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天短仅仅只是六点,这会儿的天色已经黑透了。这个点正是蓝星集团下属化工厂,中班与夜班换班的时间。因为正值饭点,刚刚接班的运行人员,正打算先把晚餐解决掉,所以设备的观测台前只留下了几个年轻人值班,其他人则都吃饭去了。

    化工反应区内,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一名身着化工厂工作服的青年男子,有些鬼鬼祟祟的左顾右盼着。

    突然他身上的手机响了起来,在静谧的环境里,这个突如其来的声响吓了他一跳,他随即慌张地摸遍了全身口袋,才把手机从身上摸出来,看了一眼屏幕上的来电显示,神态里透着说不出的紧张,他深呼吸定了定心神,手指微微颤抖着摁下了接听键,声音有些沙哑的说道:“哎,老板,您好。”

    “嗯,小张事情怎么样了,让你做的事做了吗?”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透着些许阴沉。

    听到这个声音,那名被称为小张的男子,小心翼翼的回答道:“老板您让我做的事儿我都已经做了,但是这样的动静会不会大了些,我怕......”说的这儿小张身形竟有些发抖。

    小张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没什么但是!你怕什么怕,放心这件事做好了,少不了你的好处!记住把你的嘴把严了!要不然,哼哼”电话那头的人冷哼了两声,便挂断了电话,话中威胁的意味不言而喻。

    小张把手机从耳边拿下来,愣愣的盯着手机屏幕,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嘟嘟声,沉默着心中似乎在做着某种挣扎。

    “小张,你在这干嘛呢,傻站那儿吓了我一跳。”正愣神的功夫,一柱手电筒的光芒照在了小张身上。

    小张眯了下眼睛,适应了手电筒的光线,发现是出来巡视的同事,心里咯噔一下,急忙回答道:“原......来是刘师傅啊,这边我已经巡视过了,放心吧......没事儿”。只是由于过于紧张,他的声音有些结巴。

    刘师傅还没有吃晚饭,听到小张的回答并没有注意到他言行上的异常,急于回去吃饭的他,仅以为小张的声音是因为天气的关系,便只说了句外面冷,赶紧回去,然后转身走了。

    小张注视着刘师傅的背影,眼神中闪过一丝不忍,也就几秒钟的功夫,他的眼神中的不忍便换成了决绝,他抬头看了一眼自己身处的环境,一座座四层楼高的反应釜,在周围整齐排列着。

    小张咬了咬牙,像是决定了什么,转身向反应区的大门走去。

    …………

    周家别墅。

    下午正在处理集团事物的周定南突然觉得身体有些不舒服,便早早的回了家。

    休息了一阵子周定南感觉好多了,便来到书房里随手拿起一叠报纸,有一眼没一眼的看着。

    薛春兰不知道在卧室里忙活着什么,老两口正等周冰一会儿回来一起吃晚饭。

    此事在书房里,坐在躺椅上的周定南没来由的有些心神不宁,他带着几分烦躁的把报纸往旁边的书桌上一扔,站起身来吐了一口浊气。就在这会儿,楼下客厅里的电话突然响了,那平时清脆的铃声,此刻让周定南觉得有些说不出的尖锐,铃声仍然在急促的响着,他心头闪过了一丝不祥的预感。

    薛春兰听到客厅里的电话响起,但半天没人接,那铃声吵得她心烦意乱的,便嘴里碎碎念着从卧室走出来接起了电话。

    周定南刚走出书房就听到了妻子接电话的声音,他在门口稍定,想确认电话是不是打给自己的,正想着的工夫,薛春兰在楼下喊了起来:“老周!你的电话”!

    周定南走下楼询问的看了薛春兰一眼,薛春兰会意告诉他是集团的副总齐国斌打来的,好像有什么要紧的事。

    周定南心下微微一沉,心中那抹不祥的预感更重了,他忙从妻子的手里接过电话说道:“老齐,我是周定南,有什么事?”

    电话里齐国斌的声音气喘吁吁的听起来很激动,而且他此刻应该是处在一个很嘈杂的环境里,周围有叫喊声,警笛声,还有什么东西爆裂的声音。

    齐国斌的说话声混在里面,周定南一时没听清他说了什么,只能让齐国斌重复刚才的话。

    周定南说完,电话里又是一阵嘈杂,然后突然安静了下来,应该是齐国斌到了一个相对安静的地方,接着他便听到了齐国斌焦急而且还带着些许哭腔的声音:“董事长!大事不好了,化工厂这边出事了,您赶紧快来看看吧!”

    原本精神就有些紧张的周定南,听到化工厂出了事情,猛的感觉一阵眩晕,身形不受控制的晃了晃,还好薛春兰就站在旁边,忙上前把周定南扶住。

    被妻子扶住的周定南,摇了摇头强定了下心神,一手扶在旁边的沙发上,继续问道:“老齐,你先别急,说清楚化工厂到底怎么了”?

    蓝星集团旗下的化工厂,主要是以生产基本有机化工原料为主,某些产品的产量在国内乃至是亚洲都能排的上号,在业内也是名列前茅。

    周定南的心里很清楚他的化工厂生产的产品,也明白这样的一家化工厂发生泄漏意味着什么,若是......周定南不敢往下想,着急的等着齐国斌回复。

    电话那头的齐国斌,做了一个深呼吸,本想稳定下情绪,没曾想却被空气中弥漫的味道一呛,剧烈的咳嗽起来,足足过了一分钟他才恢复过来。

    这一分钟让周定南觉得就像过了一年一样漫长,就在他要继续追问的当口,电话另一头的齐国斌恢复了过来,声音沙哑的说道:“董事长,化工厂的十个大型反应釜,炸了六个,另外三个也发生了不同程度的泄露,现在消防部门正在对剩余的一座完好的反应釜喷水降温,这里太惨了......董事长你快过来吧!”

    说到最后齐国斌的声音已经哽咽了,说完便挂了电话。

    果然,周定南最害怕最不敢想的事儿还是发生了,听齐国斌说完,他再也无法控制自己,只觉得突然天旋地转,接着眼前一黑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

    “老周!老周!你快醒醒,别吓我啊!”周定南缓缓地睁开眼,迷茫的眼神里渐渐找到了聚焦,见妻子薛春兰正一脸惶恐的看着自己,并用大拇指狠狠的掐着自己的人中。

    周定南渐渐苏醒,眼神中先是带着一丝迷茫直愣愣的看着前方,接着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猛的瞪大了双眼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可能因为站起的动作太猛,周定南扶着头原地晃了晃,吓得薛春兰急忙上前搀扶。

    周定南把妻子推开,语气有些沉重的说道:“化工厂那边出了点儿事,我得赶紧去看看。”然后语气又变得温柔了起来,直视着妻子的双眼说道:“春兰,你在家带着等我回来。”说完拿起衣服,匆匆换了鞋头也不回的出了门。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