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阳笑了笑,打开了茶叶罐子,一股沁人心脾的香气瞬间传了出来,李文瀚深吸了一口气,讶然道:“郭董,这什么茶?好香!”

    郭阳又笑,不以为意地道:“这是别人送的云南省的古树红茶,年份茶,号称百年了,民国时期的存货,你也算是我们艾丙集团邀请的贵客,请你品茶。”

    李文瀚吃了一惊,古树红茶是有名的茶种,而百年的年份茶就更加稀罕了,市场上有价无市,堪称稀缺品,这种茶不是有钱就能喝到的。郭阳能拿出这种茶来,至少说明了他或者说是艾丙集团现如今的经济实力和各种资源,非同一般。

    郭阳望着李文瀚,嘴角噙着一丝淡淡的笑容。

    以他的阅历和认知而言,他能看得出,李文瀚实际上是一个可以相处的合作伙伴,本质不坏。就是有一点浮夸和狂妄,而且极为擅长装逼,优越感很强。

    实际上他也没有什么。

    李文瀚又开始滔滔不绝地炫耀他的各种经历和所谓美国资源的强大背景,说着说着,竟然提及了国内一家大企业,如果是旁的企业,郭阳或许还能继续保持风度,任凭李文瀚装下去,然后没有营养地偶尔回应一两句,像李文瀚这样的人,既然他喜欢受人吹捧,郭阳也不吝于帮他圆圆场。

    郭阳看重的是未来双方合作的大局。

    至于对方有点喜欢吹牛逼的小毛病,可以宽容一些啊。

    李文瀚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哈哈,郭阳,不是我看不起你们艾丙集团啊,你们现在的架构实在是太小了……”接着他正了正神色,继续说道:“郭阳可能你也听说过我就职的威弗尔集团,这我就不跟你详细介绍了。如果你们能跟艾弗尔集团攀上合作关系,对于你们未来的发展可是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郭阳眉梢一跳:“文翰兄,艾丙集团在北方省来说,无论是规模还是经济体量,都算是大企业了,至少在民营企业中不算弱的。你这一点我不能认同。”

    涉及根本,郭阳自然不会让步。

    你愿意装逼就装逼,但你不能靠埋汰别人来装逼,这是郭阳所能接受的底线。

    “你们的体量很大吗?”李文瀚的傲气就冒出来,他撇了撇嘴:“郭董,我这个人呢常年在国外生活,不懂国内这些虚伪人情,但是我看了看你们的财务报表,你们……”

    李文瀚觉得应该给郭阳和沈晓曼留点面子,下头的话就都咽了回去。

    郭阳心头冷笑,觉得必须要压一压这厮的莫名其妙的狂妄了,否则日后也没有办法平等合作。

    他笑了笑,神色不变道:“文翰兄,你们艾弗尔的基本情况其实我也有几分了解,在金融和资本市场上,艾丙自然没法跟你们相提并论,但就实业来说,你们可是比我们差得远!我们集团旗下有钢铁、化工、房地产和互联网电子商务以及商贸物流五大产业板块,还有一家上市公司,又在深城市开发建设一个大型的城市综合体项目,未来不出三年,我们必然能成长为国内首屈一指的民营企业集团”

    郭阳傲然道:“现在,我们愿意跟你们合作,是因为我们想借势加快发展,如果等三年之后,你们再找上门来,我们都未必同意跟你们合作,因为不需要了……”

    “反正一言以蔽之,也不能勉强文翰兄,如果文翰兄觉得我们实在是蚂蚁攀附大象,这次合作意向也就当没有,我们就权当是朋友间喝个茶,不涉及公务如何?”

    郭阳的态度斩钉截铁。

    李文瀚脸色一变。他主动找上门来,就是看中了艾丙的潜力和目前所拥有的实业平台,如果郭阳真的拒绝合作,那慌的应该是他啊。

    沈晓曼在一旁暗笑,心说李文瀚啊李文瀚,你要跟郭阳斗心眼儿玩手段,你可是差点太远太远了。

    李文瀚尴尬一笑,打着哈哈:“哪里那里,郭董,合作还是要合作的,毕竟我们双方在战略上意见一致,而且我们两人又一见如故,哈哈哈哈!”

