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墅外停车的声音,打断了周定南的沉思,他站起身来到厅堂门口,在院里的保姆已经先他一步打开了大门。“太太,周董回来了!”薛春兰刚走下车,只见家中的保姆便打开大门跑了出来,急不可耐的对她说道。

    听到保姆的话,薛春兰先是一愣,而后也顾不得她平时的形象,急切的往大门里走去。刚进门便看到周定南正站在厅堂门前看着自己。

    短短不到一周的时间,自己老公看起来就像老了十岁,头上的白发多了,人也消瘦了,身形也不像过去那样挺拔,整个人看起来憔悴而且佝偻。看到这里薛春兰再也忍不住,眼泪夺眶而出。

    只见她一把捂住自己的嘴,扑进了周定南的怀里,低着头身体不停的抽动着。

    周定南紧紧抱着怀里的妻子,轻叹了一口气,伸出手托起她的下巴,直视着她的眼睛,温柔的说道:“春兰,这些日子你受苦了。”

    薛春兰静静地看着自己的老公,轻声说道:“老周,你又何尝不是,我在家最多担惊受怕,外面一直是小冰和郭阳在张罗。”

    提起他们,薛春兰不由得想起与自己父亲的对话,神色一瞬间有些黯然,但她的表情转瞬即逝,并没有引起周定南的注意,薛春兰微微侧身,擦去眼角要滴下的泪水,一边说道:“对了,今天你回来,我得赶紧通知他们一声,晚上一块儿在庆祝一下”。

    薛春兰说着便拿出电话要打给周冰,周定南却伸出手制止了她。薛春兰诧异的抬头看着周定南,只见他神色有些阴晴不定,眼神也有些躲闪,薛春兰询问似得唤了他一声:“老周?”

    听到妻子的声音,周定南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颤声说道:“算了,春兰,先别通知他们,你先进来我有事要跟你商量。”

    说起来薛春兰还没见过周定南用这么颓唐的口气,跟自己说过话,心中顿时充满了疑虑,便把电话放了回去,静静地听着周定南的下文。

    周定南回到沙发上坐定,再次点起一支烟,薛春兰见他眼前放着的烟灰缸里,已经塞得满满的全是烟头,不由有些心疼的皱了皱眉头,但看到周定南一脸苦闷的样子,只是轻轻叹了口气,没再说什么。

    “咳......咳......”周定南被一口香烟呛到,剧烈咳嗽了起来,薛春兰见状急忙坐在他的身旁,轻轻的在周定南弓下去的背上拍打着,关切的说道:“好些了么老周?好了,别抽了。”说着将他指间夹着,还未燃尽的半支香烟拿走,摁在了烟灰缸里。

    过了好一会儿,周定南才缓过气来,轻轻的将薛春兰正在自己背上拍打的手摆开,长舒了一口气,他转过头看向自己的妻子,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怎么了老周?”见周定南神色中有些异常,薛春兰忍不住问道。听到妻子的询问,周定南一声重重的叹息,面色痛苦的低下头去,双手着抱头,用力的揪着自己的头发。

    薛春兰见周定南突然变成这幅样子,也顾不得原因,急忙将他拥在自己怀里,抚摸着他的头发,低声安慰着他。

    周定南激动的情绪在薛春兰的安慰下,渐渐变得平稳。他抬起头,用被烟呛的有些嘶哑的嗓音说道:“春兰,我对不起郭阳,更对不起我们的女儿啊。”

    接着周定南将在看守所里发生的事情,包括自己回来路上的经历,一并告诉了自己的妻子。薛春兰听周定南说完,沉默良久。

    “唉。”一会儿薛春兰叹息了一声,扭头看向周定南说道,“其实这次我回家本是想看看父亲有没有解决这件事的办法,却没曾想我大哥薛光祖已经被停职了,想来也是这郑仁杰做的手脚,看样子是想警告我们薛家。”

    “这郑仁杰竟然这么神通广大?”自己妻子的话让周定南惊诧不已,自己对这个大舅哥还是有所了解的,那可是京城某部委厅局级的干部,就连赵三那样的背景都动不了他,但现在竟然停职了?!

    那只能说明这郑仁杰的背景不一定局限在省里,很可能......想到这里周定南不敢往下想了,如果真是这样,好像无论做什么都没意义了。

    周定南眼中带着一丝惊惧,向薛春兰看去。薛春兰与周定南在一个屋檐下一同生活了二十几年,这点默契自然是有的,她明白周定南想到了什么。

    有很多事情,若身在局中并不一定能看得清楚,所谓当局者迷便是这样。就像在薛家,薛春兰听到自己大哥被停职的消息,心态就已经乱了,接着听父亲说出郑仁杰的背景,变得更加不知所措。

    但往往事实的真相,总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现在细想起来,如果真的是郑仁杰背后的家族指使他这么干的,完全没必要使出这么不入流的手段。

    以薛家的家势,只需要一纸文书,便能将自己的大哥薛光祖,调到一个闲暇的清水衙门喝茶看报,这样做便已经达到警告薛家的目的了。如果之后还想做什么,慢慢来便是。

    想来温水煮青蛙的手段,既能达到目的,还不至于引起薛家强烈的反弹,操作起来安全可控。完全没必要用匿名举报这种部门之间最忌讳,而且还容易失控的手段。

    由此可见,郑仁杰的所做的一切,应该都是他个人的行为,最浅的道理,如果郑家直接出面,蓝星集团也许现在已经易主了,虽然吃相不太好看容易落下话柄,但事实就是如此。

    想到这里,薛春兰将自己回家得到的消息,跟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周定南。得知郑仁杰的背景,周定南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但听到薛春兰接下来的说法,又不禁的缓了一口气。

    薛春兰说完,客厅里陷入了沉寂。良久周定南从沉默中恢复过来,开口说道:“春兰,不管怎样,我们还是打两手准备。”

    薛春兰疑惑的看向周定南,只听他接着说道:“郑仁杰的背景的确是不容小觑,我们赌不起这到底是他的个人行为,还是他家族的授意,所以我们必须做出妥协的姿态,哪怕只是姿态,我们可以暂时先按父亲的安排来。郑仁杰想要蓝星集团的股份没关系,我可以给他,但小冰是我们的女儿,他想指染自然是痴心妄想!”

    说到这里周定南眼底闪过一丝冷冽,即使豁出命去,他也不会让郑仁杰得手。

    “唉,我只怕郭阳那孩子,接受不了。”薛春兰听到自己老公的话,微微摇头叹息着说道。郭阳对周病的爱意,自己深有体会,这种事她与周定南也实实在在的经历过。但现在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