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着周冰把视线转向一旁的黄冰燕,把手里的合同再次递给她说道:“冰燕带这人去财务处,把款结了吧。”黄冰燕点头道了一声是,便带着正最周冰千恩万谢的那人,款款的走了出去。

    郭阳一直在门口看着,见周冰已经对供货商开了一个头,生怕接下来不好收场,便走向一边拿出电话打给了正在艾丙的沈晓曼。

    电话里很快就传出了沈晓曼的声音:“喂,郭阳,有什么事吗?”听到沈晓曼的声音,郭阳说道:“小曼,我们集团的流动资金还充不充裕,有没有暂时匀出一部分的余地?”沈晓曼明白郭阳什么意思,她深知现在的这种情况下,除了蓝星不会有别人能让郭阳动用艾丙的流动资金的。

    因为那里有郭阳的未婚妻,想到这里也许是女人的心情使然,不禁让她心中隐隐有些醋意,便有些幽怨的说到:“现在集团上下运行良好,倒是不缺资金,郭董您需往蓝星转多少?”沈晓曼故意在“郭董”的称呼上加重了语气,而且还用上了敬语。

    郭阳当然能听得出沈晓曼言语中的幽怨,只听他讪讪的说道:“小曼,蓝星这边早上刚刚支付了死者家属一部分补偿款,现在供货商上门催帐,我怕他们的流动资金可能会支撑不住......”接着郭阳详细的对沈晓曼说了一下蓝星这边的情况。

    沈晓曼听到郭阳的解释,眉头也不禁皱了起来,说道:“怎么会这样,货款支付都是按合同上指定的日期来,供货商这么做不怕得罪蓝星集团吗?蓝星也是本市的大户,丢了这么一个客户那损失可不是一般的大。”......

    郭阳挂掉电话,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沈晓曼答应尽快调动资金过来,蓝星集团的燃眉之急暂时算是解决了,接着他又来到接待室的门前,观察着里面情况的发展。

    只听周冰继续对一众供货商说道:“......各位跟蓝星集团的合作也不是一天半天了,我想请问大家我们集团何时拖欠过你们的货款?蓝星集团怎么说也算是家大业大,还不在乎你们这些小钱,我就想问问你们,今天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听到周冰的话一众供货商面面相觑,这时人群里再次走出了一人,正是刚刚大声打断黄冰燕的那名供货商,只见他面带难色的说道:“周总,贵集团的信誉在业内还是没得说的,但是我们现在也是没办法,今天的报纸上都登出消息了,说贵集团面临财务困难,我们都是小家小业的比不上贵集团,这才......”

    “好了好了,马老板我明白了。今天的报纸我也看过了,我们接下来就要跟这些无良的媒体提出交涉,让他们对这些不实的言论负责。至于你们我前面说过了,我们合作也不是一天半天的事情了,蓝星集团的信誉你们心里没数吗?如果你们真的不相信,那我也没办法。”

    说到这儿周冰再次看向在场的供货商继续说道:“你们要今天结账也不是不可以,我们之间是有合同的,既然你们要单方面的撕毁合同那也随你们,反正刚刚我们已经预支了一部分事故死者家属的补偿款,也不差你们这仨瓜俩枣的,这生意你们不想做,后面有的是人会做。”

    周冰的话让一众供货商议论纷纷起来,因为他们刚刚听到周冰透露出来的消息,蓝星集团刚刚已经预付了死者家属一部分补偿款,这么大的手笔,真不像是差钱的模样,并且已经有供货商拿出电话,看样子是要确认这消息的真实性了。

    最关键的是周冰的意思表达的很清楚,帐不是不可以结,而是结完帐就等于撕毁了合同。刚刚郭阳已经摸清了这些供货商的心理,其实他们的心理也是纠结的很,像蓝星集团这么大的客户,当初能拿下他在场的供货商也是费了不少精力的,谁也不忍心把这么大的一尊财神爷给扔了。

    况且刚刚周冰明里暗里的也说明白了,这次结完帐以后肯定就不会再有业务上的往来了,而且周冰有句话说的没错,像蓝星集团这么大的企业还真不愁供货商的事儿,他们不做还不知道有多少同行在背后高兴呢,然后戳着脊梁骨骂他们傻X。

    很快那些打电话的供货商便挂掉了电话,很显然他们已经确定了刚刚周冰所说的消息无误。如果这样蓝星集团可能真不差钱,他们赌不起,继续下去只能会把得罪蓝星集团了,那可就真真正正的得不偿失了,现在能做的只剩尽量的缓和关系,还寄希望蓝星集团能既往不咎。只见那些刚刚打过电话的供货商收起电话,带着一脸讨好的笑容纷纷走上前来。

    “哎呀,周总真是不好意思,您看这事儿闹得,我们也是昏了头,真是对不起给贵集团添麻烦了。”

    “对啊对啊,是我们昏了头,还望贵集团大人大量别见怪,等结账日期到了,我们只要九折货款就行了。”

    “是啊,周总,我们商行只要八折就行了。”

    ......

