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阳从自己家逃出来,坐进自己的车里,深吸了一口气,定了定慌乱的心神。拿出自己的电话拨给了冯庆,电话嘟嘟的响了两声,里面便传出了冯庆爽朗的声音,“喂,哈哈郭阳你这小子,多久不给我打电话了,是不是把师兄我给忘了!”

    自己是一代宗师冯元良的关门弟子,而冯庆则是冯元良的长子,虽然他对古董鉴别方面不感兴趣而是选择了从政,但身为长子这一个师兄也是当之无愧。

    寒暄过后,郭阳说出了自己的目的,“师兄,我想麻烦您一个事儿。”听到自己的小师弟郭阳似是有所求的意思,冯庆哈哈一笑说道:“师弟还用得着跟我客气,有什么话就说吧。”

    郭阳沉吟了一会儿,开口说道:“能不能帮我查一个人,他叫张辉,是前阵子蓝星化工的幸存者。”

    郭阳想起了在医院里,那两名伤者向他提起过的,那个有些可疑的人。郭阳觉得要摆脱现在的局面,必须要先给蓝星集团摘掉帽子。

    在他看来不管是新闻媒体,还是后面发生的种种事件,都是围绕着蓝星集团是事故责任方的观点展开的,既然事件有可疑之处,那自己就必须要查清楚!这是自己计划的第一步。

    冯庆听到郭阳的话,沉默了一小会儿,对于蓝星集团化工的事故,他也是知道的,而且对这次事故的定性,上级也总是有意无意的在遮遮掩掩,听到郭阳的要求,出于自己身为警察的敏感,隐隐觉得这事情没那么简单。只听他沉声说道:“郭阳,你老实告诉我,是不是你发现了什么?”

    听到冯庆的问题,郭阳随意敷衍了过去。说是只是自己的未婚妻周冰,想了解一下她员工的心理状态,不要因为事故的事有太大的压力,工作还是要继续,但不知道他具体更详细的情况,所以自己才来向他打听,冯庆想来也是这么个道理,虽然心里还有些疑惑但仍然答应了郭阳的要求。

    郭阳到冯庆那里的时候,关于张辉的全部资料已经放在了他的办公桌上。

    两人见面之后只是寒暄了几句,冯庆看到郭阳的样子,也没有多问,一是因为他信任郭阳的人品,二是这对于他来说也不算什么大事。冯庆给郭阳简单说了说,看郭阳有些焦急也就没再多问,便让郭阳拿着资料匆匆离开了。

    郭阳一页一页的翻看着,冯庆给的材料很详细,除了他的个人生平之外,连事故后对他做的笔录都附在了里面,并没有发现这个张辉的资料里有什么可疑的地方。

    就在这时郭阳的电话响了起来,是自己的母亲谢玉芝打来的,他接起电话却是周冰的声音传了出来,只听她仍带着几分羞涩的说道:“阳阳,妈让我叫你赶紧回来吃饭。”

    说完便挂了电话。郭阳听着自己的手机,发出的嘟嘟声,面色再次变得有些尴尬,他又想起了自己出门前母亲的眼神。任谁做这种事被自己母亲碰到,也不见得能够坦然面对吧,郭阳想着重新发动起车子,往家赶去。

    郭阳站在家门口,轻轻的把钥匙插进门锁,小心翼翼的转动着,有些鬼鬼祟祟的样子像是生怕引起某些人的注意一样。可郭阳的算盘还是落空了,就在他即将要打开门的一刹那,门却自己开了,郭阳弓着身子看着眼前自己的母亲,一脸的尴尬。

    谢玉芝看着自己的儿子,不禁觉得有些好笑,她当然明白自己的儿子在尴尬什么,只见她佯装不知情的笑着说道:“回来就回来了,干嘛鬼鬼祟祟的,快进来吧!饭都做好了!”说完便不再理会郭阳,转身走向屋里。

    郭阳挠了挠头,也跟着走了进去,一抬眼便看到周冰正一脸通红的,端着一个大大的砂锅,从厨房里走出来,见郭阳看着自己神情更加羞涩了。郭阳忙走上前去,把周冰手里的砂锅接了过来,入手有些沉甸甸的,隔着盖子郭阳仍闻到了一股奇香,不禁让他食指大动。

    郭阳双手托着砂锅,没法把盖子揭开,只能向周冰问到:“小冰,这是什么啊,怎么这么香。”听到郭阳的问题,周冰的脸色红的像是要滴出水来,只见她深深地低着头,用细不可闻的声音说道:“妈说要让你补补,下午去菜市场买了一只甲鱼,这个是熬给你喝的。”周冰说完转身逃回了厨房里。

    郭阳愣愣的站在原地,一时有些哭笑不得,见周冰已经跑回了厨房,也无法再说什么,只好转身把那砂锅放在了餐桌上。

    刚刚把砂锅放下,只见周冰又端着一个汤碗,小心翼翼的从厨房里走了出来,仍旧是满脸羞涩,郭阳走上前去往汤碗里瞅了一眼,顿时明白了周冰为何是这个样子。

    周冰端着的是一碗鸡汤,如果自己没猜错的话,除了汤里漂着的几颗红枣之外,那几片像是树根切片一样的东西,应该就是当归了。

    当归红枣鸡汤!对于这汤郭阳还是稍微有些了解的,这是给女人补气血用的,接下来周冰的话也再次验证了他的看法,只能听她低声的说道:“妈说,这个是给我喝的。”

    郭阳看着自己母亲张罗的一桌子菜,除了甲鱼汤之外和当归红枣鸡汤之外,其他的无一不是各有功能的进补食材,看到在这里郭阳苦笑着摇了摇头,除了感叹可怜天下父母心之外,已经没有了别的想法。

    谢玉芝笑盈盈的,不停催促着自己的儿子和媳妇喝汤,结果就是郭阳把满满一锅的甲鱼汤喝了个精光,一顿饭下来吃的他浑身燥热,只能与周冰相视苦笑。

    第二天,郭阳早早的起床,轻轻地吻在了周冰的额头上,温柔地说道:“你别着急起床了,多睡一会儿吧。”昨晚周冰真的是累坏了,初经人事的她被折腾的够呛,只能无力的轻哼了一声,算是回答了郭阳。

    郭阳见周冰的样子,有些心疼的摇了摇头,便没再打扰她,轻手轻脚的穿好衣服出了房间。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