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下午

    郭阳正靠在宽大办公桌前抽烟,望着窗外,想着最近发生的事情,心里止不住的烦躁,总是感觉,发生的这一切看似偶然合理,但却充满了不合理的戏剧性。

    正在想着,门口传来了大声的吵闹声,似乎是又有人强行闯了进来。不禁皱起了眉头,不做声看着门口。

    下一秒,办公室的门“砰”的一声被推了开来,那人身后的保安,赶紧在后面解释着。

    但,外面走进来的人却不管不问。

    进来后东张西望的看着,看到郭阳站在那里,张口道:“你是这里管事的吗?”说完也不等郭阳回答直接大声嚷嚷着:“还有没有王法了?炸死了我的狗,一句董事长不在就想赖掉吗?”

    郭阳一愣,有些恼怒,这里是董事长办公室,保安和前台怎么回事?今天怎么谁想进就进了?但是站在办公桌前没有说话也没动。

    对方见郭阳没有说话,似乎是自己占了上风,满嘴脏话,骂骂咧咧的走到郭阳身后的椅子上坐了下去,看郭阳没有搭茬,自顾自坐在那点了一根烟。

    郭阳弹了下手里的烟灰转身打量对方,坐在椅子上是个看起来大约三十多岁的男人,身高有一米七多,不高,但很胖。寸头,一脸横肉。胖的都快看不到眼了。脖子上挂了根粗金链子,穿着一件花衬衫。正翘着腿,抽着烟,四处打量办公室的装修和偷偷瞄郭阳。

    郭阳看了心里苦笑,这刚送走了碎暖瓶的老大爷。又来了炸死狗的小伙子,看这小伙子的打扮和面相可不怎么像好人,不是地痞就是流氓啊。

    郭阳看着他,也不说话,看了几眼之后,便望着窗外,不在搭理这个地痞流氓。

    胖子见郭阳不搭理他有些挂不住,开始用力的开始敲桌子,边敲开始边喊:“我刚刚问你话呢,你听见没?聋子还是哑子?你们集团的人死光了?这种人都能在这?”

    听到对方的话,郭阳很是恼怒,现在这种不入流的小流氓都敢来集团闹事了?这还得了,这些天郭阳已经在尽力压制自己的怒火,而这个胖混混的话彻底激怒了郭阳。

    郭阳转身把烟掐灭在了桌上的烟灰缸里,目冷冷峻的看着那个胖子。胖子见郭阳怒目圆睁的看着他,一时也吃不准郭阳的身份。也停止了拍桌子,俩人四目相对,谁也没有说话,也没有动。

    就在这时候,办公室的门“吱”的一声打开了。

    原来是在旁边的秘书听到了办公室有声响,本想看看办公室是谁,董事长不在,周冰刚刚出门。听到有声音,还以为是谁来了办公室呢?

    没想到一开门就看到郭阳站在办公桌前,胖子坐在董事长椅子上,俩人气氛剑拔弩张,一时慌了神。刚要开口,郭阳转头面无表情的对秘书说:“出去。”

    秘书本想解释下,但见郭阳脸色不好。还是赶紧直接走了出去,把门关上了。

    胖子见秘书走了出去,料想郭阳能让秘书出去,肯定也是说了算的。就开口说道:“哟,你不是哑巴啊!我不管你是谁,你们这爆炸把我的狗炸死了,就要赔我。五万,少一分也不行。”

    郭阳本要发怒,但秘书的一进一出,郭阳心里已经有了打算。

    郭阳看了眼胖子说道:你是哪个公司的?有什么证据说你的狗是我们炸死的?

    胖子一听,沉吟了一下,慢吞吞的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打开一张照片给郭阳看,一脸痞气的说:“我是你们化工厂附近村的村民,这是我的狗,就是在你们爆炸那天下午给炸死的,我告诉你,你们要赔。这狗是我花大价钱买的,我也不多要,五万!少一分都不行!”

    郭阳拿过手机一看就气笑了,一部老旧的国产手机,画面模糊不清。照片内容是一只土狗躺在地上,看不出死没死。就这手机像素不去拍个飞碟和水怪都是浪费了。

    出于职业习惯,郭阳打开照片信息。

    这一看,郭阳心里就有了数,这照片的拍摄日期竟然是一周前的,先不这照片的拍摄日期。化工厂附近最近的村子离着也有一公里远,再大的爆炸也不可能炸死他的狗。这明显是来借爆炸敲诈的。

    如果,是别的经理在这,也许不想在这多事之秋惹事,毕竟事情太多,像如这种事,多少的给他点钱就打发走了。

    但是,今天也算他倒霉,直接碰见到了郭阳。

    此时的郭阳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别说五万,一分钱都不会给他。

    郭阳看完照片,把手机还给了胖子,气笑了起来说道:“呵呵,你的照片我看了,这张照片拍摄日期是爆炸前一星期,跟我们爆炸无关,再说了,就算是你这狗是爆炸当天死的,就你们那村子,离我们工厂那么远,你确定就与我们的爆炸有关?你还来我这要赔偿?我一分都不会给你。”

    胖子听了之后,脸色就变了,站起来指着郭阳的鼻子大声说道:“我不管,我的狗就是你们炸死的。你们不赔我就报警,我就去报社给你们曝光。”胖子顿了顿又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炸碎别人的暖瓶你们都赔了。我这个你们不赔,就不行!别当我好欺负!”

    听完郭阳心里一动,这个胖子怎么会知道,昨天一个老大爷过来赔暖瓶钱?郭阳他打量着眼前的胖子,越看越和刚走的那个老大爷眉眼间有些相似,只是这个胖子太胖了。跟那瘦老头有些出入。但俩人说话和行为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想到这,郭阳心里就明白了,难道?

    郭阳一脸不屑的看着对方,淡淡的说:“暖屏碎了的那个老头,是你爹吧?”

    胖子脸上有些惊慌,说道:“你怎么知道?”

    自知失言的胖子赶紧说道:“什么老头?我不认识。”

    一边说着,一边站了起来。趁郭阳低头的功夫。立马将桌子上的一盒香烟揣进了自己的兜里。也不说话,快步走到了门口,推门走出了办公室。

    郭阳看着门口,像是自嘲般笑了笑,摇了摇头。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