察觉这情况高兰向李茂才看去,一时气急的发现他在数人数的同时,还在不停的使着眼色,在座的许多人或多或少也知道些胡庆朝的背景,正是这种一知半解的朦胧感才会更加让人摸不透他的深浅,所以在看到李茂才眼色的同时,又有一些股东犹豫不决的举起了手。

    在座的股东至少都有百分之一以上的股份,见到此刻举起的手越来越多,高兰的心则渐渐沉到了谷底。

    李茂才数完,然后加上自己,在心中默默地计算了一下,随后得意的笑着说道:“哈哈高总,票数已经过了大半了,资产也已经过了百分之五十,你再坚持下去,是想跟董事会做对吗?”

    这个结果让高兰无言以对,毕竟自己身后的那些股份是见不得光的。

    心思一转高兰想着,眼下自己是没有别的办法了,不如先拖一拖,自己尽快去找郭阳谈谈,看他有没有办法,想到这里,高兰猛的站起来对起身想要走出会议室的胡庆朝说道:“胡先生,这件事事关重大,这么大的事情,我想还是再知会一下没到场的人比较好,您说是不是?”

    高兰的话让在座的股东们有些面露疑惑,有些则若有所思的点着头。不管别人明不明白,至少胡庆朝是明白高兰的意思的,只见他转过身看着高兰,眉头微微一皱,扫视了一眼在座其他股东的表情,沉吟了一会儿,紧接着眼中一丝光芒一闪而过,只见他眉毛一挑说道:“好,那你就去知会一声吧。”说完他深深地看了高兰一眼,转身头也不回的走出了会议室。

    其实胡庆朝一直以来,并没把高兰身后的那些人放在眼里,现在的状况也没必要再知会他们了,只不过在他的心里,仍有些小小的心思。胡庆朝其实也是不想从艾丙集团撤资的,当初同意溢价十倍收购艾丙百分之三十的股权,还是他拍得板,无非是看中了艾丙强大的发展潜力。

    中途撤资无异于功亏一篑,等同是在自断财路,而且往后高兰基金这块蛋糕能不能吃,还要另当别论。

    自己可谓是损失惨重,只是迫于郑仁杰的压力没有办法,如果能有什么意外出现,阻碍撤资计划的实施,倒也是他现在非常乐意看到的,至少那样的话就不会得罪郑家了,或者说自己的影响会降到最小。

    胡庆朝答应的出乎意料的痛快,让高兰已经想好,接下来要反驳他的话憋在了心里,反而让她一时有些岔了气。其实高兰心里明白,即使自己知会了身后那些人,他们也拿胡庆朝毫无办法,这仅仅只是个拖延时间的借口而已。

    高兰不信胡庆朝会看不出来,但见他答应的这么痛快,高兰心里还是泛起了嘀咕。

    要么是他胡庆朝太嚣张目中无人,根本没把那些人放在眼里,但是能大半夜召集股东开会,只能说明事态紧急,如果真是这样,他完全没理由在自己背后的人身上浪费时间。

    想到他离开的时候看向自己的眼神,高兰的脑海里突然闪过了一个念头,但是由于此时她的内心太过混乱所以一时没有抓住。

    郭阳听完高兰对昨晚的讲述,郭阳眉头紧皱若有所思的说道:“你是说,胡庆朝答应让你去知会你身后的股东?难道那些人还有能让他忌惮的事情?”

    虽然现在的郭阳全然一副面不改色的模样,这是因为他上一世,也见识了不少大风大浪,无数次身临险境之后,潜移默化的习惯了隐藏自己的真实想法罢了。

    其实在在他的内心深处早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自己刚刚要打算放开手脚,准备对郑仁杰全面反击,没想到自己的艾丙集团突然间就被人推到了悬崖边上,就像郑仁杰可以未卜先知一样,在他即将要动手的前一刻,打了自己一闷棍,想到这里郭阳不禁的感到一阵阵的气闷。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高兰紧急飞到省城,提前将高兰基金要做的事告知了自己,想到她所讲述的,胡庆朝在股东会议上的态度,郭阳便隐隐的感觉,这事情可能还有转机。郭阳默默地思索着,想到这里有些感激的看了高兰一眼。

    高兰将所有的事情对郭阳和盘托出,见郭阳并没有像想象中强烈的反弹,自己不禁在内心深处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不知怎么的,此时高兰心里不光有从艾丙撤资以后,对高兰基金所处境地的担心,同时还格外在意郭阳在听到这消息时的感受,这也是她自见到郭阳以来,一直沉默不语的原因。

    这是高兰从来没有过的感觉,甚至连她自己都没有注意到,她心态上的这份变化。

    直到郭阳感激似的一瞥,落进她的眼里,自己的心却突然不受控制的加速跳动,才让高兰警醒到,自己的内心好像发生了什么不寻常的变化。想到这里她注视着郭阳沉思的模样,脸颊不由的有些红润了起来。

    看着郭阳沉稳的样子,高兰渐渐被他的态度所感染,波澜起伏的内心竟逐渐平静了下来。女人的心理本质上是感性的,不管表现得有多理性,在遇到突发状况的时候,总会把自己感性的一面暴露出来,要做到绝对理性,对女人来说先天的生理与心理条件,以及后天社会环境的熏陶,便是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

    然而男人大多数都是先天的理性生物,喜欢从逻辑中寻找解决事情的方法,这也是有些男人总觉得女人不讲理,女人总觉得有些男人冷血无情的原因,说到底感性也不过是男人生活中无聊时的调剂品罢了,过于感性的男人,也多数总表现出一副女性化的姿态。

    郭阳神色中的那份理性,将高兰内心中感性的一面压制了下去,一时间让她又恢复了那副睿智的女投资商的神态。听到郭阳的询问,她微微思索了一阵,开口说道:“郭阳,有些事你应该也明白,九七年之前港九各种谣言四起,这些被权利束缚住双脚的人,哪个不是人人自危,生怕被各种清算,呵呵。”说到这儿高兰的笑容里有些不屑。

    高兰笑完摇了摇头继续说道:“本来港九的管理者,把如何对他们清算,说的是有声有色的,已经在他们心里集体落下阴影了。九七年之后,国内压根就没把他们当一回事儿,但他们可不这么觉得,整天的提心吊胆惶惶不可终日。当胡庆朝来到高兰基金,第一时间便惊动了这些人,可笑的是,他们竟以为是国内要对他们下手了,一个个如同丧家之犬,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胡庆朝如入无人之境一般,收购了高兰基金百分之三十的股份。”

    高兰说到这儿,表情变得有些愤慨。但她的话听进郭阳的耳朵里,却让他有些不以为然,他早就在自己原本的那一世,见多了高兰所说的这些人的丑陋面孔,不过那时候,他们不再是担心会被清算了,而是把国内对他们的宽容,当成了自己膨胀的资本,觉得没人敢对他们怎么样,开始整日的做一些匪夷所思的事,传播着脑残的言论。这些人无数次的让郭阳觉得莞尔,无数次的让郭阳凭窗而立,感叹道:“这不就是傻X吗?”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