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突然他想到了昨晚周定南在医院对死者家属的承诺,微微点了点头语气一转继续说道:“但是话说回来,那些在事故中去世的员工,他们是家中的顶梁柱,是家里未来的希望,他们也有妻儿老小要继续生活,怎么办?”说到这儿郭阳看向四周,那些本来或是愤怒或是绝望的脸上渐渐有了希冀。

    郭阳再次沉吟了一会儿,接着说道:“我们要让那些逝去员工的家属老有所养,幼有所教!让他们在九泉之下得以瞑目!”郭阳话音一落,周围哄得一下,响起了死者家属纷纷议论的声音。

    接着郭阳视线再次转向那名手持扩音器的男青年,眼中似乎要喷出火来,声音也重新变得肃然起来,他指着男青年说道“但是你却在这儿搬弄是非颠倒黑白!妄图煽动众位家属冲击集团的大门!你告诉我到底是谁在恐吓!”

    郭阳最后的“恐吓”两字格外加重了语气,如同晴天霹雳惊得那名男青年浑身一抖,结结巴巴的半天说不出话来。

    郭阳没有给那名男青年翻身的机会,而是继续说道:“今天如果说众位家属在你的煽动下,冲破了集团的大门,冲进集团内部大肆破坏,那这么做会有什么后果?除了违反法律有可能遭遇牢狱之灾之外,还有可能因为破坏集团的财物,而得不到一丝补偿!说你这么做是何居心!”

    郭阳话音刚落,门口的一种死者家属们纷纷看向男青年,但眼神中却没有了刚刚的狂热,而是纷纷带上了一丝敌意。

    那男青年此时的状态变得有些狼狈,尴尬的笑了两声,眼框里的瞳孔一转,显然是计上心来,只见他像重新找回了自信一般的说道:“刚刚在里面出言不逊,侮辱我们这些家属人格的是你们的人吧,看看这就是你们的态度!你也别说大话了,今天的报纸都登了,说你们的财务状况已经出现了缺口,你们拿什么补偿!现在连你们董事长都被抓了,这里谁还能做得了主!”

    “我!”男青年刚说完,一个女声从郭阳的身后传来,周冰早已经从刚刚的震惊中缓过神来,见自己的未婚夫不顾自身安危,帮自己解围心中极为感动,听到那男青年的话,周冰知道现在该她出场了。

    早已在角落躲藏多时的李炳春等人,还在等着失控的死者家属冲进集团大肆破坏,等破坏的差不多了自己再出来收场,不但能稳定局势还救集团于水火,在同事眼里自己的地位必然大幅提高,等以后掌权工作也更好做更容易收心,此时的李炳春还做着成为行政总裁的大梦,连对死者家属的说辞他都想好了。

    但半天过去了自己想象的死者家属冲击集团大楼的事儿并没发生,反而是外面没了动静,满心疑虑的他溜出藏身地,再次来到门前,眼前的场景却让他大跌眼镜,只见刚刚还红了眼的死者家属,此时竟被安抚了下来,是谁这么大本事?他疑惑地把视线转向了门口正在与死者家属交涉的郭阳,莫非是他?不知怎的李炳春的心里渐渐有了一些不好的预感。

    只见周冰缓缓地从郭阳身后走了出来,先对周围的围着的死者家属微微一笑,之后正色的看着男青年说道:“我是周定南的女儿周冰,身为蓝星集团的总经理,家父不在集团的事务则有我全权代管。

    刚刚出言不逊的那位是集团的副总经理李炳春,在此我以蓝星集团总经理的身份宣布,免除李炳春集团内的所有职务!”

    刚刚回到门前的李炳春听到这话,脸色变得煞白,只觉得天地间都失去了色彩,变得一真黑一阵白,求助似得看向周围的同僚,得到的竟全是不屑和鄙视的眼神,这一刻李炳春知道自己真的完了,连给谭文强当跟班的资格都没有了。

    接着周冰再次说道:“对于某些无良媒体发布的不尽实的言论,对集团造成的名誉上的损害,我们集团在此表示,将保留付诸法律的权力。

    我们集团有能力对各位家属进行补偿,刚刚郭阳说过的话也是我的意思,现在请各位去世员工的家属,每家选出一位代表,一会儿跟我回集团,我们先行支付一部分补偿金,供各位家中应急使用。”

    说到这儿周冰的语气一顿,再次说道:“请大家了解一件事情,我们对各位的补偿金,具体数目还需要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由你们的家属代表、政府相关部门跟我们集团三方确定,所以暂时只能只能预付一部分,希望大家能谅解。

    我们的计划是所有已故同事的直系亲属如果没有工作的,可以来我们集团由我们负责安置工作,而且我们将负责已故同事孩子的全部学费,没有孩子的我们还将帮助其赡养老人,真正做到老有所养幼有所教!”

    周冰的话音一落,四周竟然渐渐响起了掌声,从开始的稀稀拉拉,随后越来越多,最后变的热烈起来。不管怎样蓝星集团的态度还是感动了在场很多的死者家属,对今后生活没了后顾之忧以后,第一时间表达了对蓝星集团的感激。

    郭阳欣慰的看着周围的一切,知道这一关算是过去了,他们已经暂时挽回了舆论的被动,可以把更多的心思放到事故的调查上来了。想到这里郭阳的视线再次转向了那名男青年。

    男青年被郭阳盯得有些发毛,有些色厉内茬的说道:“你......你想干嘛!”郭阳见他的样子不禁有些好笑,便调侃似的说道:“你看现在的结果,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

    那青年听到郭阳的话,脸色阴晴不定的左顾右盼了一番,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接着郭阳再次说道:“对了,刚刚你一口一个你们死者家属怎么怎么样,现在我特别想知道,你到底是哪家的家属呢?”

    郭阳的话让男青年顿时一惊,神色有些不安的说道:“这......这你管不着,你问的那么清楚想干嘛?打击报复吗?”说完见并没有人理睬自己,对面的郭阳也是一脸的鄙视,男青年恨恨的跺了跺脚,转身走进了人群里。

    郭阳的视线一直跟着他,发现他走出人群之后,刚刚在围观人群中散播消息的那几个人,也跟着他一块走了出去,在路上拐了几个弯就消失在郭阳的视线里。

    “阳阳,就这么放他们走了?”耳边传来了周冰的声音,郭阳扭头对她微微一笑说道:“这只不过是一群跳梁的小丑而已,跟着他们也不会有什么收获,再说我们又不是警察也不能抓他们审讯啊。”

    …………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