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阳叹了口气:“我们公司是给蓝星提供劳保的,本来签好了协议是三个月一结,不知道为什么老板让我现在过来,要求这几天必须把今年的账给结了。本来这笔生意是我求爷爷告奶奶谈成了的,都跟蓝星集团说好了。现在突然让我来要钱,弄得我很被动。”

    男子上下打量了一下郭阳,皱了皱眉说道:“你不知道为什么来?昨天晚上蓝星化工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你不知道?”

    郭阳点点头,又一次放低了声音:“我知道,爆炸了嘛,据说炸死了十几个。”

    男子焦虑的说道:“你既然知道,就应该了解他们董事长都被抓了,现在的蓝星集团资产被冻结,随时可能遭遇破产,现在趁着蓝星还在不赶紧过来要,难道等到破产以后?那时候干啥都晚了。”

    “但,我这劳保给蓝星供一年也是二三十万,这点钱蓝星还能出不起么。”郭阳抽了一口烟,装作轻松的说到。

    男子将身子向前倾了倾,低声说:“兄弟,你这二三十万还真不一定能给你,我是给蓝星化工供原材料的,跟周董事长关系还不错。但我听人说现在周董事长已经进去了。他们家那个女儿周冰来管理公司,一但他女儿不认账怎么办。我可不是二三十万,我可是将近一千万的原材料,如果蓝星真破产了不给我,下面的原材料公司找我要账,那我门这小家小业的可就真跟着破产了。”

    两人正在交谈着,另外一个人似乎也听到了,凑了过来。

    “我的情况跟这位说小哥差不多,之前我也是费了好大劲才接到给蓝星供应原材料这活。今天我们老板忽然就安排我过来,说今天必须把货款都结清了。弄得我很被动。

    原本这都是周定南周董事长和我们董事长谈好的事情,现在这个坏人让我来当,一会那小周总经理来了,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你说这叫什么事嘛。”

    说到这,这位穿着格子衬衣的年轻人往门外看了一眼,“不过我估计,我们董事长的想法应该和这位大哥差不多,主要是因为蓝星集团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周定南周董事长还进去了,谁知道什么时候能出来。如果到时候蓝星集团宣布破产了,我的这工作估计也就黄了。”

    郭阳撇了一眼,坐在最远处的那个男子,虽然他没动,不过似乎也在竖着耳朵听着这边的谈话内容。

    郭阳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焦急的两人个,悄声说:“假如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们蓝星集团的账户应该昨天就被法院给封了,现在来要蓝星集团也拿不出钱来。”

    中年男子用力将烟掐灭在旁边的烟灰缸里说狠狠的说:“我可管不了这么多,现在外面传蓝星集团破面的流言蜚语和报道那么多,谁知道是不是真的,如果这钱要是要不回来,我那小厂子不光得关门,要账的人到时候还不把我撕了,我破产了一家老小喝西北风去?”

    郭阳听了没说话,坐在旁边叹了口气。

    花格子衬衣又瞅了瞅周围,凑到两人眼前,低声说:“我今天去公司上班的时候,据公司里的人说,本来我们董事长知道现在蓝星集团困难,想着等过段时间,或者合同到期了再结货款,毕竟蓝星集团是个大财主,能接上蓝星集团这单生意也不容易。但听说今天早上,董事长突然打了个电话,要求我们必须安排人来要货款。小道消息说董事长接到了内部消息。再不来就要不到了。”

    花格子衬衫微微叹了口气,悻悻的说道“算我倒霉,这笔生意当初我参与来着,当初接到这个单子领导把我当财神一样供着,这才几天就下了死命令,这笔款子要不到就不用回去了。我这是招谁惹谁了。”

    郭阳听完一惊,心中一震。看着花格子衬衫说:“我们公司小,虽然没听到你这种事儿,但我们也给蓝星供了好久的劳保了。今天老板突然就这么说,也是给我下了死命令,这几天要不回来就甭干了。”说到这,郭阳侧目特别明显的看了坐在远处的那个,说:“不知道坐在那的那个哥们怎么样,是不是跟咱俩一个情况。”

