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晓曼的话里,明显有几分挤兑的意味。郭阳不懂她话里的意思,接过外套之后,仍然有些疑惑的看着沈晓曼。

    见郭阳现在的样子,沈晓曼狭促的一笑,说道:“昨天晚上,为了让他们抓紧时间将价格估出来,我许了他们三天薪水加到奖金里,现在你又放了他们两天假,能不让他们兴奋吗。”

    听沈晓曼这么说,郭阳无奈的耸了耸肩。怪不得总觉得他们的反应有些夸张呢,原来还有这一层,想到这里,郭阳摇了摇头说道:“晓曼,你做得对,如果今天他们能把我需要的材料整理出来,就算再给他们三倍也是值得。”

    “哦?”听到郭阳的话,沈晓曼有些疑惑的问道:“本来后续的工作,就是要把企业的转让合同什么的材料做出来,你那么着急要用吗?”

    听到沈晓曼这样问,郭阳点了点头,说道:”恩,晓曼,麻烦你帮我订一张去深市的机票,我要赶紧去一趟,有人可能等不及了。”

    “你是说.......”沈晓曼对郭阳的计划也有所了解,她可以猜测到,郭阳所说的那人是谁。

    听到郭阳的话,沈晓曼沉吟着说道:“但是,我们刚刚估出这些企业的资产,还没有变现啊,我们手头哪有这么多资金?”

    “没办法了,看起来那边应该是顶不住了,先用资产抵吧。”郭阳有些无奈的说道。其实这会儿郭阳心里也没有底,这些企业说到底还是在国内,会受到郑仁杰的影响,胡庆朝不可能不考虑到这些。

    所以能不能答应自己用资产置换他的股份还要另说,除非自己能打消他的顾虑。

    怎么才能让他接受自己的建议呢?

    郭阳在心里默默的想着,就在这时他的电话再次响了起来,看来电显示是高兰打来的,看样子是胡庆朝那边已经有了结果。

    郭阳接起电话,高兰的声音便传了出来:”郭阳,胡庆朝已经答应了,我们下午就动身去深市,地点还是那家西餐厅......”

    挂掉电话,郭阳深吸了一口气,看来自己要尽快动身了。

    想到这里,郭阳再次对沈晓曼说道:“晓曼抓紧时间帮我准备机票,我要尽快赶过去。”

    听到郭阳的吩咐,沈晓曼急忙拿出电话开始安排起来。

    郭阳走在忙碌的人群中间,查看着他们的工作进度,顺便思考着如何让胡庆朝接受自己的建议。

    突然郭阳拿在手里的手机短信提示音响了起来,名称显示是一个叫“S”的人发来的。见到这个字母,郭阳急忙点开了短信,内容很简单只见上面写着:

    “胡庆朝已经警告过,可能会有动作。”

    这个被称为“S”的人,正是昨晚与郭阳会过面的孙乾。

    看到这条短信,郭阳心中不由闪过一丝苦笑,我当然知道你已经警告过他了,要不然他也不会这么着急了,昨天还考虑多拖几天,没想到转眼就被现实打了脸。

    郭阳本来是打算等卖出蓝星集团这边分流的企业之后,再去找胡庆朝谈收购股份的。

    为了不让赵三影响到这些企业出售的价格,他还亲自录了一份他与张辉的通话记录,来吸引赵三的注意。

    想到这里,郭阳的脑中闪过一道闪光,有些新的想法突然出现在了他的脑海里,这两盘磁带貌似不止能吸引赵三的注意力。

    赵三见到这两盘磁带之后,肯定会惶恐不安,这种事他还不敢告诉家里,肯定也会第一时间去找郑仁杰商量办法。

    这么大的事,肯定谁也兜不住,郑仁杰会先考虑到这盘磁带的出处,但不管怎么说,至少这会儿,郑仁杰的视线已经暂时不在自己身上了。

    这件事说起来,足够吸引他们二人的注意力了。

    既然他们不会注意到自己,也同样不会注意到胡庆朝,等他们转过神来,也许胡庆朝早就卷着钱远走高飞了。

    郭阳思筹着,嘴角扬起了一抹得意的微笑,现在就看谁反应的更快了。

    企业转让合同,债务转移证明,等等乱七八糟的文件装了满满的一行李箱,谁能想到,就在这个其貌不扬的拉杆箱里,装着的竟是小半个蓝星集团。

    郭阳并没有把所有文件都装进拉杆箱里,只是装了一部分,在他看来这些资产已经完全够收购胡庆朝的股权了。

    郭阳急匆匆的跟周冰打了一个招呼,便匆忙上了飞往深城的飞机,现在的情形对郭阳来说,只求做到一个字,那就是“快”!

    当天下午,在深城高兰名下的那家西餐厅里,郭阳见到了高兰基金真正的大股东胡庆朝。

    “郭阳,我来给你介绍下,这就是高兰基金的胡董......”郭阳拖着一直拉杆箱,风尘仆仆的走进西餐厅,要不是出示了自己的黑卡,门前的服务生就要将他拦在门外了。

    至少在服务生的眼里,来这家餐厅,穿着这么随意的客人,除了乡巴佬就是走错门了。

    见郭阳已经来了,高兰忙站起身来,一边招呼郭阳,同时介绍起了胡庆朝的身份。

    只见胡庆朝此人四十出头的摸样,穿了一身英伦风的土黄色方格西装,头戴着一顶白色的礼帽,一柄文明杖被放置在一旁靠在桌上。如果不是眉宇间隐隐的市侩,以及不太合身的衣着,郭阳也许还真会把他当成一个老绅士。

    想到这里,郭阳并没有在意胡庆朝向自己伸出的手,只是随意的将手里的拉杆箱一扔,便自顾自的坐了下来,只留下胡庆朝伸着手,脸上青红不定尴尬的站在那里。

    说起来,他与胡庆朝的身份是敌非友,若不是他的突然出现,自己说不准已经开始下一步计划了,即使现在二人坐在一起,也仅仅是为了交易而已。

    所以郭阳并不想给他除了交易以外的任何面子,只要他贪财就够了,那郭阳便已经吃定他了。只是要钱给钱,人情那就免了。

    高兰神色有些慌张的看了郭阳一眼,她弄不清楚郭阳为什么会这样,见他完全不给胡庆朝面子,急忙思考着可以圆场的话。

    郭阳见高兰这般样子,向她瞟了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接着有些无谓的说道:“胡先生是吧?坐,我们来谈吧。”

    见郭阳如此失礼,简直就是羞辱。胡庆朝气得呼吸都急促了起来。只见他胸口快速的起伏着,脸上也变得一片铁青,他收回自己伸着的手,顺势握住了桌边的文明杖,轻蔑的说道:“哼,不识抬举的后生,想跟我胡某谈生意的人,能从这儿排到港九!你算是什么东西!”

    胡庆朝说完,狠狠的瞪了高兰一眼,转身就要向外走。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