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李文瀚的话,郭阳微微一笑,他的话里听起来透着一股嚣张的意味,就像在显摆自己的多金。但听在郭阳的耳朵里,李文瀚语气里的自嘲却要大于炫耀。

    他的话反过来说就是,在国内拆八份花又能怎么样,回到美国还不是算不得什么?这李文瀚有这般心境,说起来也是难能可贵,郭阳默默的想着。

    这个年头从国外归来的人,总是不自觉的带着一股优越感,即使在自己未来那个时候,仍有人这样。

    但是区别在于,如果未来说起来,某某是哪个国外哪个大学毕业,或者哪个公司工作,多数人会坦然视之。

    而现在则不然,不管谁都会对海归高看一眼,不管这人到底是做什么,总之是海归就会被挂上有钱人和人才的标签,这其实跟认知能力有关系。

    有人捧自然就会身价倍增,这些海归自然也会被加上各种光环,各种追捧与赞许,就像无时无刻在催眠一样,自然便会生出高人一等的优越感来,为了维护这一份优越感,他们会不自觉的展示出自己最光彩,最容易被人称赞或者别人最想看到的一面。

    在其他人的眼中,自己对国外的猜测则会得到验证,果然国外就是好,我想的果然没错。然后完全忽视发展潜力的问题,向往变成海归甚至直接变成外国人,而后回国接受万众敬仰,这就是一个循环,只要认知度达不到就会无休无止。

    然而在李文瀚的身上,郭阳却没在他身上体会到这种感觉,听到他的询问,郭阳和沈晓曼也同李文瀚一样,分别点了一杯龙井,听到二人的要求,服务员有些诧异的看了李文瀚一眼,见他没做表示便转身离开了。

    这一细节并没有逃过郭阳的眼睛,看这里西式风格浓郁的装修,应该是没有茶叶的,李文瀚喝的这一杯,料想没错应该是他自己的茶。

    茶很快端了上来,郭阳拿起茶杯轻抿了一口,茶叶的芬芳让他眼神一亮,他看着杯中起起伏伏的叶片,芽叶初展扁平光滑的摸样,试探的称赞着说道:“看这茶叶光滑,茶汤清亮,茶汤香远益清,这龙井应该是西湖一带产的吧。”

    李文瀚听郭阳这么说,眉毛微微一挑,有些故意的傲然一笑说道:“看起来郭董也是懂茶之人,实不相瞒,这茶便是那西湖边上的狮峰龙井!而且是只有十八棵的那个!”果不其然这茶确实是他的。

    沈晓曼听到李文瀚的话,也明白过来这茶叶应该是他本人的,便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本想像郭阳一样夸奖一番,但她只是觉得很好喝,并说不出来这茶好在哪里,又见李文瀚的样子便忍不住翻了他一眼,放下了手中的杯子没再说话。

    郭阳见这李文瀚的模样,心下顿时明白了沈晓曼为什么说他的想法有些跳了,现在看起来不光是跳,还有几分不靠谱。

    听到李文瀚的话,郭阳神色微微一愣,再次品了一口手里的茶叶,茶确实是好茶,但要说是那十八棵树上产的......这小子不会是被人骗了吧,郭阳心里默默地想着,再看他的模样便不禁觉得有些好笑。

    李文瀚见郭阳的神色,心下只是认为是自己的绝品好茶让郭阳震惊了,大概是没喝过这等好茶吧,想到这里,他神色更是得意非凡。

    然而郭阳并没有在意他的神色,只是淡然的一笑便接着说道:“没想到文瀚兄也是性情中人,你大老远的从美国飞来,我这儿也没什么准备,还喝了你这么好的茶,实在是失礼。”

    听到郭阳的话,李文瀚故作大方的摆了摆手说道:“同是性情中人,郭董还客气什么,好茶也要懂茶的人喝才有价值,要不然如饮牛一般,什么好茶也不过是一杯只能解渴的水而已。”其实他刚刚见郭阳和沈晓曼点了自己的茶,心里也着实有些肉疼,但这种场合面子还是要撑住的。

    听到这里郭阳摆了摆手,说道:“既然你我同为性情中人,之间无需客套,那你又何必跟我客气?文瀚兄远来便是客,之前晓曼并没有向我提起过文瀚兄的喜好,既然现在我知道了,就容我尽一下地主之谊吧。”

    郭阳说完,没等李文瀚反应,便拿出了电话打给了楼下的司机:“喂,老张我是郭阳,对,好的麻烦了。”

    说起这罐子茶叶还是自己的大舅哥,也就是周冰的表哥薛鹏送给自己的,因为自己给了他和薛燕一个发展顾问的头衔,并享受副总裁的待遇,说是聊表心意。

    但郭阳怀疑是薛鹏偷了他爸薛光祖的珍藏,因为那样的罐子看样式应该是一对的,应该是他怕东窗事发,所以便送了自己一罐,到时候也有个说头。这种人情上的往来,就算薛光祖再怎么肉疼,也无话可说,总不能向自己打听薛鹏到底送了几罐,最多骂他几句败家子罢了。

    那茶郭阳可是尝过,应当是正儿八经的武夷山正本大红袍,细细品来茶香中荡漾着一丝岩韵,虽然肯定不及母树上产的大红袍那般极品,因为茶到了那个层次,已经不是寻常人可以触及到的了。

    显然郭阳自己也没尝过,但如果自己记得没错,九八年那会儿,二十克母树的大红袍,就已经卖到十几万了。自己这茶叶虽不是那样的绝品,但也绝对算得上是市面上有价无市的好茶。

    李文瀚见郭阳坚持也不好继续推辞,那样便显得有些矫情了,这点道理他还是懂的。看样子这郭阳也是有些能拿的出手的东西,李文瀚想着,心中还有些期待。

    郭阳挂掉手里的电话,抬头微微一笑,说道:“说起来也是有些冒失,鄙人不才,前阵子偶然得到一罐好茶,今日见文瀚你也是喜好此道,你有句话我很赞同,好茶得懂茶的人喝才能喝出价值,说的没错,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今日便想请文瀚兄品鉴品鉴。”

    听到郭阳的话,李文瀚虽然眼神中有些不以为然,但还是表现的很感兴趣的样子,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只好拭目以待了。”

    坐在一旁的沈晓曼,从他俩的对话里,竟然闻到一股有些针锋相对的味道,她疑惑的向郭阳看过去,却正好对上了他表达着稍安勿躁的眼神。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