    郭阳嘴角噙着一抹淡然的微笑:“那是,我们一见如故,如果能长期合作,那是最好不过了,不过嘛”

    郭阳没有说出口来,他相信李文瀚应该能懂他的意思,既然是平等的合作伙伴和一见如故的朋友,那就少在老子面前摆谱,这逼装多了是不是让人很烦啊。

    ……

    接下来李文瀚的姿态果然转变了好多,不再吹嘘和炫耀,而且泛泛其谈了。

    “说来也好笑,当国内的人都对国外趋之若鹜的时候,我们这些人却又回来了。现在国内刚刚开始初步进入城市化,当无数的人涌进城市,他们的衣食住行便全都是市场。一个12亿人口的国家,在这等体量下会爆发出多大的购买力!”

    李文瀚说着语气一顿,摇了摇头继续说道:“然而就现在的美国,一个老牌的工业国家经济强国,城市繁华人有钱,这些都是大家普遍的印象,这也没错。可那里只有不到三亿的人口,人有钱就意味着市场已经稳定,日常所需就这么多了,要想得到更大的份额就只能与别人血拼,城市繁华.....”李文瀚说到这儿,他把视线转向了窗外,看着窗外的车水马龙,继续说道:“你们见过纽约的夜景吗?坐在飞机上往下看,一片灯火辉煌,视线之内就像星星落在了地上连绵不绝,我每次看到那景色,都感觉心旷神怡的。”

    说到这儿李文瀚自嘲般的笑了笑,把视线转向郭阳与沈晓曼,继续说道:“但你们知道它那样的景色已经有多少年了吗?大概有将近五十年了,那可是半个世纪啊!那时候的纽约,跟现在的纽约无非只是多了些灯光而已。”李文瀚说着,指着楼下璀璨的灯光说道:“但你们看那里,十年前是什么样?那岂止是多了些灯光?可笑的是竟然会有那么多人看不到身边的变化,只知道路变窄了,却从不考虑是不是车变多了。在发展中的市场里都把握不住机会,去国外当老牌资本的垫脚石吗?”

    李文瀚说得唾沫星子四溅,突然听对面的沈晓曼发出轻轻的笑声。

    他不得不停下话茬,望了过去。

    他循声看去,郭阳正端起茶杯来小啜了一口。

    “文瀚兄,实际上你与我的想法一样,衣食住行都是市场,国内这个市场的体量真的是太大了……所以我有超市、有商场、有艾丙网电商平台,有正在建设的深市大型城市综合体华夏城、还有未来即将建设的省城中央商业区。人口增多城市一样要建设,所以我还有艾丙地产。物质上的需求被满足以后,人就会转向对精神层次的追求,所以我有艾丙书屋。精神升华的过程令人枯燥,没关系。”

    “没错,国内的民营企业之所以蓬勃兴旺,就是因为市场大啊。你们北方省有家娱乐公司叫鼎文传媒的,做得就非常大,我认识鼎文传媒的老板,此人名叫唐根水,非常厉害,我接触过两次,堪称是国内民营企业家中的精英人物,眼光独到,视野开阔,真的是了不起……郭董,你的艾丙集团如果将来能做到鼎文传媒的层次,就不简单了。”

    见李文瀚又有些开始装逼和浮夸的迹象冒出来,郭阳眉头一皱,心说真是狗改不了吃屎,一会不打击他,他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好了。

    这一瞬间,郭阳决定彻底将李文瀚这厮的毛病给治了,否则日后还没准会出什么幺蛾子。想了想,他立即掏出手机来给唐根水拨通了电话,而且摁下了免提。

    当电话中传来唐根水爽朗的笑声,李文瀚呆了呆。

    “郭老弟,找我有事?”

    “也没什么事,唐董,我跟美国艾弗尔集团的李文瀚兄一起喝茶,正好说到了你,人家对你推崇备至,我是忍不住想要给你点个赞啊!”

    “那小子?我是见过一次,华而不实的毛头小子,如果不是艾弗尔集团本身还不错,我才懒得理他。”

    唐根水不知道郭阳摁下了免提,说话自然有些不顾忌。

    李文瀚闻言脸色涨红起来。

    真是傻逼了,他推崇对方,对方却对他不屑一顾。

    郭阳忍住笑,匆匆跟唐根水又寒暄了几句就赶紧挂了电话,面向李文瀚轻笑道:“文翰兄,我跟老唐很熟的,因为我还是鼎文传媒的股东,呵呵。你别太介意啊,这老唐说话就这样,其实人心不坏,改天我请你们俩一起吃饭!”