    中年男子和花格子衬衣都看了一眼远处坐在那里不说话的男子,花格子衬衣把手放在膝盖上:“管他呢,你说是不是因为蓝星集团得罪了上面的人啊。”

    中年男子摇了摇头没有说话,似乎是对这个话题不想多说。郭阳也看了一眼格子衬衣摇了摇头说:“不知道。我就是知道,出了这档子事儿,蓝星集团的资金肯定受到牵扯,要是我真拿不到钱,时间拖旳一久,我可就没饭吃了。”

    格子衬衫微微一笑:“放心吧,应该不会的,你现在考虑的这些问题你们老板肯定考虑的到。说是下了死命令其实就是给咱点压力,如果能要出来那最好,如果要不出来顶多就是挨一顿训,不能把你直接开了,还得留着你干活呢。”

    郭阳面露难色的撇了撇嘴:“话是这么说,谁知道到时候啥情况。”

    “兄弟,这就是你格局观的问题了,你站的高度得高一点。按照我们公司的传闻,毕竟领导也是被逼无奈,到时候再开除自己的员工,那不是得不偿失么。”

    “希望如你所说吧。”郭阳耸了耸肩,“我去问问那边那个哥们,看看他的情况是不是跟咱差不多。”

    郭阳站起来,走到那位男子身边,那男子穿着一身西装,带着一个金丝眼镜,手边放着一个公文包,看起来文质彬彬的。看到郭阳走了过来,眼里透露出一丝警惕。

    郭阳看在眼里,倒是不在乎,坐在了男子旁边的位置,伸出手跟男子握手:“这位小哥,你也是来催货款的吗?”

    男子看了他一眼,微微点了下头,不过并没有伸出手跟郭阳握手。

    郭阳也不在乎,收回了手抽出一根烟问到:“我们刚刚在那边说话你听到了吧?你跟我们一样?也是被老板逼着来要钱的?”

    男子嘴角冷笑了一下,并没有接郭阳的烟,身体往旁边靠了靠,用有些沙哑的声音说:“我就是老板。”

    这时候中年男子看着郭阳闭上了眼睛,不愿再说话。

    郭阳也不再搭理他,靠在椅子上。点燃一根烟,慢慢的抽着,和旁边的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郭阳表面轻松,心绪却在蔓延。蓝星集团经营多年,虽然也有小的事故发生。但这次这么多供货商突然一次找上门来要求提前结款的事却从未发生。蓝星集团每年的原材料供给一直是当地的抢手生意。现在和蓝星撕破脸,显然对这些供货商没什么好处。

    思考间,又有几个材料供应商走进了会议室。更加验证了郭阳的猜测。

    这时,刚走进会议室的一个人引起了郭阳的注意,这个人郭阳听周冰说起过。是蓝星集团的一个大供应商。此刻,他一脸愁容,只顾低头抽着烟。也不和身边的人说话。电话响起,见他不耐烦的接起来说了句知道了。就把电话往桌子上一扔。骂骂咧咧的说道:奶奶的,上头一句话,老子的饭碗都砸了。

    郭阳听到这句话,不由得心头一震。上头?哪个上头?这个人就是老板了。还有哪个上头?郭阳眉头一皱,望向那个供应商。

    郭阳起身走到供应商身边坐下,抽出一根烟递了过去。对方接过烟,看了一眼郭阳,却不说话。郭阳一边掏出火机给他点上烟,一边看似随意问到:“大哥,我是我老板派来要货款的,你也是吧?”

    对方怒骂道:“老板?我就他妈的是老板”

    “那大哥你说的上头是谁啊?”对方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低头抽烟,不再说话。

    郭阳看到对方不想回答,便不再追问。起身走出了接待室。

    …………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