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春兰一脸疲惫的头靠着后排的车窗,脸上写满无助与绝望,她漫无目的注视着道路一旁的街景,华灯初上,街边霓虹闪烁的光芒,不停地在她面上划过,如同此刻她阴晴不定的内心。

    “春兰!你可知那郑仁杰是谁!你是想毁了这个家吗!”父亲如狮吼般的咆哮,不停地在耳边回响,震得她脑袋此刻还有些生疼,她还从来没见过父亲有过这种样子,失望、愤怒、歇斯底里。在她的意识里自小父亲便是一副威严的模样,不苟言笑不怒自威,从来不像现在这样混乱烦躁。

    即使是自己当初一意孤行,随周定南离开薛家,父亲虽然眼中闪耀着怒火,还做出父女再不相认的姿态,但也没失态如斯。那一份歇斯底里中还隐隐夹杂着一丝恐惧。

    “恐惧?”这么个格格不入的词汇,怎么会出现在父亲身上?薛春兰在对父亲态度的震惊之余,还暗暗的想着。

    但之后她理解了父亲的失态,以及他恐惧的所在。他所提起的名字有些太沉重了,沉重的即使是薛家也扛不起来。“小兰!哥求求你好嘛?你就听父亲的话吧!”薛耀祖在一旁听到父亲提起的名字,顿时面如土色,慌忙走向薛春兰,没曾想薛耀祖竟是想跪倒在自己妹妹身旁。还好薛春兰及时发现将他架住了。

    自己的哥哥也曾是多么骄傲不可一世的一个人,此刻薛春兰真正明白了什么叫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翻云覆雨之间便可葬送薛家的一切!想到这里薛春兰沉沉的叹了一口气,郭阳为了自己女儿形如枯槁的样子,那眼神中的绝望与无助,二人在一起甜蜜的情形,自己女儿写在脸上的幸福,不停闪过心头。

    薛春兰紧抿着嘴唇,眉宇中渐渐升起一抹哀伤,眼中竟噙满了泪水。薛春兰抬起手,轻轻将眼角溢出的泪痕抹去,她愣愣的盯着指尖的泪滴,自己也有多久没这样过了?“唉。”无以言表只能化作一声叹息,微微摇头把脑中令人哀伤的场景甩出脑海。

    “爸,您说春兰他会听您的话吗?”薛家的宅子里,薛光祖低头询问着父亲,自己的话让妹妹薛春兰夺门而出,就像二十几年前一样,显得决绝不顾一切。薛光祖心中没底,求救似的看向自己的父亲,如同落水者手中最后一根稻草。

    那年薛春兰出走薛家的时候,薛老也是坐在这个位置,愣愣的看着门口,心中对自己女儿的一意孤行充满了失望与愤怒。但今时不同往日,此刻薛老的心中,更多的是对女儿的愧疚。周定南用自己的行动证明了他的偏见,而且自己也很看好郭阳这个年轻人,年纪轻轻便有此作为,他日风云化龙也是可以预料的事情,他心里还隐隐的有着一丝预感,郭阳一定会安然无恙的解决这次事端。

    但郭阳的对手真是太强大了,强大到连自己都不再看好他的未来。薛光祖的声音把薛老从沉思里拉回现实,他面无表情的看了薛光祖一眼,那眼光让薛光祖有些畏惧,微微别过头去,不敢与父亲的视线交接。

    “唉,春兰知道该怎么做。”薛老一声叹息,听到他的话让薛光祖的脸色稍缓,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那看来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薛光祖的话传进薛老的耳朵,只见他身躯微微一震,头缓缓低了下去,嘴里不停地在嘟囔着什么。

    薛光祖心不在这儿,所以没在意自己父亲的变化,但另一旁的薛鹏却听得真切,自己爷爷嘟囔的正是刚刚自己父亲说的那句“尽人事,听天命!”突然薛老猛的抬起头来,突然的动作吓了身旁的二人一跳,但回过神来,却看这会儿的薛老已经跟刚刚不太一样了。

    只见他眼神再次变得深邃,面色虽然还是阴沉着,但已经没有了刚刚的颓唐,他挺直了腰杆,似乎在一刹那间,精气再次回到了薛老身上,威严沉稳不怒自威的薛老又回来了。薛光祖与薛鹏惊讶于薛老突然的变化,却不知发生了什么。

    “尽人事,听天命!”对啊,自己该做的都已经做了,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当年枪林弹雨里都没有皱过眉头,如今的一切又算得了什么?看来是安逸的生活,磨掉了自己的锋锐,让有些人觉得自己软弱可欺,权利的欲望,让他着了相,冲昏了自己的头脑。哼哼,真当我是没了牙了吗?想毁掉我的一切?那就来吧,拼个你死我活好了,想毁掉我?我又能让你好到哪儿去?伤筋断骨的猛兽一样不会在林子里活得太久!

    想到这儿薛老猛地站起身来,在薛光祖与薛鹏讶然的眼神里,径直的走向门口抬头看着什么。而在二人的感觉中,此时薛老身上的气势比平时尤甚,竟让他二人感觉有些窒息,如同一只蛰伏的猛兽,正虎视眈眈的看着自己,细舔着自己锋利的爪牙。

    薛光祖慢慢靠上前去,在身后试探似的呼唤自己的父亲:“爸?你......”薛老回首的眼神,让他后半句询问卡在了嗓子里,那里面似乎蕴含了太多的东西,嗜血、无畏、一往无前、以命相搏,如同一团风暴汇聚在眼神里,隐而不发!

    也许是察觉到了自己儿子的失态,薛老身上的气势稍敛,沉声说道:“光祖,我没事。”说完再次转过头,像是在看着什么,又像是在沉思。听到父亲的话,薛光祖气息稍缓,慢慢走到薛老身旁,随着他的视线看去,那儿什么都没有。云彩渐渐散去,露出了身后的一轮皓月,月光亮的出奇,让他的眼有些发花。

    “哼哼,好了,光祖你先回家呆着吧,这次出来也是担了风险,快回去吧。”薛老说完便不再理会二人,转身回房间去了,只剩下房里的薛光祖与儿子薛鹏面面相觑,薛光祖不明白父亲的冷笑到底是什么意思,薛鹏一脸迷茫的看看爷爷离去的方向,又看看自己的父亲。但他们谁都没注意到,薛老的手一直在紧紧的握着,连手背的青筋都崩了起来。

    薛春兰没有将指尖的那滴泪水拭去,任其停留在那儿,直至消散在空气里。薛春兰紧咬着嘴唇,像是决定了什么,眼神里有了些许坚定,她无法预料这么做的后果,显而易见的一定会伤害到郭阳,而且还有可能她会失去自己的女儿。但事情已经迫在眉睫,容不得她多想,无论如何也得试试。薛家看来只能靠自己了,那总归是自己的父亲啊她心中暗暗想着,抬头对正开车的司机说道:“老刘,麻烦你开快点。”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