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阳看着眼前面露尴尬的小黑,面色渐渐地转冷,他扔掉了手里的香烟,开口说道:“好了,闲话说完了,说吧,郑仁杰到底想做什么,他有什么手段我都接着,但如果他想对我的家人做什么手脚,那我不管他是谁,有什么背景,我郭阳一定跟他死磕到底。”

    郭阳说的“死”字,语气格外的重,每个人的内心深处,都有一片旁人不可触及的净土,在某些情况下,那里便是被称作逆鳞的存在。

    小黑当然明白他话里的意思,只见他眉毛一挑,微微的摇了摇头说道:“郭阳,请别误会,我这次来并没有受谁的指使,也没什么恶意。只是纯粹的想确认一下你的位置。”

    小黑说到这里,见郭阳仍然一脸嘲弄的看着他,不由的撇了撇嘴,继续说道:“郭阳,我没必要骗你,我可是郑仁杰的助理,如果真想跟踪谁,哪还用得着我亲自出马?”

    小黑的话说的有几分道理,至少让郭阳相信了他真的没有恶意,因为说起来如果他想做什么,还真用不着自己亲自出马,即使他出马,也不会只是孤身一人。

    现在这里只有小黑自己,已经说明了这是他个人的行为,这里的街道虽然能有些可以藏匿的地方,一个两个还藏得住,但是再多便会露马脚了。

    消郭阳心中的疑虑并没有完全被打消,听他这么说,便回应道:“那你确认我的位置做什么?而且还是你亲自来,难道是你性取向的问题?那对不起,我已经有爱人了。”

    听到郭阳的话,小黑的脸色一垮,要知道在这个年代还没有搞基的说法,郭阳不自觉的将后世的概念加进了他的话里。

    却忘了,在这个年代说人搞基的话,还是很侮辱人格的一件事。

    “呸,郭阳你才性取向有问题!我来是为了帮你,帮你懂吗!”小黑的脸上显然有了些火气,黝黑的面色微微有些涨红。

    看他的表现,郭阳突然反应了过了来,这个年代好像这个梗还没有出现,刚要说什么便听小黑继续说道:“算了,谅你也说不出什么好话,跟我来吧,本来不想这么早给你的。”

    说着小黑无奈的摇了摇头,嘴里仍然嘟囔着什么,转过身自顾自的向外走去。

    帮我?要给我东西?郭阳心中有些惊疑。

    小黑走了两步,感觉郭阳并没有跟上来,便微微的扭头不屑的一笑,说道:“一直我还敬你是条汉子,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嘛。”

    感觉自己终于讨回了一丝便宜,小黑的脸上有了些得意的笑容,他话说完也不管郭阳,只是径直的走着。

    听小黑这么说,郭阳嗤笑了一声,摇了摇头便跟在了他的身后。

    自己已经确定了,小黑并没有什么恶意,那还有什么好担心的。郭阳心中很好奇,这个小黑能给自己什么东西。

    二人一路无话,走出了郭阳居住的小区,在小区门口一侧一辆不太起眼的黑色轿车前停了下来,小黑扭头向郭阳做了个稍待的眼神。

    在郭阳的注视下,小黑打开了车的后备箱,拿出了一个厚厚的档案袋。

    小黑将档案袋拿在手里,语气仍有些无奈的说道:“说实话,郭阳我还真不想这么早就把这些东西给你,本来是想等过一阵子,你跟李文瀚谈妥了之后再给你的,算了,就当是你抓到我给你的奖励吧。”

    小黑说着将手里的档案袋,递给了郭阳。

    听到小黑的话,郭阳心中闪过一丝明悟,他接过小黑手里的档案袋,说道:“上次在金太阳酒店果然也是你,这是什么?为什么要等我跟李文瀚谈妥之后再给我?”

    小黑并没有回答郭阳的第一个问题,而是做了个你自己看的手势,接着便听他说道:“李文瀚没告诉你郑仁杰已经去找过他了?在那里我倒不是故意盯你的梢,是郑仁杰让我派人去盯着李文瀚会跟什么人接触,无意中发现了你。”

    郭阳把文件袋在手里掂了掂,很是厚实。找到档案袋背后的线头,他一边解着一边听着小黑的话。

    接着只听小黑说道:“在我看来,你是斗不过郑仁杰的,别看你现在家大业大,对郑家来说都是无根浮萍而已,但见你与李文瀚的交谈,显然进展要比郑仁杰大得多,这让我觉得你有了撼动郑仁杰的资本。”

    说到这里小黑语气一顿,继续说道:“不过你放心,郑仁杰永远不会知道你已经与李文瀚有过接触了,今天的新闻你看了吗,梅龙大桥......”

    小黑说道这里见郭阳一脸迷惑,心中便已经知晓,也没有继续这个话题,只是说道:“算了,不管怎么说,你还有沈晓曼这层关系在......你别这么看我,以郑家在国内的资源,我想查什么查不到!”

    小黑说到沈晓曼,见郭阳再次报以警惕的眼神,他急忙解释到。当时小黑发现了郭阳与李文瀚接触,对他俩如何能联系上很是好奇。

    郭阳这里,小黑早已经连他祖上三代都调查透了,没必要继续查下去,所以视线便转向了他身边的人。

    他首先想到的是周冰,因为她又去美国求学的经历,但通过国内的资源一番查探下来并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周冰只是单纯的求学而已。

    接着他又查到了高兰,作为一家投资基金的董事长,她与李文瀚有所联系的可能性也很大,但最后也是一无所获。

    百思不得其解的小黑,终于想起了艾丙集团的总裁沈晓曼。当小黑翻开沈晓曼的履历,在毕业学校那里一栏上,赫然看到了与李汶翰还有郭阳档案中一样的名字“燕京大学”。没曾想这三个人竟然还是校友,而且沈晓曼与李汶翰还是同班同学,这可就有意思了。

    看来郭阳能联系上李文瀚就是沈晓曼的功劳了,想到这里小黑的想法就活泛了起来。从某些角度出发,他与郭阳的目的可是一样的。而且说起来,他可能比任何人都恨郑仁杰。

    也许我现在可以推他一把了。

    小黑想到这里,便有了刚刚发生的那一幕。

    郭阳将档案袋解开,抽出了一份材料,借着路灯的光芒看了起来。

    那是一份电话记录,郭阳不解的看了小黑一眼。见郭阳的样子,小黑说道:“这是张辉的电话记录,里面有个号码他的主子你也认识,就是赵三。”

    听小黑提到了张辉,郭阳的瞳孔一阵收缩,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急忙向后翻看果不其然,后面还有蓝星集团真正的事故报告,这份报告里揭示了更多的细节,署名是蓝星集团化工项目的总工程师谭文强,只不过当时被人压下了,用了避重就轻的另一份报告。

    甚至里面还有一盘磁带,上面写着“通话录音”,最后所有证据,都在暗暗的指向背后的主使郑仁杰!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