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郭阳已经坐下,薛光耀便把之前发生的一切告诉了他。

    薛光耀讲完,面沉如水的看着郭阳,良久开口说道:“郭阳,我一直觉得你是个不错的孩子,但是郑仁杰的背景太深厚,所以我觉得不如你跟小冰暂时分手吧。”

    听到薛光耀的话,郭阳心中一沉,看了一眼不敢直视他的周定南夫妇,心下有些凉意一闪而过。

    果然不管自己怎么做,也无法跨越这身份上的鸿沟,在潜意识里不管是周家还是薛家,对他都只有利用的意思,只是多少的问题。一旦发生变故,便可以随时抛弃。

    想到这里郭阳的心中渐渐有了一些火气,他冷冷的看着面前的薛光耀。看来自己不管怎么做,都无法得到这些人真正意义上的接受,在这些人眼里没有什么比利益更重要,为了利益连自己的女儿,自己外甥女的幸福都可以抛弃,那自己又算得了什么?

    郭阳在心里暗暗地下定决心,这一次他只为自己为周冰,旁人的一切都与他再无关系,他撇了一眼一言不发的周定南,一个大胆的计划在脑海里铺展开来。

    “好了,舅舅,你别再说了,我明白你的意思。”郭阳打断了薛光耀的陈述,看到郭阳的眼神,薛光耀眯了眯眼睛,言语深沉的说道:“看来,你是有了自己的看法,不妨说来听听。”

    听到薛光耀的话,郭阳微微一笑,只是笑容里多了几分冷意,只听他说道:“不管怎么说,我只想让你明白一件事,让我放弃小冰那是不可能的。”

    听郭阳说完,薛光耀的神色一凛,而一旁的薛春兰眼里,却闪过一丝欣慰。只听他继续说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是了,你们是不是觉得,你们做不到的事情,那我也一定做不到?”

    郭阳的话让三人无言以对,一直以来,的确是他们在潜意识里觉得郑仁杰的背景太深厚,自己这边不是对手,但从来没有设身处地的,站在郭阳的角度考虑。

    而且郭阳的声音里,隐隐的蕴含着一股强大的自信,这份自信结合郭阳的过往,让在场的三人无法反驳,在他们的记忆中,郭阳似乎还真的没有败给过谁,他们一次次的觉得郭阳可能会撑不住,但郭阳却一次又一次的出乎他们预料的站起来,同时变得更加强大。虽然在他们心里,此刻仍然觉得郭阳不是郑仁杰的对手,但面对郭阳的自信,他们的理由又变的单薄起来。

    “狂妄!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你可知郑仁杰的背景!你凭什么认为你能做到?”感觉自尊心受到了侵犯的薛光耀,用力的拍打着桌子,有些怒不可遏的说道。他的表情郭阳深深地看在眼里,这就是世家门阀所谓的骄傲吗?那可真够可怜的,郭阳从来没像现在这样渴望,把这张脸狠狠地踩在脚底下。

    “凭什么?就凭我从来没觉得郑仁杰是个多么了不起的人物!就算他背景再深厚,也不过是个飞扬跋扈借助祖辈萌阴的二世祖罢了!”说到这里郭阳的语气一顿,似乎是意有所指。果然在听到他的话之后,薛光耀气的满脸通红,呼呼的喘着粗气,堪堪要发作。郭阳看着他的样子心中有些暗爽,不能给他发作的机会!

    郭阳想着只听他接着说道:“如果郑仁杰真是个了不起的人物,那我们哪还有在这儿商量的余地?一力降十会的道理我想您一定比我要明白,蓝星集团再大无非也只是个地方企业,真要让他关门需要这么复杂的手段吗?一张纸就够了吧!”

    郭阳的话顿时点醒了愤怒中的薛光耀。是啊自己是军伍出身,更明白这样直来直去的道理,自己的话对下级来说便是命令,他要把命令下给一个士兵,难道还需要拐弯抹角的暗示?

    一直以来他把这件事看得有些太过复杂,只看到郑仁杰身后的背景会影响到薛家的利益。但说起来如果说对薛家,郑家可能还有所忌惮,但对周家可真的是一纸行文就够了,就算他们这样做了,薛家也不可能为了一个外姓而跟郑家翻脸。

    那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只能说明这件事,是出于郑仁杰借助家族势力自己的行为,就算得到了郑家的授意,那郑家也肯定有其他方面的考虑。

    如果真是这样,那事情便明朗了,他能出招郭阳自然也能接招,想到这里薛光耀脸色阴晴不定的看着郭阳,不知如何开口。郭阳看着他的样子,突然没了向他继续解释的兴致,此时此景让他一句话都懒得再说了。

    只见郭阳摇了摇头,站起身来看向周冰的父母,有些冷漠的问道:“小冰呢?”周定南和薛春兰还没有说话,周冰的声音便从她房间的方向传了过来。

    “我在这!”郭阳转眼看去,周冰正款款的站在房间门口,拖着一个行李箱,含情脉脉的看着自己,郭阳刚刚的话,他听的很清楚,郭阳没令她失望。刚刚听到自己舅舅的怒斥,周冰还担心郭阳会因此放弃,但听到他接下来的话,周冰心知自己没看错他,一直以来都没有!自己该出去了。她收拾起自己的行囊,打开了房间的门。

    周冰缓缓地走到郭阳身旁,温柔的看着他的眼睛,轻轻地说道:“阳阳你辛苦了,一直以来都是你在默默的付出,我完全没理会过,这到底是不是你想要的生活,对不起。现在我决定了,这里我不想呆了。”说着周冰环顾了一眼,没理会那些或是哀伤,或是羞恼的眼神,继续说道:“我要跟你走,现在就把我带走吧。”

    她的话深深地触动了郭阳,他同样直视着周冰的眼睛轻声说道:“得妻如此,夫复何求。小冰只要你幸福,便是我想要的生活。”说着他牵起周冰的手,向在座的周冰父母深深地鞠了一躬,说道:“对不起,你们的要求我们不能答应。我爱小冰,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她!请你们放心......”郭阳说着眼神突然变得杀气凛然,只听他继续说道:“谁都不行!郑仁杰我自会解决。”

    郭阳说完,在周冰深情的注视中,牵着她转身往门外走去,“小冰......”见到这场景,周定南与薛春兰站起身异口同声的呼唤道,似乎是想挽回女儿,但他们发现自己无话可说,今天的一切,与曾经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何其相像。

    听到他们的声音,周冰的身形微微一震,与郭阳握在一起的手有些颤抖。

    郭阳发现了她的异常,轻轻地用力握了下她的手,得到他的安慰,周冰的眼神再次变得坚定起来,她没有回头,而是在其他人注视的眼神中走出了周家。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