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开车来到了位于北方省省城,市中心的波尔顿大酒店,这是一个英国人在省城开的顶级酒店,饭店门口两侧高高的金色欧式立柱与门口的红色羊绒地毯,无不显示着一派的奢华的气息。

    郭阳今天心情大好,虽然拍卖会中间出现了不少的波折,但总体来说,还是用一个能够承受的价格将未来升值空间巨大的土地买了下来。

    别看周冰家庭条件非常优越,这个地方她还一次都没有进来过,只是知道这里的消费一般的小老板也会觉得肉疼。也许周定南会出入这种地方,但周冰只是以前多次从门口经过而已。

    坐在副驾驶的周冰看着窗外的酒店:“阳阳,你确定我们要在这里吗?咱们还是换个地方吧,你可是刚刚花了9亿。”

    郭阳哈哈一乐:“9亿都花了,在这吃顿饭还能再花9亿?走!”

    郭阳将车停好,特豪气的下了车,周冰和沈晓曼无奈的对视一眼也跟着郭阳走进了波尔顿大酒店的转门。

    走进酒店就看到直冲大门的一个中欧世纪的雕塑,周围围绕着鲜花。光洁的大理石地面,以及站在门口的8位气质型迎宾小姐。

    郭阳对这个地方是有印象的,在前世这个地方后来的消费水平并不像现在这么高,随着经济的发展,这个地方在以后慢慢成为情侣和中产阶级来小资或者娱乐休闲的地方。

    令郭阳意外的是,原来以为这个波尔顿大酒店后来又重新装修了一次才有的那精致的大理石地面,没想到现在就已经是这样了。

    里面的陈设除了新了一些,几乎与郭阳前世的记忆完全吻合。那没变的雕塑,那没变的前台,那没变二楼的走廊,让郭阳感觉自己又回到了重生之前。

    而跟在郭阳身后的周冰和沈晓曼却是第一次来这个地方。看到眼前的景象,周冰内心不禁有些感叹,这个酒店的装修比她家里的别墅还要奢华。

    哪怕是燕京来的沈晓曼眼中也是露出了惊奇的眼神,像如这种地方在燕京也是有几家的,可在这省城居然也有这种与燕京顶级酒店不相上下的地方。

    三人在服务员的带领下来到一个小一点的6人包间,虽然说是小一点,可相比较其他酒店而言这个包间这个6人的包间差不多相当于别家的12人的房间了。而且房间里面的都用厚厚的地毯铺陈着。一进门就可以看到一个占据了几乎整面墙壁的仿真壁炉。两边墙上挂着各式的油画,从屋里的吊灯、下面的餐桌餐椅,乃至小小的手帕都透露着浓厚的欧式风格。

    让人一进来,仿佛就能感觉到已经走出国门,来到了欧洲一般。

    三人落座,服务员将早已经准备好的菜单交给在场唯一的男士郭阳,接过菜单,翻了几页,郭阳忽然反应过来,这菜单制作精美封面用皮质材料包裹。

    里面的菜品每一个都用彩色照片展示着,这在当时几乎就是绝无仅有的。这时的郭阳几乎有一种冲动要去照照镜子,他害怕自己之前发生的都是一场梦。可抬头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两位美女。

    他一瞬间知道自己只是让这极为相似的环境,误导了自己,回忆起了自己重生之前的经历而已。

    而坐在郭阳对面的两个人,看到郭阳脸上忽然露出紧张的表情来,甚至刚刚有一刻,周冰觉得郭阳有一种要冲出去的冲动,心里不知道是为什么,甚至以为是因为这里的菜价格太贵,超出了郭阳的预期。

    周冰刚刚想跟郭阳说,要不咱们换一个地方,可是看到站在旁边的服务员又不好意思说出口,索性心一沉跟郭阳说:“阳阳,要不你拿来我看看?”

