌,而是跟金融投资和银行界打起交道,她就是那个搞金融的女强人高兰。

    毫无疑问,作为当今华夏无论大陆还是港九都堪称最富有的女人之一,从普通女工到剑桥大学硕士、从投资银行到房地产界女王,高兰的过去与现在颇具传奇,她的不达目的不罢休、从不允许自己失败,在以男性为主导的商业世界中,凭着外柔内刚的真性情与独到的商业才智脱颖而出,成为众多闪光灯追逐的焦点。

    郭阳心里很清楚,他静静地凝视着高兰,高兰态度专注,陷入了对往事的回忆之中。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