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就算填满珠江,又能怎样?难道他们也会像我一样,出四十亿的价格?”郭阳并没有在意胡庆朝的转身离去,以及高兰焦急的表情,只听他缓缓地说道。

    郭阳的声音虽然不大,但却完完全全传进了胡庆朝的耳朵。

    听到郭阳话里的数字,只见胡庆朝身形猛地一震,一只脚堪堪已经迈出,却迟迟的不能放下。

    郭阳瞟了一眼他的模样,心中暗笑。但嘴上却说道:“好了,胡总我是来跟你谈生意的,如果说我的价格都不算东西,那些排队等你的人又算什么?”

    郭阳太了解这种人的嘴脸了,只要利益足够大,别说什么道义,什么规矩,就算是妻女他们也能自个绑了给送来。

    脸面什么的是不存在的,但整个社会道德却在排斥他的行为,也正是因为这样,他们才更喜欢在人前打扮得光鲜,其实只是为了掩饰心中的龌龊罢了。

    总之用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来形容是最恰当不过的。

    “就算你能找到更合适的下家,但是郑仁杰会给你这个时间吗?”郭阳的这句话,成为了压死胡庆朝这头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胡庆朝听到郭阳话之后,身形竟然有些发抖。只见他挣扎着转过身来,面色仍然铁青的说道:“小子,就算你说的有几分道理,但是我凭什么要卖给你,四十亿而已,难道很多吗?”

    听胡庆朝这么说,郭阳不屑地摇了摇头,指了下对面的座位说道:“在我说明理由之前,我想告诉你一些事情,我不喜欢别人叫我小子,也不喜欢别人站着跟我说话,你要想继续谈那就过来坐下。”

    “你!......”听郭阳这么说,胡庆朝被憋的说不出话来,胸前剧烈的起伏着。眼神飘忽不定,不知在想着些什么。

    郭阳猜得没错,对于胡庆朝这样的人来说,脸面什么的根本不存在,也许一开始他是真正对郭阳的行为感到愤怒,但自从郭阳报出价来,他心里刹那间已经开满花了。

    现在这副样子,与其说是他抹不开面子,内心中正做着天人交战,倒不如说是为了继续提高价码,故意为之更贴切。

    但显然郭阳并不吃他这一套,说完便不再理会胡庆朝,拿起了桌上的红酒,给自己和高兰分别倒了一杯,自顾自的喝了起来。

    高兰端起高脚杯,眼神斜瞟了胡庆朝一眼,她这会儿也看了出来,郭阳已经吃定他了,既然如此,那她也不用在意胡庆朝大股东的身份了。

    见胡庆朝面色青红不定的站在那里,高兰的心中竟然有些暗爽,想到这里,高兰含情脉脉的瞟了一眼那个让胡庆朝吃瘪的始作俑者。

    良久,胡庆朝深深呼了一口气,像是决定了什么一般,微微的点了点头。虽然郭阳在自顾自的喝着红酒,但眼神却时时刻刻没离开过胡庆朝。这一幕落尽郭阳的眼里,从他的心底突然冒出两个字“做作”。

    只见胡庆朝缓步回到了自己刚刚离开的位子上,见郭阳仍不理会自己,便沉声说道:“郭董,四十亿就想收购我胡某手里的股份,未免也太小瞧我了吧。”

    听胡庆朝开口说话,郭阳便将视线转向了他,说道:“只要坐下来,那一切不都好商量吗?何必弄那一些虚头巴脑的东西。”

    “呵呵,我不想跟你废话,四十亿到底少不少你心里有数,但是因为你催的太紧,所以导致我没来得及筹措的足够的资金,所以支付方式我打算变动一下。”

    郭阳说着将身旁的行李箱拉了过来,将其打开露出了里面一沓沓的文件,说道:“这里是我名下的产业,我想用实物交换的方式,换你手里高兰基金百分之三十的股权。”

    听到郭阳的话,胡庆朝愣了,只见他的嘴角微微地抽动着,一旁的高兰看到这一幕,差点将她口中的红酒喷出来,他同样愣愣的看着郭阳,不知道他想做什么。

    明知道胡庆朝是想尽快套现抽身走人,他想要的只是钱。你给他这么一堆实业有什么用?而且这些实业还在国内,处于郑仁杰的影响下,真是胡庆朝怕什么就给他来什么。

    胡庆朝他怎么可能会答应?

    只见瞪着郭阳沉默良久的胡庆朝,猛的站了起来,但是他并没有继续看着郭阳,而是对高兰说道:“高董,我胡某有些不明白了,莫不是你跟这小子联合起来,想耍我玩儿吧?哼!”

    说完胡庆朝一声冷哼,转身就要离开,高兰这会儿已经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见胡庆朝站起来,她只能求助似得向郭阳看去。

    “五十亿!”郭阳话音一落,胡庆朝的再次一震,转过头来看向郭阳,只是眼神里有了些许疑惑。

    这小子是不是傻啊,能猜到自己的心思,来收购自己的股权,就不可能猜测不到他最害怕的是什么啊,现在所有在国内的产业没全都是烫手的山芋,就算给他一百个亿他也不敢接啊。

    难道是他还有后手?看着郭阳自信的神色,胡庆朝越来越确定自己的想法。如果他真的有后手,能解决郑仁杰的问题,五十亿那可真是太诱人了!

    想到这里,胡庆朝按耐住心思,再次坐了回来,只是脸上阴沉的像要滴出水来。

    郭阳虽然有方法可以转移郑仁杰的视线,但是却苦于不能对胡庆朝解释的太过详细,然而模棱两可的回答,肯定是说服不了的胡庆朝的。

    那样就只能用利益将他拖住了,五十亿的报价,以郭阳对胡庆朝这种人的认识,是不可能不动心的。

    果不其然,胡庆朝还是回来了。见胡庆朝一脸踌躇的模样,郭阳当然知道他的心里在想什么,郭阳转了个心思继续说道:

    “胡董,你担心的无非是郑仁杰,不,应该是郑家在国内的势力,但是没关系,我有办法让他们暂时无暇顾及到你,等他们回过神来,也许你早已经拿了钱远走高飞了,有五十亿,世界之大你哪里去不得?”

    郭阳最后的一句话,确实说到了胡庆朝的心坎里,脸上不禁有些动容,但想到郑家的背景,胡庆朝仍然有些举棋不定。

    只听他狐疑的说道:“我凭什么相信你,你有什么办法能让转移郑仁杰的视线?”

    听到他的问题,郭阳微微一笑,展开五只指头,坦然的说道:“记住,第一,你相信的不是我,而是钱,五十亿,没人比我出价更高。”

    “第二,至于我的方法,对不起这个不能告诉你。至于第三,骗你对我没有任何好处,你随时有机会撤出高兰基金对艾丙的投资,继续郑仁杰的安排,而且对你一点损失都没有。”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