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车场边阴暗的角落里,郭阳与高兰观察着,从餐厅里走出来的胡庆朝。虽然郭阳刚刚对他的态度,已经算是羞辱,但这会儿从胡庆朝的脸上,却一点都看不出来有什么愤怒或是怨恨的情绪。

    反而倒是看他站在路边,提着拉杆箱,一副乐在其中的模样。看到这里,高兰摇了摇头,轻声说了句:“贱人。”

    虽然她的声音并不大,但却完全传进了郭阳的耳朵里。听高兰说到这个词,郭阳嘴角一撇,赞同的耸了耸肩。

    视线转向高兰说道:“对了,你形容的没错,就是贱人,像他这种人,根本就是视财如命到毫无节操。他如果生气,那只说明利益不够而已。”

    “怎么样,现在在放心了吧?”

    听郭阳这么说,高兰做了一个不可置否的表情,然后继续对郭阳问道:“好像在此之前,你并没有见过胡庆朝吧,你是怎么知道他的性格的?”

    听到高兰的不解,郭阳深吸了一口气,目光看着天空,沉思了一会儿,说道:“说实话,我也是看到他本人之后,才确定了他的性格。”

    郭阳这么说,让高兰脸上疑惑很神色更浓了。郭阳瞟了高兰一眼,微笑着说道:“你觉得他的衣着合身吗?”

    郭阳说完,只见高兰疑惑的看着他摇了摇头,见她这幅模样,郭阳接着说道:“按他这副英伦绅士的打扮,应该是处处透着严谨,但他这身衣服却穿的毫无品味,而且脸上除了市侩和算计,我还真没看出别的气质。”

    “所以在我看来,既然他毫无品味,却还要这副打扮,只能说他在刻意凸显自己的身份。满脸市侩,却还总装出一副高雅淡然的模样。”

    “而且最重要的,自从我进门他注意到我开始,他的眼神就没离开过我的拉杆箱,哈哈真可笑,五十亿的资金,难道我一个拉杆箱可以装得下?”

    其实更深的理由,郭阳并没有说出来。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港商在国内便是金子招牌般的存在,这种意识深深烙进了很多人的脑海,这其中也包括一些国内的商人。

    他们觉得港商高贵,不论去哪儿都是前呼后拥,显然已经是贵族的代名词。所以九七之后,很多在国内享受够了的富商,便想起了曾经的念想。

    真正有眼光的商人,看到的只是商机,只有那些莫名其妙富起来的土豪,才会更在意自己的形象。

    然而这时候,港九的整个大环境,都在担心被清算,所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些内地的富商,涌入港九置办产业。

    来到港九,那些没什么内涵的富商,就像胡庆朝这样的人,见识到了与国内不同的文化气息。

    特别是此时殖民的余韵还未退去,很多所谓港九的上层人士,仍习惯一副绅士的打扮。所以这幅装扮,就被这些富商学了过去。但画虎不成反类犬,就像胡庆朝这样的人,却总显得不伦不类。

    在曾经这个时候,郭阳还是报社的小记者,所以并没有觉得这件事有什么特别。但后来随着眼界的开阔,郭阳才无意中注意到了这个可笑的现象,那会儿他可是那这些人当段子来说的。

    所以对这些人的心态,郭阳算是已经了解的很透彻了。

    但高兰并不知道郭阳的经历,还以为他真的仅仅是从胡庆朝的表象,便推测出了他内在的性格,一时间看郭阳的眼神里充满了异样的光彩。

    “高姐,我急火火的赶了一路,到现在还没吃什么东西,现在还真觉得有些饿了。”郭阳轻抚着自己的肚子,发出了不争气的咕噜声。

    郭阳的话,突然打断了高兰的遐想,回过神来,却正好听到了郭阳肚子发出的声音,不禁低头抿嘴一笑说道:“真拿你没办法,姐姐可是开餐厅的,还能把你饿着,正好影响食欲的人已经走了,我们回去吧。”

    高兰说着,就要带郭阳返回自己名下的西餐厅,就在这时,郭阳却一把拉住了她,说道:“算了高姐,别回去了,说实话西餐不太符合我的口味,我们附近找找看吧......”

    听到郭阳的话,高兰摇了摇头,笑着说道:“好吧,听你的。”

    高兰说完刚要转过身,突然又想到了什么,接着对郭阳说到:“郭阳你在这儿等一会儿,我去拿点东西。”

    高兰说完,便转身小跑着离开了。郭阳的视线随着高兰的背影,一路看她跑进了西餐厅,只见她对一名服务员说了些什么,服务员点头转身离开。

    不一会儿,那名服务员拿着一只手提袋,再次出现在了郭阳的视线中。只见他将手提袋交给了正在等候的高兰。

    郭阳对高兰的行为有些不解,见她接过服务员手里的手提袋,便转身出了餐厅,向自己走了过来。

    “高姐,你急急忙忙的跑回去,拿什么了?”郭阳看着高兰手里的,手提袋好奇的问道。

    却只见高兰一脸神秘的,提起袋子在郭阳的眼前摆弄了一番,说道:“当然是好东西了,走,我带你去吃深城最好吃的东西。”

    高兰说完便没在理会郭阳,径直走在了前面。

    见高兰这幅样子,郭阳摇了摇头,虽然好奇但也没有继续追问,而是跟在了高兰的身后。

    二人一直在巷子里七拐八拐的走着,到最后,郭阳也数不清到底转了多少个弯,就在他耐心即将耗尽的时候,只听一旁的高兰欣喜的说道:“郭阳我们到了。”

    听到高兰的话,郭阳随着她的视线看去,竟然是一家藏在角落里的烧鹅店。怪不得自己没看见,这家店选的位置也太不显眼了吧。

    而且看起来这家店面也有些年头了,从外面看,屋内只有几张空荡荡的旧桌子,墙壁也已经泛黄了。

    招牌上的霓虹灯也只剩了一个“鹅”字还亮着光,其他的字在夜里有些模糊,郭阳看了半天也没看出来。

    倒是门口的玻璃柜倒是擦得蹭亮,里面挂着几只泛着暗金色油光的烧鹅,格外引人瞩目。

    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郭阳心里默默的想着。

    便听他有些疑惑的说道:“高姐,你要请我吃烧鹅?”

    “对啊。”听郭阳这么问,高兰看向郭阳回答道。

    见郭阳一脸疑惑的看着自己,高兰嘴角一撇,眉头微微皱起说道:“怎么?郭董,难道您是,看不上这寻常人家粗鄙的口味?”

    “嘁,高姐,瞧你说的,就跟我是天生的董事长一样。我也懂得什么叫大隐隐于市,越是这种藏在角落里的小店,才越有过人之处”

    郭阳只觉得高兰的表现,突然有些奇怪,似乎如果自己说这里不好,那她便真的会生气一样。

    要知道以高兰的修养,郭阳还没怎么见她暴露过自己的情绪。

    唯一一次还是在省城的酒店里,那时候是因为自己和她被人说是狗男女,伤害了高兰的自尊,她才爆发了。

    但只是烧鹅而已,还不至于上升到自尊的程度吧。

    郭阳想到这里,说道:“我只是奇怪,烧鹅而已,为什么被你说是深城最好吃的东西。”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