    郭阳知道自己刚刚可能表现的有些失态,可能引起了对面周冰和沈晓曼的误会。随后明白聪明的小冰是什么意思。

    翻了翻手中的菜单,摇了摇头说了句:“不用。”便抬起头看了一眼服务员。

    服务员很有耐心的微笑着,用眼神示意准备记录郭阳要点的菜品。

    点了几个菜之后,服务员走出包间,带上了门。

    周冰立马趴在桌子上,小声的跟郭阳说:“阳阳,是不是太贵了?没事,不行咱换个地方就是了。”

    郭阳脸上立马带上不屑,一挺胸脯,大力的拍了拍,用故意装出一副暴发户的面孔说:“还有咱吃不起的?小冰,晓曼,今天你俩就放开了吃,有我在,一切尽在掌握!”

    听到这句话在旁边一直微笑看着郭阳没说话的沈晓曼忽然说了一句流传至今的话:“强行装X最为致命!”

    郭阳听到沈晓曼的这句话,一愣。那一刻,他差点以为沈晓曼也跟自己样是重生过来的,但一转念觉得这东西太过玄妙。这句话十几年后才开始流行起来,自从郭阳重生之后,就再也没有听到过,如今从沈晓曼嘴里说出来,郭阳心里不禁移一动,说不定这句话还是沈晓曼的原创呢。

    郭阳,并没有多想,微微定了定神,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正襟危坐像是开会一般,特正经的说:“今天我们艾丙集团董事长郭阳同志,艾丙集团第二股东周冰同志,艾丙集团第一总裁沈晓曼同志来到波尔顿大酒店,共同庆祝我们艾丙集团迄今为止最大手笔的一次投资,成功拍得省城土地一块。为今后艾丙集团进军房地产行业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来,让我们共同举杯庆祝这一盛事。”

    因为酒水还没有上来,索性郭阳举起了面前的茶杯,看了看坐在自己对过的两个女人,顺势就要喝干,但仅仅只喝了一小口便停住了,面色有些微红的,将嘴里的水吐进了一旁的垃圾桶里,抬头见周冰和沈晓曼疑惑地看着自己,他仍就带着一脸的潮红,一本正经的说道:“啊,没关系,就是有点烫。”

    周冰和沈晓曼刚刚拿起杯子还没喝,看到这一幕纷纷放下杯子,捂嘴偷笑。现在在她们眼中的郭阳就像是个小孩子一般,没有了商场中那成熟稳重,反而多了几分可爱。让她们心中因为拍卖会发生波折的最后一丝阴霾也一扫而空。

    而这时,服务员端着一个红酒的醒酒器进了屋。看到屋内发生的事情有点发蒙。想笑却处于职业素养使劲憋着,不过眯起的眼睛已经出卖了她。

    过了几秒钟,郭阳看到服务员进来了,强行忍着坐在了座位上。

    服务员拿着酒单交到了郭阳的手上,看着郭阳强憋的样子,从旁边的厨子里拿出了一瓶矿泉水。

    看到水,郭阳赶紧打开咕咚咕咚灌了好几口。等郭阳缓过来之后,看了看手中的酒单。

    服务员职业的声音随即也传了过来:“您好,先生,我们的红酒都是从欧洲进口来的。特别是这一款来自法国加莱蒂酒庄的浪漫之花,是我们这边点的比较多的一款。口感比较丰富,层次更多,酸甜适中。有各种水果芳香,颜色也漂亮,搭配各种食物都很好。”

    郭阳听着服务员的介绍觉得还蛮不错的,刚准备点头,眼睛瞄了一眼红酒的价格,便停顿住了。

    抬起头略有些尴尬的说:“还是给我拿6瓶青岛啤酒吧,红酒我喝不惯。哈哈。。。”

    服务员也没有表现出什么,微笑着应了一声,便准备出门准备。刚走到门口便听到郭阳又问了一句:“你现在啤酒喝不了能退吗?”

