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郭阳的话,薛老点了点头,便不再说话,只是撇了郭阳一眼。郭阳明白薛老眼神里的意思,便提起手里的背包。

    继续笑着,有些故而为之的说道:“哦,对了外公,我是来给薛燕送钱的,她跟薛鹏是我们集团的发展顾问,上次已经给过薛鹏了,薛燕这阵子一直没去集团,也没登记银行账户什么的,这也没法直接给他,我只能给她送来了。”

    郭阳说着拉开了背包的拉链,露出了里面一沓沓的百元大钞。

    听着郭阳的话,看到背包里的钞票。薛老顿时明白了郭阳的意思,眼神不由得一亮。

    接着见郭阳又从包里拿出一叠文件,放到了桌上继续说道:“外公,这是他们的工资单,薪资明细,还有我们集团财务关于支出他们薪资的账目,我都已经放这儿了。”郭阳说完微笑着静静地看着薛老。

    薛老同样也在注视着郭阳,只是神色中多了一些说不清道明的意味。一直以来他的想法总是从自身出发,见到自己大儿子以及女儿的遭遇。

    只是本能的觉得郑家势大,这次的事既然是郑家所为,便应该避其锋芒,自己退一步,郑家的目的达到自然便可安然无事。

    看来自己真的老了,身居高位久了,便习惯了复杂的思维,其实有些事并不像看起来那么杂乱无序。

    薛鹏和薛燕都是艾丙集团的特约发展顾问,这是他们真实的工作身份,既然有工作自然就会有工资,他们享受的虽然是副总裁的待遇。

    但具体他们拿多少钱,还是作为董事长的郭阳说了算,现在证明这笔钱是合法收入的证据都在这儿,对自己大儿子薛光祖的指控便会不攻自破,为什么薛鹏一开始说不出这笔钱的来源,这样的借口随便找一个便是了,最主要的是指控的理由现在已经没有了。

    后生可畏啊,想到这里薛老微笑着对郭阳点了点头说道:“郭阳,你做的很好......”听到薛老的话,郭阳却渐渐敛去的脸上的笑容,神色也变得郑重起来。

    他直视着薛老的双眼,一字一句的说道:“外公,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放弃小冰的,我这样做也不是为了任何人。为了她,我什么事都可以做。”

    听到郭阳的话,薛老轻笑一下,说道:“周冰是我的外孙女,我也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她,但是你可知,我为什么要让你暂时与周冰分开?”

    薛老这么说,便是变相的承认了薛光耀去周家,是他授意的。

    听薛老说完,郭阳沉吟了一会儿,说道:“外公,您的意思我当然明白,但是我不会这么做。而且我觉得他们并不能把我怎么样。”

    薛老从郭阳的眼神里,看到了一丝毋庸置疑的倔强和一份舍我其谁的自信,他说这句话的神情,让人感觉到,他只不过是在阐述一个事实而已。

    薛老正了正神色,似笑非笑的看着郭阳,沉声说道:“你考虑过这样做的后果吗?或者说你知道你在跟谁打交道吗?”

    郭阳以现在的身份与郑家作对,在薛老看来还是有些天方夜谭的意思。

    郭阳仍旧直视着薛老,听到他的问题,郭阳撇了撇嘴显得有些不屑,只听他有些无谓的说道:“外公,实事求是的说,如果郑家真的想毁掉我,我这个小人物,大概连在这儿与您聊天的机会都没有了吧,但是他们并能没有这么做,为什么?”郭阳的话让薛老的眼神中闪过一丝精光,他突然明白了郭阳的意思。

    与其说郑家现在是大象,那郭阳便是老鼠,大象可以踩死狮子老虎,但是想踩死一只老鼠却不那么容易。

    况且据薛老打探得知,郑家虽然在政坛顺风顺水,一直以来却只有郑仁杰这一个后代混迹商界,所以由此看来郑仁杰一系列的行为,很可能只是在借助自己家族的势力,属于他个人的行为。

    为子孙打压竞争对手,逼迫竞争对手解除婚约,以他郑家的脸面还不至于做出这么丢份的事情,如果传到其他上层的耳朵里,这个笑柄就算是留下了。

    想来还真是一叶障目了,薛老暗自思索着,便听郭阳再次说道:“外公,而且我一直相信别人能做的事,我也能做,别人做不到的事情,我一样也能做的到!”

    郭阳这句话,另一个含义便是,“别以为你们做不到,别人也一样做不到。”这话里已经有了些别的意思,以薛老的身份,已经多久没人敢对他这么说话了。

    好狂妄的小子,听到郭阳的话,薛老的眼神渐渐转冷,他盯着郭阳的眼睛,可那神色里却没有一丝动摇,两人就这么互相直视着对方,气氛也渐渐变得有些压抑起来,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郭阳只感觉自己在薛老的威势下,被压制的有些透不过气来,但他知道自己这时候绝不能示弱!他仍旧针锋相对的直视着薛老。

    在薛老的眼睛里,郭阳却是另一副样子。那坚毅的眼神,和神色中透出的倔强,渐渐与自己年轻时的模样重叠在了一起,当年的自己也是这副样子,也是这么倔强与不屈,枪林弹雨里都没有皱过眉头。

    虽然薛老仍旧是一副冷峻的面孔,但心中却越来越欣慰,自己果然没有看错人。只见此时郭阳的额头上已经渗出了细密的汗珠,面色也有些苍白起来。

    就在这时,薛老微微一笑,他身上的那股压迫感也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那股令人窒息的压抑突然消失,让郭阳瞬间陷入了一丝茫然,就像是用力的一拳打在了空处,他看到薛老的微笑,顿时如释重负的舒了一口气。

    只见薛老脸上带着微笑对他说道:“好一个狂妄的小子,你可知有多久没人敢跟我这么说话了?”听薛老这么说,郭阳的心一时间有些惴惴。

    虽然他刚刚一直在针锋相对,但他也明白自己不过是在苦撑罢了,薛老几十年来养成的上位者气息,可不是他一个毛头小子可以比拟的,这会儿他还沉浸在刚刚的阴影里没走出来。

    接着便听薛老继续说道:“不过,你小子跟别人不一样,我欣赏你。”薛老突然的直言不讳,让郭阳有些难以接受,一时间有些发愣。

    其实若是薛老的子女此刻在场的话,他们会更加大跌眼镜,在他们有生之年以来,还没见过自己父亲对谁用这种口气说过话,这其中也包括他们自己。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