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晓曼的道歉传进李文瀚的耳朵里,还是很受用的。他在电话里哈哈一笑,但随即笑声戛然而止,沈晓曼都怕他在电话里噎过去,

    过了一会儿便听他在电话里继续说道:“对了,下午你们市里的领导,还要邀请我去开一个什么会,我的身份现在可是外商,总少不了一些乱七八糟的应酬。哈哈哈哈。”

    听着李文瀚有几分得意的笑声,沈晓曼急忙打断他,说道:“哎哎哎,行了行了,你就说吧,有空没空!”

    李文瀚得意的笑声再次停止,只听他干脆的回答道:“没有!”接着又有几分歉意的说:“对了帮我给郭阳道个歉,等我有时间第一时间通知他。”

    沈晓曼点了点头,挂掉电话对郭阳说道:“郭阳,李文瀚马上要参加一个市里的招商会议,今天怕是没时间跟你聊了。”

    “哦,那太可惜了。”本来郭阳还想从他嘴里了解一下,郑仁杰在集团中的地位,不过料想也不会在集团中有太大的话语权。

    要不然他的公司也不会只在附录里才能找到,至少在前世自己接触过或是了解过的金融巨头也不少,但没听说过有叫天杰金融的。

    就在这时郭阳的电话响了起来,电话显示是周冰打来的,他拿起电话走到窗前,摁下了接听键,“喂,小冰......”郭阳的话还没说完,周冰带着哭腔的声音便从电话里传了出来,只听她哽咽着说道:“阳阳,你来我家把我带走吧,我不想呆在这里了!”听到她的话,郭阳不禁担心起来,也顾不得其他只说了一句:“小冰你别着急,我马上就到。”说完便要往门外跑。

    一旁的沈晓曼见他急切的样子,虽然事关周冰,但看郭阳现在的样子,也由不得她使小心思,这会儿只会让他反感。

    只能关切的问道:“怎么了郭阳?是蓝星集团又出了什么变故吗?”听到沈晓曼的话,郭阳心中闪过一丝感动,沉声回答道:“不太清楚,听起来小冰的情绪似乎很激动,我要赶紧去一趟。”

    郭阳说完便转身走出了沈晓曼的办公室,只听得她在身后嘱咐了一句:“郭阳,路上小心,开车慢点儿。”

    沈晓曼的话传进郭阳的耳朵里,让他觉得有些无地自容。

    按郭阳的想法,就算这会儿她使一些小性子,也是有情可原。

    但她坦然的态度,却让郭阳不知该说什么好,沈晓曼与周冰应该说是天然的敌人,但沈晓曼的做法,却让郭阳无言以对。

    ------------------分割线---------------------------

    一小时之前的周家别墅,周定南与薛春兰一脸愁容相对无言,他们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自己的女儿,所以周冰在集团一夜未归,也没像平时一样给她打个电话。忙的焦头烂额的周冰,也并没有在一到这些细节。

    门外传来了停车的声音,紧接着敲门声响起,家里的保姆急忙跑去开门,接着来到厅内看了一眼周定南,向薛春兰回复道:“太太,您二哥来了。”说完便走向一旁的厨房,准备茶水点心去了。

    薛春兰的二哥薛光耀紧随着周家的保姆,走进了客厅,他的脸色有些阴沉,而且这次来周家他并没有着便服,而是穿着一身将官的常服,可见他来的有些匆忙,更透着一副不怒自威的模样。

    他见站起身来的妹妹和妹夫,摆了摆手说道:“先别客气了,这次我来有些急事。”

    听到薛光耀的话,周定南与薛春兰的心中不由的咯噔一下,隐隐的猜到了他的来意。只见他径直的在沙发上坐定,摘下自己的帽子放在茶几上,扫了二人一眼说道:“有件事事关重大,我要跟二位商量一下。”

    他的话声一落,一旁的薛春兰急忙说道:“二哥,莫非你在部队也受到了影响?”听到薛春兰的话,薛光耀面色稍缓,不屑的笑了一下,说道:“哼,他们郑家的手还伸不了那么长,如果他们真敢往部队里伸手,这只手自然有人会给他砍了的。”军伍出身的薛光耀,言谈举止间总是锋芒毕露,他身为集团军的参谋长,军政分立,郑家的政治背景,还不至于去冒这大不违的事儿去动他。

    薛光耀说完,微微一顿继续说道:“是大哥通知的我,他的事儿已经跟我说了,昨晚我回家与父亲谈了一下,父亲的态度是先取消周冰与郭阳的婚约,哪怕只是暂时的先避一避这股风头也好。”

    说着薛光耀看向周定南,继续说道:“看你的集团现在已经被整的濒临破产,而我大哥也停职在家,虽然逼急了眼我们薛家可以与他同归于尽,但是为了一个郭阳,抛弃所有的一切,你们觉得真的值得么?”

    听到薛光耀的话,周定南与薛春兰沉默了下来,心中各怀着心事。周定南已经从妻子的嘴里,得知了她大哥的遭遇,郑仁杰的背景竟如此深厚,连身为燕京厅局级干部的薛光祖都能影响得到。而薛春兰则更担心的是自己的女儿,如果把这消息告诉她,那她会是什么反应,“唉。”薛春兰不禁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怎么样?快拿定个主意吧。”薛光耀催促着沉默的二人,许久周定南抬起头看向薛春兰,薛春兰明白他的意思,无奈的叹了口气,拿起电话给周冰拨了过去。

    身在蓝星集团的周冰,现在用焦头烂额来形容毫不过分,自上次供货商风波之后,陆陆续续来结款的供货商络绎不绝,艾丙集团支援的资金很快便捉襟见肘,就在此时银行也适时地出现催还贷款,并停止了几个蓝星集团的融资项目。

    政府得出了事故伤亡人员赔偿标准,这笔钱,由相关单位从冻结的化工厂账户中直接划出。一番折腾下来,蓝星集团的账面上已经出现了几个亿的缺口,而且这个缺口还在不停地增大着,透着一副大厦将倾的意思。

    在赔偿完伤亡家属之后,化工厂的账面上所剩的资金已经见底,旗下别的企业在这节骨眼上也无法调动出足够的资金。正是由于缺乏资金,化工厂恢复生产的计划迟迟不能落实,虽然对职工的慰问金已经发放了下去,但整个大环境都弥漫着一股悲观的情绪,最近几天离职的职工越来越多,看这样子就算不久之后恢复生产,人员配置也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种种问题折磨的周冰精神几度就要崩溃,就在她正考虑要把哪座东墙拆了补到西墙上的时候,她的助理黄冰燕敲门走了进来,看着正在一堆文件里苦思冥想的周冰,轻声说道:“周总,刚刚有您的电话......”她的话还没说完,周冰便一脸无奈的抬起头来,打断黄冰燕说道:“说吧冰燕,是谁又来催帐了。”

    听到周冰的话,黄冰燕摇了摇头,解释道:“不是的周总,电话是您母亲打来的,说周董已经回家了,让您赶紧回去一趟。”周冰当然明白黄冰燕话里的周董是谁,只见她猛的站了起来,激动地说道:“什么!我爸回来了?!”说到这里周冰的心里没来由的闪过一丝解脱般的轻松。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