    服务员依然保持着职业的微笑,点头:“没开瓶的是可以退的。”说完见郭阳没有再问其他问题便点头出门了。

    包房内,郭阳心情愉悦,三人频频推杯换盏。周冰和沈晓曼虽然不知道郭阳高价买地的信心为什么这么大,但都知道郭阳肯定不会乱来。看郭阳兴致颇高,俩人也都非常开心。

    服务小姐依次上菜,菜品美味可口。席间,郭阳与周冰和沈晓曼频频举杯,大家都没有谈及今天拍卖的事。房间内气氛融洽,看得出来大家都很高兴。

    哗,只见一个服务员侧身倒进了门内。服务员推着的餐车也倒在了一旁,美味佳肴撒了一身。

    服务员顾不得身上的菜汤撒了了一身,红色的旗袍湿了一大片。赶忙起身一个劲的道歉,“对不起,对不起。”一边向房间内的人鞠躬,一边向房间外走廊的人说着对不起,连连道歉。脸上也是满是懊悔之意。

    “你瞎了?走路不长眼睛的?”门口骂声不断。服务员好像只会一句对不起。一直在重复着对不起和弯腰鞠躬。

    郭阳听到门外的骂声,咦,有些耳熟,但一时没有听出是谁。便站了起来,起身拿起了桌前的手帕。走到了女服务员面前把手帕递给了女服务员。说道:“你先擦擦身上。”探头向门外望去。

    只见走廊上,郑仁杰跟赵三一行人正脸色微红站在走廊。赵三手拿西装,嘴里叼着牙签。一看到郭阳,眼都直了,眉头微皱。嘴里嘟囔着:“握草,真是冤家路窄啊,走哪都能碰到你。”

    郭阳看到这一行人也是有点意外,但却没有和郑,赵三说话。问道面前的女服务员道:“你没事吧。”服务员赶紧说道:“没事,没事。低着头,不敢再说话。”

    郑哈哈一笑,打破了尴尬说道:“今天我要恭喜郭总啊,拿到了一块好地。虽然说九亿的价格我们开发出来还有的赚,不过不知道郭总有没有的赚啊?”说完,郑仁杰哈哈大笑,虽然说得是恭喜,但话语间却处处都是嘲讽之意。边上的赵三也附和着哈哈大笑起来。

    郭阳倒也坦然,也哈哈一笑说道:“既然郑总也说了这是一块好地,那我十八亿卖给你怎么样?”

    郑仁杰听了,像看傻逼一样的看着郭阳说道:“你当我和你一样傻啊?九亿的价格已经是天价?十八亿,你当我疯了还是跟你一样傻?”

    郭阳听完,没有回答郑的话。反而走回了桌前。拿起酒杯抿了口说道:“那就不要怪我没给你机会了。给你块蛋糕你接不住啊!”

    如果说郭阳真是个傻子的话,是不可能创下他经营的企业的,归咎于运气使然那未免太有些天方夜谭了,但郭阳的自信到底来自哪里,难道他真的看不出他出的价格,已经远远的超过了这块土地可以开发的价格了吗。郑仁杰百思不得其解,心中充满额疑虑。

    郑看郭阳不在理他,也不在自讨没趣,和赵三走出了酒店。

    在车里,郑越想越不对劲。他始终想不明白这个郭阳哪来的勇气直接以市场价三倍的价格拿下这块地。莫非是他知道了什么消息?

    想到这里郑拿出手机,快速的找到一个号码,拨了过去,“喂,李老,这么晚了给您打电话真不好意思,我只是想问下省里对城市规划有没有新的文件下发?”

    “啊?!要新建CBD中心?”......挂了电话,郑仁杰的怒火顶在心头,感觉就要窒息了。“啪!”郑仁杰猛地把手机摔在了车门上,前座的小黑扭头看了过来,见郑仁杰脸色铁青,知道此时自己的老板正在气头上需要安静,便只是微微皱了皱眉,并没有说什么。

    省里的文件是刚刚才发下来,也就是说文件下达拍卖会都结束了!莫非这个郭阳可以未卜先知?还是说他有比自己更有背景?不应该啊,他这人上下三代小黑都查清楚了,一个被人抛弃的女知青的孩子而已,他哪来的能量!

