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定南见谭文强突然有些欲言又止,便开口问道:“老谭,别吞吞吐吐的,是不是还有些别的发现?都现在这种情况了,有什么想法赶紧说出来吧。”

    谭文强神色复杂的看了周定南一眼,又暗自琢磨了许久,终于挨近周定南,在他身边小声的说道:“董事长,我还有些别的想法,我隐隐觉得这次件事,还有可能是人为破坏”。

    “你有什么发现吗?”听到谭文强的话,周定南心里咯噔一下,要是人为破坏的话,那事情的性质可就不一样了,便急忙问道。

    “董事长,刚刚我进入到爆炸中心了,是六号罐首先爆炸的,然后串联着别的罐发生了爆炸,现场能烧的都给烧没了,温感探头也找不到无法确定到底是不是温控出了故障,但是我看到了冷却水的进水阀门,虽然也被爆炸震碎了,但从阀杆的状态来看,应该是处于关闭的状态。”说到这儿谭文强抬头看着周定南,他的意思很明白,如果说冷却水进水阀门真的关了,又不是控制台那边的操作的话,那这就是实打实的人为破坏了。

    “有没有可能是爆炸导致的或者说是观测控制台那儿误操作关闭的?”周定南继续问道。

    谭文强思考了一会儿,继续说道:“爆炸里发生什么都有可能,这也是我没有向相关单位汇报的原因,但以我的工作经验来看,爆炸能让阀杆关闭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这只是我的经验之谈无法验证,所以这仅仅是我的猜测。控制台那边我也去过了,我调出了他们的操作记录,并没有这方面的内容。”

    可能别人不知道,但周定南心里很清楚谭文强的能力,他是从业三十几年的老人了,是周定南费尽心思从一家大型国有企业挖来的,当时整个厂区生产系统的设计都有他的参与,所以在周定南的认知里,他说的话虽然仅仅只是猜测那也八九不离十了。

    “爸,您没事儿吧。”周定南身后传来了郭阳的声音,周定南转身看去,郭阳正一脸焦急的看着自己。

    “郭阳你怎么来了?”看到郭阳的出现,周定南心里闪过一丝安慰,他自始至终都没看错郭阳的人品。

    “是妈打电话,说您急匆匆的出门了,她放心不下,让我来看看。化工厂的事我已经在新闻里看到了,所以我赶紧赶了过来,情况现在怎么样了?”

    听到郭阳的询问,周定南看了一眼身旁的谭文强,神态疲惫的对郭阳说道:“这位是我化工厂的总工老谭,这里的情况他最清楚,让他给你说吧。”说完叹了一口气,走向了仍坐在地上沉默不语的齐国斌。

    周定南心里清楚,他的老伙计一直以来都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坚强,他知道齐国斌心中最柔软的东西是什么,那还是十几年前,有天夜里两人在一起喝酒喝多了,齐国斌也是像今天晚上这样啕嚎大哭,跪在地上说对不起他的弟兄们,周定南这才了解了齐国斌的经历。

    当时隐蔽突击是他下的令,全排在齐国斌的带领部下,匍匐着接近越南人民军的阵地,却不料半途暴露,遭遇了迫击炮的炮袭,只是短短瞬间,天上传来了刺耳的呼啸,反应过来的齐国斌还没来得及喊完“迫击炮!快趴好.....”下一秒他所在排潜伏的位置便被密集的且急促的迫击炮火覆盖了,一时间鲜血四溅,残肢断臂横飞......这一幕永远的定格在了他的脑子里。

    今天的场景,再一次勾起了齐国斌的回忆,此时的他正沉浸在愧疚与哀伤的情绪里无法自拔,如果他再走不出来,那很可能会疯掉。

    “谭工你好,到底怎么回事儿?”郭阳见周定南走向一侧坐着的中年人,并坐在了他旁边,心中微微有些诧异。

    听到郭阳询问,谭文强摇头叹了口气,他不知道齐国斌身上的事,但谁身上还没有些别人无法触碰的隐私呢,接着他便跟郭阳谈起了今晚的情况。

    “老齐,咱们认识二十一年了吧”,周定南坐在齐国斌身旁说道,然而齐国斌仍然低着头没有言语。

    “唉,老齐,虽然当时你那帮弟兄牺牲了,但你也给他们报了仇不是?都是弟兄,他们也不想看你现在的样子,活着的人却比死了的人还难受。”

    说到这儿周定南看了齐国斌一眼,见他慢慢抬起了头,,周定南见齐国斌有松动的迹象,接着又说道:

    “你是怎么退伍的来着?对了你说过,你让一个连的越南战俘挖了条长沟,然后让他们站到沟边上,你带人在后面拿冲锋枪把他们全干进了沟里,拿他们的命祭了你的弟兄。后来,这事儿传了出去,上级说你屠杀战俘,让你提前退了伍,对吧。”

    周定南的话让齐国斌抬起了头,眼神里带着一丝嗜血的光彩,“但是死了的人还是死了,我就算把他们杀光,我的弟兄们也回不来了,如果能把他们换回来,再让我杀十个连我也杀!”说到最后,他已经是咬牙切齿了。

    脑海里血祭战友的画面,让齐国斌从自己的梦魇里走了出来,周定南见状长舒了口气,继续说道:“他们的仇有人给报,那这次的呢?还有活着的人该怎么办?他们是我的员工,也是我的弟兄!”

    说着周定南沉吟片刻,继续说道:“老齐,这次的事儿太大了,你我都脱不了干系,该负责我们不能推脱,但也不能让我的人白死!这事儿一定得查清楚!”说到这儿他扭头看了一眼正在与谭文强交流的郭阳。

    周定南心里清楚,出了这档子事,伤亡这么大。用不了多久自己和齐国斌就会被警察控制起来,到时候还原事实真相的事儿,就只能靠郭阳了。

    接着周定南转过头把谭文强的猜测告诉了齐国斌,谭文强是什么人齐国斌的心里也有数,听他这么说,齐国斌猛地站了起来,一副要吃人的表情看着周定南,周定南神色坚定的向他点了点头。

    “到底是谁!”齐国斌恶狠狠的说道。

    “不知道,但真相一定会水落石出的,可你和我都没时间了。唉,我们去医院看一眼伤者,给没了的弟兄送一程吧”。齐国斌明白周定南的意思,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这个值班领导,还有周定南这个董事长两人是直接的责任人。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