    周冰坐在沙发上,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些供货商的丑态,她心下已经暗暗决定,等集团过了这一关,结完帐便中断与他们的合作,不讲信义一向跟不讲信誉的生意人一样惹人讨厌!

    接待室里的氛围转换的太快,让刚刚走出来的马老板有些不太适应,他就是郭阳稍微接触过的蓝星集团最大的供货商,见到其他供货商的态度,他眼角不禁的抽动起来,他跟其他的供货商情况不太一样,严格来说他是被逼的。

    所有的企业供货商基本都会遇到一些同样的情况,比如企业采购人员的刁难等等,所以在公关这样的企业的时候,便可能会与某些人有些金钱上的往来,提成回扣不一而足,只为疏通关系。说起来这都是一些上不得台面的潜规则,人人都清楚但就是没人揭破它,因为揭开的可能便是个大窟窿。

    但这次马老板却是被人盯上了,那天有个皮肤有些黝黑的年轻人直接走进了他的办公室,把一摞马老板涉嫌商业贿赂的材料直接扔到了他的办公桌上,开始马老板还不以为然的叫人把年轻人轰了出去,但是那年轻人临走之前,神秘的一笑却不禁让马老板心里有些发毛,只见他也不恼,而是掏出一张名片扔在了自己怀里,还说道要是后悔就打这个电话,说完便径直离开了。

    可接下来的事情让他觉得有些不对头,之后他的一家工厂因为涉嫌污染被查封了,然后又有人来他公司查账,平时上供烧香做的也不少,但此时完全没了作用,再这么弄下去大概自己的生意也做不成了,无奈之下他拨通了那名片上的电话。

    电话里那人说的很清楚,如果他再晚一些打来,那他的生意的确就做不成了,而且还要面临牢狱之灾,那人的话不仅让马老板出了一身冷汗,暗暗感觉到这人的背景可能有些不一般,便狠了狠心答应了那人的要求,最近几天他一直都在等那人所谓的机会,直到今天早上看到报纸上的新闻,他明白现在机会来了!至此他对那人背后的势力背景更加深信不疑。

    接待室里的人越来越少,其他大多供货商都在说了一通好话之后退了出去,现在只剩下了马老板和其他几个供货商,仍然尴尬的站在那里,在他们眼神里马老板似乎看到了与自己一样顾忌。

    周冰冷冷的看着剩下的几名供货商,眉头再次皱了起来,剩下的几个竟然全都是集团里的大供货商,照理说他们的眼界,不应该还赶不上刚刚退出去的的那些小老板,周冰深知这事其中的蹊跷,但也无可奈何,只能说道:“看来几位是铁了心要跟蓝星集团断绝业务往来了。”

    周冰说完一刹那间似乎在他们眼神里看到了一丝犹豫,但很快又恢复了坚定。周冰见到这样的状况,不由得叹了口气,说道:“好吧,那各位跟我来吧。”周冰说完便起身走出接待室,往集团的财务走去,几名供货商则面色阴晴不定的跟在她身后。

    其实周冰此刻的心中也有些惴惴不安,以往这些供货商的货款都是走集团的供应处然后财务负责结账,她并不过问许多,所以她也不太清楚到底集团欠着他们多少货款,来到财务处却见财务主任正跟郭阳正在里面交流着什么,此刻正一脸激动的看着郭阳。

    郭阳见周冰带着几位供货商走进来,心下明了看来还是没把这些人完全挡回去,还好自己留了后手,想到这里他微微向周冰点了点头,周冰见郭阳的暗示,心下稍定知道资金上是没问题了。身后的马老板则是一脸不解的看着郭阳,突然觉得这个郭阳的身份可能不简单,要不然怎么会跟周冰眉来眼去的。

    郭阳见周冰已经知会自己的意思,便起身走了出去站在门口点了一支烟,不多时结完帐的供货商陆续走了出来,只是面色上有些不好看,他们逼宫的计划并没有达成,而且丢了蓝星集团这么一个大客户,任谁心情也不会好。

    马老板夹着公文包,面色阴沉的走出财务处,包里有蓝星集团的财务主任刚刚开给他的一张支票,财货两清周冰还现场把他的供货合同塞进了碎纸机,也就是说如果那人的计划不能达成的话,自己就永远不可能再踏进蓝星的大门了。

    马老板低着头路过了郭阳身旁,郭阳吐出一口烟,轻声的说道:“你这么为他卖命,觉得值得么?”他的声音不大,却如雷霆一般在马老板的耳边炸响,甚至连身形都有些不稳的晃了晃。只见他面如土色,眼神复杂的看了郭阳一眼,微微张了张嘴,却没说出话来停滞了半晌,还是随着一声重重的叹息,摇摇头离开了。

    郭阳扔掉手中的烟头,看着马老板离去的背影,若有所思起来。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