    省级的开发项目啊!这意味着什么?CBD的项目建起来,别说九个亿,就算十个亿,二十亿也只能稳赚不赔!想到这里郑仁杰双拳紧握,连指甲嵌入了皮肉都没感觉出来,自己竟然被郭阳给耍了!想到刚刚郭阳竟然说要十八亿把这块地卖给自己,郑仁杰的内心就充满了羞辱感!

    刚刚自己说郭阳傻,现在他才想明白为什么郭阳会对他置之不理,因为在他意识里自己才是最傻的那个人!而且事实也的确如此。“啊!”想到这里郑仁杰再也压制不住心头的怒火,一直以来温文尔雅的摸样变得狰狞可怖,他一声怒吼一拳打在了前方的座椅上,前座的司机受到惊吓,猛的踩下了刹车,随着一声尖啸车熄火停在了路上。

    “你TMD的停什么停!给我赶紧走!快走!要不然我杀了你!”这里离波尔顿酒店还不是很远,郑仁杰一刻也不想在这儿多呆,从此之后这里会是他的阴影,他再也不想看到这栋楼。听到郑仁杰的嘶吼,司机忙不迭的发动车辆。

    副驾驶上小黑见自己老板失态的样子,扭头对开车的司机说道:“记住你今天什么都没看到,什么也没听到,要不然......”小黑没有继续说下去,但威胁之意溢于言表。

    说完他把手伸进上衣的口袋,把一叠钞票放进了副驾驶前置物箱里,随后看了一眼开车的司机。司机见他的动作,明白了他的意思,紧张的脸上强挤出一丝讨好似的微笑,急忙点着头表示明白。

    做完这一切小黑再次看向郑仁杰,只见他全身瘫在后座上,呼呼的喘着粗气,满头汗水直视着前方,但眼神里却没了聚焦。刚刚打在座椅上的一拳,让郑仁杰的拳锋处隐隐渗出了血迹,可他仍浑然不觉。

    少顷郑仁杰坐起身来,将自己的呼吸渐渐调整平稳,像是压下了火气。却听他声音阴沉自言自语般的说道:“好,郭阳,你喜欢玩儿是吧,那我就陪你玩,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少钱可以填窟窿!”

    包间内,周冰还是忍不住,抬手和郭阳碰了下杯说道,“阳阳,你可真敢开口,刚才听你说十八个亿就跟说十八块钱一样,把我都惊了一下。”

    郭阳哈哈一笑道:十八个亿是打完折的,他要真说十八个亿要,我还真不卖给他。”

    “那要是要他就是疯了”周冰笑着答道。

    “那要是这块地要建CBD中心呢?”郭阳阴谋得逞的坏笑道。

    “真的假的?要是真的那给我十八个亿我也不卖啊!”沈晓曼惊叹道。郭阳微微一笑:“肯定是真的,文件已经马上要下发了.”

    “我的天呐,那这次可是真的买着了!”沈晓曼和周冰惊呼道。

    包间内的气氛也达到了高潮。大家都在庆贺这次的拍地胜利。

    在一个酒店的角落的杂物室里,一个服务员在擦拭着身上的污点,旁边的一个年轻服务员愤愤的说道:“刚才明明我看到是他们从后面撞得你,你还要跟他们道歉。”

    那个服务员说道:“算了,他们我们惹不起的,要是闹大了,我肯定会被开除的,好不容易在这里找到工作。能忍就忍吧。”那个年轻服务员叹了口气说道:“哎,哪有被人撞了还要给别人道歉的道理。另外一个服务员苦笑了下,没有说话。”

    …………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