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兰发觉自己有些失态,便挽了挽头发,正了正自己的神色,但语气中仍然带着几分不屑的说道:“就这么一群人,就算他们手里有让胡庆朝忌惮的东西,他们敢用吗?他们现在应该更担心胡庆朝什么时候找上门,把他们手里的股份全要走吧。”

    听完高兰的话,郭阳的脑子里更糊涂了。没理由啊,如果是郑仁杰下的指示,这个胡庆朝已经开始行动了,没理由会浪费时间给高兰缓和的余地啊,他就再怎么愚蠢,能收购高兰基金百分之三十股份的人,总不能连这点情商都没有吧。难道不是郑仁杰,还有别的原因?那就更不可能了,没一家投资基金会蠢到在投资企业的上升期,做撤资这种匪夷所思的事儿的,高兰基金又不是面临倒闭。郭阳皱眉不停的苦思着,各种各样的可能性突然出现在脑子里,又瞬间被矛盾的关系所推倒。

    就在郭阳苦思的同时,一名身着西装,带着酒店经理胸牌的人,向郭阳和高兰所坐的位置走来。他在二人所坐的桌旁站定,扫了一眼桌上的菜品,只有一份牛排一份例汤,眼神里便有些不屑。只见他瞅了一眼郭阳,心道,泡妞才点这么一点儿东西,穷鬼装什么深沉。想到这里他视线扫过高兰的脸庞,接着缓缓滑向她呼之欲出的前胸,不禁暗道可惜,这么美艳不可方物的女子,可惜竟是个瞎子,唉!

    他一边想着,语气便有些生硬的对二人说道:“两位先生女士,不好意思了,突发情况一会儿一位大人物要下榻到我们酒店,并且在餐厅就餐,这儿需要清场。这桌就算是我们酒店请了,还望两位多多包涵,不要见怪。”高兰听到这人的语气,便有些不悦,眉头微微一皱但没有理睬,而是把视线转向郭阳。

    那酒店经理见高兰看向郭阳,不禁撇了撇嘴,但半天也没听到郭阳说话,便不禁有些心急,声音高了几分催促道:“先生!我们酒店......”他的话还没说完,郭阳便转过视线,面色阴沉的的冷冷的盯了他一眼,只短促的道了句:“滚!”郭阳的神色让酒店经理有些发憷,被他的话噎的站在一旁支支吾吾,你、你的不知该说些什么。

    郭阳虽然表面看起来平静,但内心一直压着火气,恰逢被打断思路还听到酒店经理无理的口气,心中的怒火便无法自抑的爆发了出来。这里的骚动很快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一名看起来像是经理上级的人物,走到酒店经理的身侧低声说道:“怎么回事儿?项晓东一会儿就到了,这节骨眼别给我闹出麻烦,要不然就给我去厨房端盘子去!”

    项晓东?那领导的话不知是故意还是怎么着,但清晰传进了郭阳的耳朵里,听到这个名字郭阳脸上露出了一抹怪异的笑容,本来要发作的他反而沉得住气了。只见酒店经理趴在领导的耳边不停地说着什么,郭阳离得二人较远听不到他们话里的内容,但高兰就在二人旁边,只听得酒店经理的话,断断续续的传了过来“这一桌穷鬼......让他们走还发脾气......看这样子就不是什么好鸟。”说着还时不时的向这边翻着白眼。

    酒店经理的话越来越过分,高兰的眉头也越皱越深,直到一个词汇传进了她的耳朵,让她再也坐不住了,本来她的心情也不是很好,刚刚在郭阳的感染下已经平静了很多,但这会儿显然那人再次把她的火气挑了起来。

    只见高兰猛地站身来起来,挥起一耳光便打在了酒店经理的脸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将那酒店经理打的堪堪原地转了半圈,不可谓不用力,只见她的这一耳光,已经在酒店经理的脸上留下了清晰的五指印。看到这场景,郭阳也懵了,在他和酒店领导震惊的表情下,只听的高兰嘶吼道:“你TM说谁是狗男女!”

    高兰一女流之辈,只身在港九混迹多年,又岂是善类。刚刚一直隐忍着不发作,一方面是给郭阳面子,同时也是不想让自己的形象,在郭阳心目中留下不好的印象。但高兰走到今天的位置,所付出的代价又岂是常人能够理解的,就连沈晓曼都知道她的私生活比较混乱,个中缘由又岂是她自甘堕落?真正的理由也就只有高兰自己才知道了。但一直以来她最恨的就是别人骂“狗男女”这个词了,那酒店经理也是触了她的霉头,让高兰控制不住自己,连脏话都爆了出来。

    郭阳听到高兰的嘶吼,顿时也明白了过来。这人不光高兰,连自己都一块儿骂了,心中的火气腾地一下再次冒了起来。只见他面色阴沉的就要滴出水来,缓缓站起身,撇了一眼正向这里赶来的酒店保安,看着正捂脸呆愣的酒店经理,抬起一脚便蹬在了他的身上,这一脚郭阳用了全力,只见那人一手捂脸,一手本能的捂着胸口,身形猛的往后退去,脚下不稳掀翻了身后的桌子。那一桌人刚刚离去不久,一桌残羹还没有收拾,这会儿一股脑的全洒在了那酒店经理的身上。

    郭阳看了一眼倒地呻吟的酒店经理,视线转向仍旧站在那儿,眼神中有了几分惧意的酒店领导,一把抓住他的领口,将他拖来自己眼前,冷冷的说道:“今天你最好给我个解释,要不然你一定会后悔的。”倒在地上的酒店经理,仍在地上的残羹剩饭中挣扎着,这会儿一名酒店的保安走上前将他扶起,其他人则隐隐的围住了,正把他们领导提在手里的郭阳。

    大概是那名经理被怒火冲昏了头脑,又或者是被菜汤浇了眼睛,没有看到此时的形势。只见他一边抹着眼睛,一边指使着身旁那名扶起他的保安,大声歇斯底里的喊着:“给我上!拖出去给我打!打死算我的!”他的话让周围的保安顿时尴尬了起来,听着酒店经理的话,看着被郭阳提在手里的郭阳,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

    就在这时,酒店大门的方向传来了一阵喧闹,鞭炮声伴随着尖叫与不知道是谁的呵嚷声,瞬间让酒店的餐厅里变得嘈杂起来,鞭炮是酒店在清场之前事先准备好的,那会儿郭阳还在琢磨着胡庆朝的目的,与之一同准备好的还有“热烈欢迎巨星项晓东”的巨大横幅,只不过郭阳的心思正在别处并没有注意到这些。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