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此刻他心里更多的是,有些恶趣味的惊异于沈晓曼的角色转变之快。前一秒还是一副柔情似水小女人的样子,后一秒这种感觉便全然消失无踪,变成了艾丙集团的干练女总裁。

    这种人格分裂般的反差感,郭阳一时间有些不适应,他不禁想起那天在蓝星集团周冰的样子,心下生出几分感慨来,嘴里不停念嘟囔着:“六月的天,女人的脸,真是说变就变。”直到沈晓曼的一声轻咳将他拉回现实。

    沈晓曼的一声轻咳,让郭阳没有聚焦的眼神,再次恢复了光彩。

    “嗯.....”郭阳掩饰尴尬般的清了清嗓子,回想起刚刚沈晓曼的话,突然心中猛的一跳。

    继而说道:“恩,刚刚你说那个同学就职的公司叫什么?”

    沈晓曼显然发现了郭阳的心不在焉,白了他一眼,起身来到郭阳身边说道:“是威弗尔集团,这是一家很大的跨国企业,由......”她的话还没说完,郭阳便接了过去。

    “查尔斯.威弗尔创建,以全球内的金融投资为主。呵呵,你的同学来头不小啊。”听到郭阳的话,沈晓曼眉头一挑,点了点头说道:“是的,我也是想到这里,才向他提起你,怎么样要不要见?”

    威弗尔集团,这个名字郭阳可是熟悉得很,但那时这家集团已经是庞然大物般的存在,虽称不上是金融寡头,但与之相比也有些一般无二的意思。

    现在这个时间段,这家集团在互联网泡沫的破裂中捞够了资本,才刚刚露出爪牙,如果与他们有所合作,对艾丙来说并不是一件坏事,国内的市场太大了,吸引了全世界的眼光。

    这个市场艾丙是不可能吃下的,如今许多跨国集团都在蠢蠢欲动,何不趁这个机会与之合作,也为艾丙走向世界打下基础。

    而且郭阳还有其他顾虑,如今艾丙的场面是越来越大,但背后只有一家投资机构高兰基金在支持,而且随着艾丙飞速的扩张,对它的依赖也逐渐增大。

    虽然郭阳信得过高兰,可高兰基金并不是高兰自己的,背后还有其他的股东在,如果有什么意外导致高兰基金撤资,那对艾丙来说将是致命的打击。

    另一方面,在蓝星集团发生的事故里,郭阳已经隐约嗅出了郑仁杰背景势力的强大,他可以影响媒体,鼓动供货商,必要的时候也不见的不会拉拢高兰基金背后的股东,那时艾丙才叫真的万劫不复,如果如果不及时处理,这就是艾丙的命门。

    所以自己必须要先下手为强,给艾丙加一道保险,增加更多的资金途径。郑仁杰的势力再大,那也仅限于国内,他的手还不至于伸到国外去。

    想到这里郭阳微微一笑,说道:“见!为什么不见。那就麻烦我的沈大总裁帮我们约个时间好了。”听到郭阳的话,沈晓曼妩媚的翻了郭阳一眼。”随后也没再继续耽搁,接着便拿出了电话,拨了出去。

    “喂,文瀚吗?我是沈晓曼,对了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们董事长想跟你谈谈,嗯嗯,好的。”郭阳站在一旁听到沈晓曼对李文瀚的称呼,不由的撇了撇嘴。沈晓曼虽然在跟李文瀚通话,但视线没有离开郭阳,自然看到了他的表情,嘴角扬起了一抹得逞的微笑。

    沈晓曼挂掉电话,眼神里还带着一丝笑意,有些撩拨似的对郭阳说道:“好了,郭董。明天晚上六点,金太阳大酒店,不见不散。”

    沈晓曼最后的“不见不散”加重了语气,而且故意说的有些轻佻,反应过来的郭阳,苦笑着摇了摇头。

    见郭阳的模样,沈晓曼一声娇笑,撒娇似的钻进了郭阳怀里。

    嬉闹一阵,沈晓曼头依偎着郭阳的胸口轻声问道:“郭阳,你好像对我这个同学很感兴趣的样子。”

    “哦,因为你跟他私下接触所以我吃醋了,很想看看这李汶翰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哎呦。”郭阳正说着,只感觉胸前一痛,原来是沈晓曼听郭阳的话有些不靠谱,在他胸前轻咬了一口。

    沈晓曼见郭阳吃痛,急忙送开口,白了他一眼说道:“疼吗?看你还敢不敢没正形了。”

    “哈哈哈,不敢了不敢了。”郭洋一边揉着自己胸前,一边笑着说道。“好了好了,不闹了,晓曼你有没有觉得,艾丙现在其实很脆弱。”

    听到郭阳的话,正在帮郭阳揉着胸口的沈晓曼微微一愣,但转瞬便明白了郭阳的意思,沉吟着说道:“嗯,说起来也是,艾丙发展的太快了,虽然资本相对充裕,但根基太浅构架也不牢固。”

    郭阳点了点头,说道:“对啊,而且未来,我们要面对的场面还会更大,但我们身后却只有一家投资机构的支持,这个命门太大了,如果有人再像上次那样故意打压我们,拉走高兰基金的投资,那可就麻烦了。”

    听到这里,沈晓曼眼中精光一闪,看着郭阳说道:“你是怀疑高兰那边......”

    她的话还没说完,郭阳便打断道:“不是,我只是担心而已,在有心人的眼里,这块短板太显眼了,我们不能给任何人留下把柄。”

    说到这里郭阳叹了口气,将对蓝星集团化工厂事故的一些猜想告诉了沈晓曼。沈晓曼越听越震惊。

    “......而且事故后,是我们一直在支撑着蓝星,从他的角度来看,以他一直以来不择手段的风格,没理由不对艾丙下手。”听郭阳说道最后,沈晓曼不禁沉思起来。

    如果郭阳的猜测是真的,她真想象不出来人心可以恶毒到这种程度,为了一己私利可以葬送十几条人命,能做到这一步的人是没有底线的,很难想象他会用什么手段对付艾丙,郭阳的担心并不是多余的。

    想到这里沈晓曼暗暗点头,对郭阳说道:“那看来,无论如何也要促成这次合作了。”

    听到沈晓曼的话,郭阳微微点了点头,现在看起来与威弗尔合作,只是给艾丙的资金来源加了一条保险,但只有郭阳清楚未来的威弗尔会变成什么样子,这个背景可以让艾丙在国际上都吃得开的。

    “哎对了,周冰的父亲现在还在拘留所,那她稳得住蓝星的局面吗?”刚刚郭阳说起过这事儿,沈晓曼突然想了起来。

    “是啊,现在还在候审阶段,不过周冰那边应该没什么问题,她能力还是可以的。”周冰的能力郭阳已经见识过了,应该说相当彪悍,但听沈晓曼问起来,郭阳还是觉得有些意外。

    沈晓曼感觉到郭阳的眼神,顿时领会了其中的意思,嗤笑道:“怎么了?是不是觉得我不该问啊,切,你们这些男人啊......”说完甩了郭阳一记白眼。

    她不这么说还好,说起来反倒这让郭阳觉得尴尬了,站在那里讪笑着。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