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已经被警戒线隔离开来,但警戒线外仍然围满了工厂员工,记者,以及住在附近的群众。

    巡视班组所在的二层小楼,因为体积较小,所以借助现场的工程机械,很快就挖开了,现场总共发现了十二具尸体,另外有三人重伤三人轻伤,还有两名班员不知所踪,现场指挥的区领导,见这个场景第一时间向市里相关领导进行了汇报,市领导接到汇报后,因为案情重大又再次汇报到了省里。

    周定南赶到的时候,伤员已经被救护车接到了附近医院进行救治。他看着一地的狼藉,眼前一阵阵发黑,这还是他创业以来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

    火场的火势已经被完全控制住了,消防员仍然在用水枪冲刷着地面,所有人都在忙碌,没人注意到人群里像丢失了魂魄一样的周定南,他亦步亦趋的在现场挪着步子,终于他眼前出现了一个熟悉的人。

    齐国斌正坐在地上,一脸颓唐的抽着烟,腿叉开分着也不在乎地上的污渍,也许他身上还没地上干净,此时他脸上身上沾满了灰烬,甚至还有血迹。周定南还没见过齐国斌这么颓废的样子,他是最早跟着周定南一起创业的元老级人物,一直尽心尽力的辅佐周定南忠心耿耿。

    当年齐国斌刚刚从部队退伍,结识了当时一穷二白的周定南。那时齐国斌身上带着军人的憨直,能下力、肯吃苦、有责任心,与周定南一见如故。

    从艰苦创业到企业做大成立蓝星集团,齐国斌一直在周定南身旁,二十几年两人的关系一直很好。

    周定南走到齐国斌的身前,看着年近半百,身材有些变形的齐国斌,他今晚本来在集团里值班,出了这档子事他也是第一时间赶到的。

    齐国斌察觉到有人在他身前,微微抬头看到了同样失魂落魄的周定南,眼神里闪过一丝光彩,但随即又湮灭了下去。

    “老周!”这个成呼周定南已经很久没有从他老伙计的嘴里听到过了,自从生意越来越大,企业里周氏的领导越来越多,齐国斌对他的称呼也慢慢从老周变成了周董最后成了董事长。

    他俩的关系是什么时候开始疏远的,周定南也记不起来了,但现在他才真正感觉到两人之间的距离。

    “你怎么才来啊!”说到这儿,齐国斌一个身高健硕的汉子竟然呜呜的哭了起来。

    周定南的嘴唇微微发抖,眼神复杂的看着齐国斌,开口问道:“老齐,这儿到底发生了什么?有没有......伤着人?”他本来是想问有没有伤亡,这里场面狼藉一片,怎么可能会没人伤亡呢,此时的他不过是避讳那个“亡”字,另外心中还有一丝丝侥幸不敢问出口罢了。

    听到这话,齐国斌猛的抬起头来,眼中布满了血丝,像野兽一样一跃而起,一把抓住了周定南的衣领,狠狠地说道:“周定南!我的周董事长!你是想问有没有死人吧!没事,你不敢问我替你说!当场死了十四个啊!其中两个是在爆炸废墟里捡出来的!捡出来的!人都炸没了!是因为捡到两只左手,才确定两个人都遇难了!连个全尸都没留下!就在刚刚你周董事长来之前,医院那边传来的消息,一名员工死在了救护车上!他们死得惨啊!”

    说着齐国斌抓着衣领的手猛的一推,听到齐国斌的话,周定南只觉得周围一切嘈杂的声音都不见了,满脑子里都是十四个......人炸没了......没留全尸......竟被齐国斌一把推倒,坐在了地上。

    齐国斌一把将周定南推倒,后退了两步再次坐在了地上,双手抓着自己的头发啕嚎大哭起来,这个年近半百的汉子,此时的情绪已经崩溃了,有几具员工的尸体是他亲自抬出去,那些支离破碎的身体,死不瞑目的眼神,揭开了他心中尘封已久的伤疤。

    那年齐国斌也是这样,把战友的尸体从战场上抬回来的,当时他还是加强排的排长,全排四十几号人最后只剩下几个还囫囵的。那些死去的战友也是这么支离破碎,眼睛狠狠的瞪着。

    他的回忆和现场死者的摸样渐渐融在了一起,不停地在他脑海中旋转,击溃了他最后的心理防线。

    现场正在奔走,配合相关单位调查爆炸原因的化工厂总工,听到了齐国斌的哭声,向他看去却正好看到了坐在地上面目一片死灰的周定南,他急忙跑过去,把周定南扶了起来。

    “董事长,您终于来了,赶紧起来,这边还指望您拿主意呢。”周定南感觉自己被人扶起,眼神迷茫的看了一眼来人,发现是厂里的总工谭文强,平时大家都称呼他谭工或是老谭。

    见到是谭文强扶起了自己,六神无主的周定南眼神突然回过了神,就像抓住了救命的稻草,焦急的抓住谭文强的胳膊,急切的问道:“老谭,原因查明了吗?到底是什么引起的爆炸?”周定南明白,谭文强的身份是工厂总工,他比别人更了解这些设备的运转流程,在这方面现场没人比他懂得更多。

    “董事长,刚刚我一直在配合有关部门调查爆炸的原因,初步断定是因为反应釜内循环的冷却水中断,导致温度过高发生自燃引起的爆炸。但奇怪的是,观测台并没有收到任何的报警,既没有冷却水中断,也没有釜内飞温。”说到这儿谭文强眉头紧皱,低头沉思了一小会儿,似乎在考虑报警系统与循环冷却水系统同时出故障的可能性,又像在组织语言。

    接着他又抬头说道:“还是下面生产车间最早发现了异常,六点二十分左右,车间那边发现原料供应断断续续,而且氧化不合格,所以打电话通知了观测台询问情况,观测台发现报警无异常,便又联系了巡视班组进现场检查,但没过几分钟这边就爆炸了。现在还无法确定到底是人为操作失当,还是设备本身发生故障”。

    因为现场还没有完全清理出来,又加之天色的关系,很多事情都还无法下定论,只是从现场至今为止发现的情况上,定下了明面上的两个思路,操作不当或者是设备故障。但谭文强的心中隐隐的还有些别的想法。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