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面的工作组领导,听到齐国斌的汇报,相互点了点头。之后工作组又问了二人许多关于事故的问题,最后周定南与齐国斌都一一做了回答。

    “好了,问题就先问到这儿吧,这是这次事故总结的初步报告,你们看一下有什么描述不恰当的地方或者还有什么补充。”说到这儿,市领导看了眼一侧的民警同志,民警点了点头说道:“周董齐董,请你们谅解,在这次事故报告的结果出来之前,还希望二位能跟我们回去继续协助调查。”说完,两名民警走了过了,站在了二人的身后。

    周定南与齐国斌相视一眼点了点头,事故的报告拿到了二人面前,周定南仔细地看了起来。

    整篇报告没什么问题,写的很公正。但周定南却注意到了一个细节,在现场勘查那一项里写着“......最先爆炸的六号反应釜冷却水入口阀门,虽被爆炸破坏,但整体相对完好,门杆呈开启状态......“看到这儿,周定南不由的皱了皱眉。

    这跟谭文强的说法正好相反,但以周定南对谭文强的了解他这人不会在这样的事情上撒谎。想到这儿,周定南微微沉吟着抬起头来,琢磨了一小会儿,把自己的疑问告诉的巡视组。

    “哦?这一片是我带人进行勘测的,对报告上所写的所有项目,我都有经过复核,并没有发现周董所说的问题,如果说周董有疑问,我可以带人再去检查一遍。”市领导还没说话,跟他一起坐在会议桌另一侧,专门进行特种设备检测的工作组人员刘凯,言语不善的说道,似乎对周定南怀疑他的工作颇为不满。

    见刘凯有些先声夺人的味道,张会民微微皱了下眉,对他的行为有些不满,接着沉声说道:“我们的工作就是要事无巨细,任何可疑的细节都不能放过,小刘你赶紧带人再去检查一下。”

    既然市领导直接下了命令,刘凯不能无动于衷,颇有些不情愿的道了个“是”,然后走了出去,临行前还脸色阴沉的盯了周定南一眼。

    但周定南此时却没在意刘凯的眼神,低头思索的他刚刚想到了一种可能,如果说谭文强的猜测是真的,这次事件真的是有人蓄意破坏,而且那人颇为不善的态度很有可能是他在故意隐瞒什么。

    能让工作组的人刻意隐瞒,那只能说明这次事件是个有一定的背景的人,精心策划出的阴谋。

    想到这里周定南一时如坠冰窖,转瞬间周定南回想了最近有没有的罪过什么人,想来想去只有赵三的名字浮现在了脑海里。若是真的有人破坏,只有赵三有能力做到这一切。

    周定南深知自己已经被控制了之后,对外界的一切便无能为力了,突然想到自己的女婿郭阳,但赵三能对付自己,便也能对付郭阳,如果他有什么不测,自己的女儿便没人照顾了。想到这儿周定南不由暗自摇了摇头。

    天亮了,周家的别墅里,郭阳靠在沙发上一夜没睡。周冰同样碾转了一夜,近天亮的时候她枕在郭阳的腿上睡着了。

    郭阳手轻放在周冰的肩头,看着她眉头紧皱眼角还微微有些泪痕。这场事故对周冰的打击太大了,郭阳想让她多睡一会儿。

    郭阳就那么一直坐着思索了一夜脸色阴晴不定,线索在他脑海里翻来覆去的变换着,爆炸的反应罐正位于中间的位置,关闭的冷却水阀门,可疑的职工小张,被刻意忽视的线索......如果这一切不是巧合的话,那他猜测的可能,就不再是可能。

    楼上传来了开门声,打断了郭阳的思绪,一脸憔悴的薛春兰从楼上走了下来,她知道了昨晚化工厂的事故之后,同样一夜没睡。

    郭阳见到薛春兰,身形微微一动,细微的动作惊醒了枕在腿上的周冰,她缓缓的睁开眼睛,眼泪再次夺眶而出,昨晚她看着父亲被警察带走,自己却无能为力,无奈、自责、羞愧各种负面情绪冲击着她的内心,多希望自己一睁眼,就发现一切只不过是自己的一场梦。

    然而现实告诉她,自己的未婚夫就在身旁,昨晚发生的一切并不是她的噩梦。

    “小冰,别多想了,这儿还有我,昨晚你累坏了,再睡一会儿吧。”郭阳轻轻拍打着周冰的肩膀,轻声说道。

    薛春兰走下楼梯,坐在一旁的沙发上,一脸愁容满面憔悴,周冰见自己母亲来到了旁边,猛地坐起来扑进了薛春兰的怀里哭了起来。薛春兰见女儿的样子,紧紧把她拥在怀里,神色黯然的流下了眼泪。

    “妈,小冰别担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郭阳见状关切的安慰道。

    薛春兰闻言,轻叹了一口气,微微摇了摇头,她也是见过世面的女子,她明白出的这么大的事故,像周定南这样的责任人是一定要处理的,但她也没责怪郭阳的意思,他只是在安慰自己罢了。

    这时薛春兰想到了自己省城的娘家,看来无论如何也要去求一下自己的父亲了,看看这事还有没有缓和的余地,想到这儿薛春兰暗自点了点头。

    “对了小冰,我想你可能得尽快回集团一趟,昨天出了那么大的事,现在集团内部肯定已经乱成了一锅粥,你得回去把局势稳住。”

    听到郭阳的话,周冰从母亲的怀里爬了起来,擦掉脸上的泪痕,向郭阳点了点头,沉吟了一小会儿,说道:“那好,我先去梳洗一下,我不能让别人看到我现在的样子。”说完便起身去了洗手间。

    周冰暗暗告诉自己,自己今天要去集团稳住人心,一定不能把自己脆弱的一面暴露在别人面前,她要让人知道,今天的周冰仍然是那个果断干练的周冰,没有父亲她一样可以撑起整个蓝星!

    “郭阳,事情现在是不是很棘手,不如我跟你们去集团吧,集团的管理层多数都是周冰的长辈,周冰太年轻我怕她压不住。”薛春兰明白,蓝星集团的管理层,很多都是周定南的亲戚,有没有心怀鬼胎之流也不好说,至少周定川就是个很好的例子。

    如果有人想借机侵占公司的利益,自己女儿能不能压得住场子的令人怀疑。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