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阳驱车赶往高兰下榻的酒店,大老远的就见高兰正独自一人,站在酒店的门前等待着。

    见到这翻场景,郭阳急忙将车停在一旁,下车向高兰走了过去。

    “高姐,大晚上的外面冷,你不是饿了么,咱们还是先找个地方,一边吃一边谈吧。”自知理亏的郭阳,看着面无表情的高兰讪讪的说道。

    “你个死没良心的,外面冷没什么,我心里更冷。”高兰的声音满含着幽怨,就像是被人遗弃的少妇,泫然欲泣的模样,分外的惹人怜惜。

    见高兰的模样,郭阳忍不住解释道:“高姐,我这里你也是知道的,特别是这段时间,各种突发事件忙得我焦头烂额,怠慢了你,真是抱歉。”

    听到郭阳的话,高兰叹了口气,对于郭阳的困境,她又何尝不知,更何况最大的困境,还是她间接造成的。

    想到这里,高兰心中也不禁有些愧疚,便听她说道:“唉,好了,我明白。现在我不饿了,也别找地方了,有事就上去谈吧。”

    说完高兰转身,往酒店内部走去,见高兰的样子,郭阳无奈的耸了耸肩,虽然总觉得有些不太合适,但现在的情形貌似容不得他拒绝,没办法只能跟在了高兰的身后。

    郭阳跟着高兰,一路来到了她的房间内,高兰随手将手里的包扔在桌上,脱下身上的外套丢在一旁,身子则顺势倒在了床上。

    郭阳随着她的动作往床上看去,但那床上面的事物,却不禁让郭阳感到有几分尴尬。只见有几件黑色的蕾丝文胸,还有几条同样质地的小内裤被随意扔在上面。

    而高兰用小臂撑着面颊,玉体横陈侧卧着,紧身的黑色晚装,衬托出她成熟妩媚气质的同时,还勾勒出了她完美的侧面曲线,像一颗熟透的果实,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

    见到这般场景,郭阳忍不住吞咽了一口口水,在一堆性感内衣的围绕下,一位妩媚妖娆的性感少妇,双瞳剪水目光灼灼的看着自己,说实话这是任何男人都无法抗拒的景色。

    高兰另一只手,玩弄着她垂到胸前的发梢,在指尖缠绕揉搓着。将郭阳的视线,成功的引到了她胸前的宏伟上。

    欲火在郭阳的胸腹中升腾,连眼球都开始慢慢充血,他不得不承认高兰的美艳不可方物,她的确是个撩拨情欲的高手。

    但就在这时,沈晓曼的警告,以及出门时周冰的嘱托,在他脑海中一闪而过,像是一盆冷水,突然浇在了他的头上,瞬间便浇灭了他的欲望。

    只见郭阳眼中的混沌渐渐散去,呼吸也变得平稳。高兰的眼中闪过一丝惊诧,但更多的还是失望的神色。

    还没有什么男人,能在这种情况下,抵挡住自己诱惑的。有几秒的时间,高兰甚至怀疑是不是自己真的老了,已经不够吸引人了。

    但想到郭阳开始那种眼神,便把这种想法甩出了脑海。她深知那种眼神意味着什么,那是雄性哺乳动物发情的最好证明。

    她才从来不相信坐怀不乱的事儿,身前道貌岸然,背后男盗女娼的人高兰见得多了,在她理解的中这就是男人的本性。

    但事实上,郭阳却推翻了她一直以来对男人的观点。

    “高姐,这次我来找你,是有重要的事情想跟你谈谈。”郭阳的声音冷静而又深沉,但不管蕴含了什么情绪,总之没有情欲的存在。

    郭阳的话打断了高兰的胡思乱想,见事情的发展并不想自己设想中的那样,反而让高兰有些尴尬起来。

    只见她仍然侧卧着,有些慌乱的将自己眼前的性感内衣收到身后,全然没想到自己的行为是有些欲盖弥彰了。

    “哦哦,郭阳,你有什么事就说吧。”可能是高兰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突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对郭阳说道。

    “高姐,我想麻烦你帮我给胡庆朝传个话,他手里的股份,我郭阳全接了。”郭阳淡淡的说道。

    虽然之前郭阳已经猜测到了胡庆朝的意图,但也只是认为他想将手里的股份套现,离开高兰基金这块是非之地。

    想到这里,高兰的脸上带着几分疑惑的说道:“你凭什么认为,胡庆朝会把股份卖给你?那样他不一样会得罪郑仁杰?”

    听到高兰的话,郭阳微微一笑反问道:“那你说他给你机会拖延时间是为了什么?”

    “还不是因为钱?”郭阳问完,便接着自己回答道。

    高兰还是有些不太明白郭阳的意思,皱着眉头仔细斟酌着他刚刚说的话。

    见高兰的样子,郭阳继续说道:“其实从一开始郑仁杰联系到他,便意味着高兰基金已经变成了他的是非之地,不管是否从艾丙撤资都一样,对不对?”

    郭阳这话高兰倒是明白,所以微微的点了点头。

    接着只听郭阳继续说道:“那现在他只是为了钱,既然是为了钱,那谁的钱不是钱!最下乘的想法是从艾丙撤资的同时,抛掉他手里的股份,他当别人傻吗?所以现在唯一能给他满意价码的人就只剩我了。”

    说到这里郭阳指着自己的鼻子,自信的一笑。

    “那他不怕得罪郑仁杰了?”虽然郭阳话里的意思,高兰都明白,但惟独在这一点上,她的脑子里,还是混沌着。

    听到高兰的问题,郭阳淡淡一笑,继续解释道:“我不是说了么,从一开始郑仁杰联系到他,高兰基金已经变成了他的是非之地,抽身还来不及。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作为一个正常人,他心里难道会没有情绪?他想要钱,要很多钱,至少在国外郑仁杰还管不到他,继续呆下去,谁知道哪天郑仁杰又心血来潮,指使他做什么怎么办,像他那样的生意人,难道会很喜欢别人掣肘吗?”

    听郭阳说到这里,高兰突然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对啊,有了这笔钱,他去哪儿不行,完全没必要局限于国内,他完全可以去别处另起炉灶,说起来他还真不怕得罪郑仁杰了。

    高兰心中琢磨着,只见她沉吟了一会儿,抬头说道:“好吧,郭阳,我答应你,是只需要我传个话吗?”

    听到高兰的表态,郭阳心中不禁舒了一口气,说道:“高姐,还要麻烦你,尽量拖他几天,我这里还有些事情没有处理完,等我这边事情完结了,便立马赶去港九与他谈判。”

    说到这里,郭阳语气一顿,看着高兰轻声说道:“这次还真是多亏了高姐及时通知我,到时候我一定不会亏待你的。”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