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人在办公室里坐定,郭阳向蒋琬微微的一笑,那笑容里有不屑还有几分鄙视,他对蓝星集团的正面报道就是蒋琬扣下来的,到底发生了什么郭阳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

    蒋琬见郭阳的态度,眉宇间的怒气更甚,堪堪就要拍案而起。

    只不过她深吸了一口气,压下了心头的火气,继续面无表情的对郭阳说到:“郭阳,你身为北方晨报新闻中心主持工作的副主任,却多日不来上班,而且就算是蓝星集团的周冰是你的未婚妻,你也不能网顾新闻的真实性,发一些不尽实的报道吧,就算赵社长记器重你,你这样的工作态度,也未免有些太......”

    听到蒋琬的话说到这里,郭阳心里的火气腾地一下就冒了起来,看来果然是有人在背后指使,自己可没公开过自己与周冰的关系,她是怎么知道的。

    在郭阳看来,她的话已经有些无耻了,扣下自己的新闻稿且不说。而且她话里还提到了赵国庆,暗指他用人不当,识人不明,借郭阳打压赵国庆,这才是她的真正意图。

    好一个一石二鸟啊,蒋琬这么做,既达成了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又可以借此打压竞争对手。而自己就比较倒霉了,被夹在中间当做借口宣泄火力,可是自己都已经决定要离开报社了,需要看她的脸色,受这样的委屈吗?而且不提起蓝星集团,他情绪还没这么大波动。

    想到这里,郭阳不等蒋琬把话说完便打断了她,不耐烦的说道:“好了,蒋总编,好像报社并没有规定,新闻中心的人必须得每天坐班吧?难道我是副主任就不用干活了?”

    新闻中心这个部门性质有些特殊,因为要时常收集新闻线索,对新闻进行采访,一般在外的时间要远远超过在报社内,所以也并没有强制性的坐班要求。

    接着只听郭阳继续说道:“说我的报道不尽实,那你的报道哪儿来的?蓝星集团化工厂的事故,连事故报告都没有出来,你是怎么知道的那么详细的细节的?不顾政府的事故报告随意揣测,你作为报社的总编,难道不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说到这里郭阳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继续说道:“还是说你蒋总编暗地里,像别的那些报社一样,得到了什么指示,可以肆无忌惮的发表言论?那你说谁的报道不尽实?况且你从哪里知道我跟周冰的关系的?”说完郭阳眼中的不屑更甚。

    郭阳的问题蒋琬神色一愣,意识到是自己说漏了嘴,心思被揭穿的她有些恼羞成怒,猛的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瞪着郭阳,面色煞白身形微微有些发抖,不知是恐惧还是怒极。

    此时的蒋琬身上,再也没了一直以来婉约的样子,只听她咆哮般的喊道:“郭阳!你这是什么态度!报社决定发谁的稿自然有报社的考虑!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这是污蔑报社的清白,你这副主任还想不想做了!”

    听蒋琬说完,郭阳也站了起来,一声冷哼直视着她的眼睛,沉声道:“是不是污蔑你自己清楚,这得问问你身后的人。但你也真问着了,我真是不做了!”郭阳说完,便没再理会蒋琬,转身就要往外走。

    走到门口,突然郭阳的身形一顿,似是想了什么,扭头头再次对蒋琬说道:“对了,蒋总编,你并不能代表报社,但你做的事可是代表报社做的,这后果怎样,还是请蒋总编好自为之吧。”说完,郭阳不屑的一笑,开门走了出去。

    独留蒋琬一人脸色苍白的愣愣的站在原地,郭阳的话已经说到了她的脸上,特别是最后的话里暗含深意。而且郭阳似乎已经猜到了她身后的人,他那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让蒋琬心中不由的担心起来。

    郭阳走出蒋琬的办公室,却见总编办公室门前变得人来人往,很显然他们是听到自己出来才急忙散去的,也不知自己与蒋琬的话他们听去了多少,郭阳无谓的一笑,继续往赵国庆的办公室走去。

    迎面李曙光一脸兴高采烈的走了过来,见到郭阳不屑的撇了一眼,有些幸灾乐祸的说道:“呦,郭副主任,您来上班了啊。”他在副主任三个字上格外加重了语气,似乎想借此嘲讽他。

    郭阳见李曙光的样子没搭理他,只是走过他身旁的时候,低声嘀咕了一句:“傻X。”不知是不是故意为之,反正这句话不偏不倚的传进了李曙光的耳朵里。

    只见他突然一脸怒容的转过身来,瞪着郭阳说道:“郭阳!你说谁呢?你副主任马上就当不成了!嚣张个什么劲!”

    听到李曙光的话,郭阳也转过身来,上下打量着他,看的李曙光浑身不自在,郭阳可是名声在外了,跟领导翻脸都比翻书还快,何况是自己?但又不想落了下风,只得色厉内茬的说道:“郭阳,你想干嘛?这可是在报社!”

    但李曙光不自知,他的话里已经透出了几分胆怯。听到这儿郭阳眼神中的蔑视更甚,再不想跟他多说废话,只是淡淡的说道:“我说…你是傻X!”只见李曙光听到郭阳的话,瞪着眼睛,脸色涨的通红“你......你......”的说不出话来。

    郭阳说完,便不再理会跳脚的李曙光,转身走去。在郭阳眼里,对这种愚蠢的闲杂人等是没必要多费口舌的,但凡是他稍微聪明一点,别这么蠢到家,那新闻中心副主任的位置就不会落在自己头上了。

    想到这里,郭阳自己都禁不住摇头,权力能蒙蔽正常人的双眼,也能让人变成自以为是的蠢货。正思索间,郭阳已经走到了赵国庆的办公室门前。

    站在门口,郭阳深吸了一口气,调整了下自己的状态,轻轻的敲了下去,赵国庆的声音从门里传了出来:“进来吧。”

    得到赵国庆的回复,郭阳开门走了进去。看到赵国庆站在窗前,郭阳微微躬身说:“赵社长。”

    赵国庆转过身来看着郭阳,一指办公桌前的椅子,语气中带着几分惋惜的说道:“坐吧,郭阳。”他已经隐约猜到了郭阳的来意,但心中不忍还是想再确认一下。

    听到赵国庆的话,郭阳道了一声谢,坐在了办公桌对面。赵国庆看着郭阳坐下,静静地等着他的下文。

    郭阳沉吟了一会儿,看了一眼赵国庆,开口说道:“赵社长,感谢您一直以来对我的照顾。”郭阳这句话是由衷而发,如果不是赵国庆一直以来的力挺,那他早就被孙胖子从报社扫地出门了,要说赵国庆是他的伯乐都毫不为过,郭阳也深知这一点。

    接着只听郭阳接续说道:“但因为我个人的种种原因,让我不得不选择放弃这份工作,对不起,赵社长,我想辞职。”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