    李文瀚更加尴尬,脸色涨红地搓了搓手,满腹的傲气瞬间化为乌有。

    ……

    李文瀚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也正是我欣赏你的地方,不对!不只是欣赏,我现在都有些崇拜你了,哈哈。你是我见过的最有眼光的人,在你面前,那些华尔街的大亨只不过是一群幸运儿罢了。”听到李文瀚的赞扬,郭阳不可置否的微微一笑。

    郭阳与李文瀚二人有些惺惺相惜的意思,两人越聊越投机。却苦了一旁的沈晓曼,她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快十一点了,这两人从展望前景到华尔街大亨的绯闻趣事,仍在滔滔不绝的聊着,就在这时酒店的服务员再次来到了二人身旁,带着些歉意轻声说道:“冒昧打扰二位,我们要打烊了。”她的话惊醒了仍在兴头上的两人,左右环顾发现偌大的餐厅里空空荡荡的,只剩下了他们这一桌。

    “哈哈,真对不起,我们马上就走。”郭阳说完与李文翰对视了一眼,再次笑了起来。

    李文瀚将二人送到楼下,郭阳转身对他说道:“好了,文瀚兄就到这儿吧,天不早了早点回去休息。”李文瀚的神色中有些意犹未尽,只听他说道:“郭阳今晚聊得不尽兴,今晚我就把详细的合作计划发回美国,我们改天再约,你也早回去休息。”说完三人告别,就在郭阳刚刚转身的一刹那,身后又传来了李文瀚的声音。

    “对了,这个给你。”李文瀚转过身一边走向郭阳,一边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一叠文件交到他手里,“这个是威弗尔集团的资料,我觉得你手上一定还没来得及整理吧,正好我这儿有份现成的,也许接下来你用得到。”说到这儿,李文瀚向郭阳眨了眨眼,继续说道:“不用太感激我,别看我在集团位置不低,也不过是个高级打工仔,如果意向达成,集团会再派代表来跟你谈的,好了我回去了。”李文瀚说完转身回了酒店。

    拿着手里的一叠资料,郭阳无奈的耸了耸肩,视线转向沈晓曼说道:“你果真没说错,你这同学的想法,还真是不修边幅,他给我这个算不算是把威弗尔给卖了?”听到郭阳的话,沈晓曼微笑着促狭的说道:“说不准我这同学受到了资本主义的腐蚀,沾染了一些特殊的癖好,如今被你的魅力吸引,对你有了些异样的情愫也说不定呢。”

    沈晓曼说完,趁郭阳没反应过来,娇笑了一声跑进了车里。站在原地的郭阳,想起李文瀚的笑容没来由的打了一个寒战,他耸了耸肩一边琢磨着,转身走向自己的白色桑塔纳。沈晓曼的话他是不信的,李文瀚这么做一定有他的理由,如果说是友情赞助这未免有些牵强。

    郭阳细细的思考着,想到李文瀚今晚话里话外的意味,郭阳有了一个比较符合实际的猜想,李文瀚并不太喜欢国外的生活,他作为一个华人,却在一家美国的大型集团里做金融项目的主管,在周围一群白色的面孔中,他难免会受到一些异样的目光,身份地位随时面临着朝不保夕的境遇,所以李文瀚想促成威弗尔与郭阳的合作,借助合作一是巩固自己在集团中的地位,另一方面他的确很不适应国外的生活,他喜欢喝茶而且还很讲究,他不喜欢崇洋媚外的面孔便说明了一切。

    想到这儿,郭阳微微一笑,拉开车门坐进了驾驶室,他看了一眼副驾驶上的沈晓曼,调侃似的说道:“别人当老板都有司机,到我这儿反而得自己开车了,唉。”郭阳佯装失望的叹息,只换回了沈晓曼的一个白眼。

    郭阳猜得没错,这的确是李文瀚的想法,他回到酒店房间,便重新起草了一份更加详细的合作计划书,并在第一时间发回了威弗尔总部,因为现在那儿是白天,越早收到合作便能越早进行。做完这一切,李文瀚长舒了一口气,站在窗前看着城市中已有些暗淡的夜景,低声的念叨着:“郭阳现在就看你的了,可别让我失望啊。”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