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李文瀚眼神中闪过的那点儿心思,如何让逃得过郭阳的眼睛,只不过他并没有在意,这大概是所有雄性生物的本能,生怕别人会压倒自己。

    郭阳淡淡一笑,环顾了一圈酒店的装修,耸了耸肩说道:“说起来也就是我们这样的‘性情中人’,才有在这样的酒店里喝茶的雅兴吧,真看不出来像你这样的海归,久受西方文化的熏陶,竟也会有这样的性情,真是难能可贵啊。”

    听到郭阳的话,李文瀚微微一笑,摇了摇头说道:“哈哈哈,郭董真是谬赞了,我只是觉得,何必拘泥与这些形式呢,至少这儿门前可没写着此地不能喝茶,那我就想喝什么就喝什么,对吧?”说到这儿,他端起茶杯轻抿了一口,

    继续说道:“而且在国外,那些黑色的苦不拉叽还散发着怪味液体我都喝吐了,这会儿我才真正体会到,国内这些三尺茶树上的叶子是多有魅力。”他说着环顾了一圈,轻蔑的一笑。

    “这些人都不懂,总觉得外国的月亮又大又圆,喝咖啡就高雅了?我敢说那些正举着咖啡杯的人,得有一大半喝不出他们手里的咖啡好在哪里!”这会儿,金太阳酒店的顶层大厅里,客人已经渐渐地多了起来,李文瀚说的便是这些人。

    他的声音有些大,不免引起了其他桌子上客人的注意,纷纷交头接耳起来。李文瀚并没有在意自己被其他人侧目,反而回敬了一记鄙视的眼神。

    见他的样子,郭阳心底苦笑,看起来这李文瀚不光是思想跳不靠谱,还有些愤世嫉俗,在未来他这种人,有个统一的称呼叫做“愤青”。

    郭阳心道再这么说下去,这仁兄怕是得惹出点什么事情,也不知他是怎么混到今天这个位子上的。郭阳拿起茶杯小啜了一口,说道:“文瀚,你说的没错,但有些事情你应该明白,物质文明会带动精神文明,现在国内的经济正飞速发展,你看若干年前,他们可能连咖啡是什么都不知道,咖啡也是一种文化,而现在他们正尝试着接受这种文化,也许他们现在觉得这是国外的东西,会比较上档次,但等他们完全了解了咖啡的文化之后,不见得不会对今天的想法感到汗颜,一切改变都是需要时间的。”

    郭阳的语气微微一顿,只听他接着说道:“然而我们想在即将要做的,往狭义里说就是发家致富奔小康。”

    听郭阳说道“发家致富奔小康”,沈晓曼和李文瀚同时露出了笑容,特别是沈晓曼险些笑出声来。

    “但是往广义里说,我们现在要做的事,也不是在提高国内的物质层次吗,只有物质上有了富余,他们才会有心思,不再只关心眼前,他们的视线才可以看得更远,从此不再拘泥于一处,你觉得我说的对么?”听郭阳把话说完,李文瀚沉寂在他最后的问题里,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郭阳的话让他想起了一些事情,如果自己没有海归的这层身份,见识了国外真实的样貌,他与他刚刚说的那些人又会有什么区别,既然它能改变,那旁人为何不能。

    一切都需要沉淀,一切也需要时间,想到这里李文瀚深深的看了郭阳一眼,轻声说道:“郭总,谢谢......是我的想法有些激进了。”

    听到李文瀚的话,郭阳微笑着摇了摇头,摆了摆手说道:“谢就免了,文瀚兄,你让我们直呼你名字,你却叫我郭董,这于情于理似乎都不太合适吧,哈哈叫我郭阳就好,文瀚既然我们都看到了这一切,那我们更应该一起努力,你说是不是?”

    见李文瀚听到他的话之后,微微点头别是赞同,郭阳接着说道:“听说这次你来国内是为了考察国内的市场,不知你有什么意向。”

    见郭阳言归正传,李文瀚从失神中恢复了过来,神色也变的一本正经,只听他轻叹了口气说道:“在国外每天都要撑着一副正儿八经的样子,每天带着面具那感觉真的很痛苦,我现在回国了就是回家了,一想到我现在是在家,就有些控制不住想要放飞自我。哈哈,对不起郭阳让你见笑了。”

    李文瀚的话让郭阳顿时懂了,他的职位为什么与他的性格反差这么大,也不由生出几分感慨,人生在世,高不盈三尺,寿不过百年,但脸上却带了无数的面具。

    也就只有回到家里,这块尘世中唯一属于自己的净土,他人无法问津的的角落,才能放心的把面具脱下来,展现出真实的自己。

    想到这儿,郭阳淡淡一笑,说道:“何谈见笑呢,看到你我突然想起一句话,愿你走过半生,归来时仍是少年,现在的你不正是你当初的样子么?一直以来我总觉得的这句话是在说笑,真是太难了,时间总会想方设法的改变我们,变成自己最讨厌的模样。”

    “但难能可贵的是,文瀚你竟然没在那物欲横流的世界里,迷失了自己,还一直记得你曾经的模样,这也是非常值得敬佩的。”郭阳的话让李文瀚再次陷入了沉思。

    沈晓曼听到郭阳的那句“愿你走过半生,归来时仍是少年”,她看着郭阳,水淋淋的眼睛中异彩连连。

    而此时的李文瀚,则在愣愣的回味着这句话,嘴里不停地反复低声念叨着,良久他抬起头来,带着几分感怀说道:“听君一席话,真是感悟良多啊。”

    说着他举起了说中的茶杯,致敬着说道:“郭阳,不管怎样你这朋友我交定了。”说完便仰头喝了下去,他眼前的茶已经放了有一阵子,倒也不烫。

    郭阳见状也将自己杯中的茶水一饮而尽,对李文瀚微微一笑。就在这时郭阳见沈晓曼的司机老张,正拿着一只红色的罐子匆匆向自己走来。

    “文瀚兄,这杯中的茶已经有些凉了,来喝我的吧。我带了点茶”郭阳说着起身向老张迎了过去,接过他手中的茶罐,道了一声“谢谢。”

    李文瀚见郭阳手里的红色罐子,心头一动。而郭阳能如此彬彬有礼,跟一个司机都能做到如此,又让李文瀚对郭阳心生了几分好感。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