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文强点了点头,继续说道:“经现场勘查发现,六号反应罐的冷却水阀门在发现时处于关闭状态,所以这次事故的原因怀疑是由于冷却水阀门关闭,导致反应釜内温度迅速升高,从而发生爆炸。这一情况我已经向现场的政府工作组作了汇报,在事故报告里也有相应的内容,其他方面事故报告里也已经有了详细描述,大家可以仔细看看。”听谭文强说到这儿,分坐会议室两侧的集团高管纷纷翻动着手里的资料,查看着谭文强所指的内容,会议室里再次嘈杂了起来。

    “谭工调查之后有没有查明,这次事故是属于设备故障,还是人为操作失误导致的?”听完谭文强的话,周冰也同样翻看着黄冰燕交给她的事故报告,但这份报告里很明显还有不少结论很模糊,便向谭文强问道,她的声音让在座的不少领导纷纷点头,看来并不是周冰自己对这个问题感兴趣。

    谭文强听到周冰的问题,推了推眼镜回答道:“周总,这份报告只是对现场进行初步调查以后得出的,其他相关的内容还需要配合相关部门,进一步的调查才能得出结论。”其实在谭文强心里,他更倾向于是人为操作发生的事故,而且还不单单是失误那么简单,很有可能是人为的故意破坏。

    但这种话不太适合在这种场合说出来,他想着一会儿会议结束单独与周冰谈谈。

    “那就是没有结论喽?”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突然想起,周冰寻声看去,李炳春仍然一脸不耐的玩弄着手里的笔。见周冰看过来,他无谓的把笔往桌上一扔,继续说道:“恕我直言据我所知,当初这批设备的购进,是齐董还有你全程参与的吧,难道就不可能设备本身的质量问题吗?”李炳春说完环顾了会场一周,会场中几人会意般的点了点头。

    周冰听到李炳春的话,眉头皱了起来,这人竟然这么不知好歹,刚刚自己没来的时候便出言不逊,现在竟完全不给她这总经理面子,她的直觉告诉自己,这人的目的是想扰乱会议。

    李炳春的话说的很直白,已经直接在当众怀疑齐国斌和谭文强在设备购进的过程中中饱私囊了,他的话气得谭文强脸色煞白,说话都哆嗦了起来:“你......你血口喷人!......”

    谭文强的话还没说完,离李炳春不远的位置上,一名集团的领导打断了他的话,语气不善的说道:“不管怎么说,谭工你身为化工厂的总工,这次事故你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在周董和齐董已经被警方带走了,既然你能逃过一劫,竟然还有颜面在集团里抛投露面!正好,楼下的人正等着你去解释呢。”说完他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李炳春。这人在集团里属于李炳春的圈子,既然李炳春已经表达出了意思,自己没有理由不跟上。

    但谭文斌是周冰通知喊来的,他这话已经是在赤裸裸的打周冰的脸了,而且话里话外暗指的其实是自己。此时谭文强已经被气得说不出话来,他眼睛直瞪着说话的人,面色苍白的手捂着胸口呼呼的喘着粗气,一直以来他都只是一个技术人员,在口舌上他差这些业务出身的集团高层不止一点半点。

    见那人还要继续说些什么,一直没有开口的周冰说话了,只见她面无表情的说道:“好了,都先别说了。”接着她看向刚刚讽刺谭文强的那人说道:“谭工是我通知来汇报事故报告的,而且这次事故有责任的也不只是他自己,我也算其中一个,所以楼下的死者家属我一会儿自然会去解释。”那人听到周冰亲自为谭文强圆场,知道自己在她面前还是人微言轻,便悻悻的看向一侧不在说什么,只等李炳春再次发言自己再推波助澜一番。

    说完周冰把视线转向李丙春继续说道:“李总,不知道你的话可曾有证据,这么恶劣的事情我也是刚刚得知,如果确有其事我现在就可以停了谭工的职,然后交送公安机关,李总把证据公布出来看看吧。”

    说完周冰目光灼灼的了看着李炳春,被盯着的李炳春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开口说道:“周总,证据总会有的这份报告上也写得很清楚了,有可能是设备故障,既然有可能是设备故障,为什么不能怀疑是设备本身就有问题呢,周董您还这么年轻,我怕您会被某些别有用心的人转移了视线。”

    李炳春说完,会议桌周围有几人便会意的点了点头,刚要开口附和甚至有一人已经发出了声音,周冰却没在乎,直接让这人的声音卡到了嗓子里,只见她微微一笑抢先一步说道:“那李总真是谢谢你了,但是您说了这么多,听您的意思就是没证据喽”。

    周冰学着李炳春刚刚的口气说道,说着还摆了摆手耸了耸肩。“那谭工刚刚的话就没说错啊。”听到周冰的话李炳春的神情有些疑惑,他刚刚根本没在意谭文强说了什么,只是见自己把他气得够呛心下暗暗得意,这会儿周冰提醒,他突然想起来谭文强说了什么。

    想到“血口喷人”四个字李炳春的笑容便有些尴尬,他讪讪的说道:“周总,我这么说也是为了集团着想啊,我们都是集团的老人,想到集团可能出现的害群之马害了集团,我们也是心急啊。”他说着再次环顾了一圈,却发现会议桌上的大部分人,此刻看向他的眼神很是不屑,李炳春的心里咯噔了一下。

    李炳春突然注意到自己好像忽略了什么事情,一直以来他都很看不起集团里那些周家的亲戚,很多时候甚至都忽略了他们的存在,认为他们只不过是一群随波逐流在周定南这里讨饭吃的废物,但他忘了。

    再怎么说这些人也是周家的亲戚,打断胳膊连着筋,更何况前些日子因为周定川的出的那档子事儿,周定南已经有针对的清理了一些吃里扒外的亲戚,剩下的这些最起码都是对集团忠心耿耿的。

    家族式企业虽然有各方面的弊处,管理混乱容易滋生腐败等等。但有一个好处却是寻常企业无法比拟的,那就是在必要的时候,因为血缘的关系以及中国几千年来的宗族观念,这样的企业会比寻常企业更容易抱成一团共度难关,因为这些人或多或少的都懂得一个道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