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九点30,郭阳带着周冰和沈晓曼便来到了土地拍卖交易中心。

    交易中心门口一名区县的领导正向围着他的下属,安排着什么事情。

    郭阳微笑着走上前去,微笑着握了握手:“窦局,您好。”

    窦学良带着金丝眼镜,身材不高,微微有些发福,看起来平易近人。但眼底时不时闪烁的精光,让郭阳觉得如果自己真这么想,一定会被啃得渣都不剩,能做到他这位置,哪有省油的灯。

    正在吩咐工作的窦学良,听到有人向他打招呼,微微一愣扭头看去竟是郭阳,随即笑着说道:“哈,郭董事长,这么早就过来了。快进去吧,第一排的位置给你留着呢。”

    话刚说完,窦学良注意到了郭阳身旁的周冰与身后的沈晓曼,便又带着几分调侃似得说道:

    “看来郭董事长,这次是对我们这块地势在必得啊,连夫人都带上了,哈哈。”窦学良的话并没有具体指谁,貌似说的是郭阳身旁的周冰,可话里话外似乎另含深意。

    听到窦学良的调侃,周冰不禁脸颊微红,心中微微有些不适但也并没有多想,以为这只是单纯的男人间带着几分揶揄的寒暄。

    身旁的沈晓曼倒是用眼神的余光有意无意的瞥了一眼周冰,微微一笑没有言语。

    此刻的郭阳心中不禁有些尴尬,男人之间不管多陌生也总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默契,比如谈到女人。往往只是一个眼神或是语气变化,心下便已明了。

    “哈哈哈,窦局,我来介绍下,这位是我们艾丙集团的行政总裁沈晓曼。说起来也谈不上势在必得,我们的艾丙地产还是一家新公司,实力有限根基尚浅,只能说尽力争取而已。”郭阳打了个哈哈,没有在意这话茬,只是简单介绍了下沈晓曼的身份,将这份尴尬揭了过去。

    “哈哈,郭董谦虚了,我个人很看好你们公司。好了,先进去坐吧,休息一下,我这边处理完事情就进去。”窦学良见好就收眼含深意的看了郭阳一眼,便招呼着郭阳进会场。

    “那好,窦局先忙,一会儿里面见。”郭阳这会儿有些如芒在背的感觉,无需多言身后必然有道怨念的目光在注视自己,急忙告辞带着两女往会场里走去。

    郭阳走后,窦学良再次把视线转向郭阳,注视着他的背影,面色有些不自然的想着什么。其实他真的是很看好郭阳的企业,但是上面已经打过了招呼,到底能不能成就得看郭阳自己有没有那个本事了。想到这里窦学良轻叹着摇了摇头,继续对下属安排起了工作。

    周冰走在郭阳身旁,并没有注意到后面沈晓曼的神情,只是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郭阳,总觉得他好像跟这个人有些太熟了。

    见周冰看着自己欲言又止的摸样,郭阳心下了然,说道:“拍卖会之前我跟他有过交涉,人还不错。”周冰听完了然的点了点头。

    说完,郭阳转头跟沈晓曼说道:“晓曼,这次拍卖的这块地,我们无论如何必须拿下来,今后艾丙集团在地产行业能否站稳脚跟,成败在此一举。”

    沈晓曼见郭阳回头看向自己,忙收回了眼中的幽怨,调整了下好语气说道:“嗯,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你一定要买这块地,但是我相信你的眼光。为应付这次拍卖,集团准备了五个亿,如果有必要还能从别的分公司账面上挤一下,另外高兰那也可以再筹措一些,确保万无一失。”

    沈晓曼说完环视会场四周,继续说道:“就目前来看,除了坐在后面的宏大集团,在场的还没有其他有力的竞争对手”。

    听到沈晓曼的安排,郭阳微微颔首表示满意。

    三人来到艾丙集团的位置坐下,身后座位上正交头窃窃私语的二人引起了郭阳注意,沈晓曼注意到郭阳的目光,低声在郭阳耳边说道:“那就是宏大集团的代表,并不是什么重要人物,看来宏大对这块地的关注有限”。

    “恩,宏大集团家大业大实力不容小觑,但这块地还不至于吸引他们太多的关注,即使拿下这块地最多也锦上添花而已,所以他们不用太放在心上。”

    郭阳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在他前世的记忆里,宏大集团最早也是三年以后才真正的涉入到本市的地产业,如今宏大的代表出现在这里最多也就只是打个前站,做个考察而已。

    自己出现,三年后宏大集团能不能插得进脚,还要另当别论。郭阳暗暗想着。

    “阳阳,我担心的倒不是宏大,还记得我在飞机上遇到的那个人吗?”说着周冰无意的瞟了会场门口一眼,眼底一丝嫌恶一闪而过说道:“哝,说曹操曹操到了”。

    听到周冰的话,郭阳也随着周冰的视线看向会场门口。

    郭阳想起几天前,在接周冰从机场回家的路上,周冰对他说起的那个人,他叫郑仁杰,与周冰在回国的飞机上相遇,借故与她攀谈。

    在周冰的潜意识里,她有些抵触这个突然出现的陌生人,也许是女人的直觉,她总觉得这人虽然外表和煦恬静平易近人,但眉宇之间总有些险恶的感觉忽隐忽现,而且这人话里话外似乎对自己的未婚夫有些关注,这不由得让周冰有所警觉。

    通过交谈,周冰得知郑仁杰在美国有一家不小的金融公司,这次回国是想在国内扩展一下市场,并且打算涉足国内的地产业。

    但让周冰担心的并不是这个,而是郑仁杰在国内的背景似乎有些不一般。他每次谈起国内市场时的那种势在必得的自信,并不像是做作装出来的,如果不是他太天真,那就只能说明这人相当有背景。

    郭阳往会场的门口看去,只见一名高大帅气,脸上带着几分恬静淡雅微笑的男子,缓缓地走进了会场,虽然他的面部轮廓谈不上棱角分明,甚至有几分阴柔,但他的眼神里,却透着几分聛睨一切的自信。而他身后跟着的除了一名皮肤稍显黝黑的青年外,另一名竟然是前些日子在郭阳手里栽了跟头的赵三?!

    郭阳与周冰有些疑惑的对视了一眼,随继心下了然,怪不得这个郑仁杰对本市的情况这么熟悉,原来还有赵三这一层关系在。

    郑仁杰与刚走到会场门口的窦学良打了个招呼,便径直走进了会场,第一眼就看到了坐在第一排的周冰,便面带微笑向郭阳这边走了过来。

    郑仁杰温和的向周冰微微一笑。伸出手说:“你好,周小姐我们又见面了。”

    周冰出于礼貌的站起身轻握了下郑仁杰的手,点头回应道:“你好。”郑仁杰并没有把周冰冷漠的态度放在心上,而是微微一笑转头看向郭阳:

    “看来你就是艾丙集团的董事长郭阳了吧,你好,久闻大名。郭董在短短的时间内,就成功运营起了这么大的一个集团,我郑某很是钦佩,日后如有闲暇希望能有幸与郭董更多交流。”郑仁杰温文尔雅的说着,向郭阳伸出了手。

    此时的他一身优雅绅士的做派,很难让人想象到这是那个刚刚吃掉了天成信托的郑仁杰,那副贪婪而又狰狞的嘴脸,似乎从未出现在他的身上过。

    身后赵三对此的感触尤为深刻,此时的他面色苍白,眼窝深陷眼中布满了血丝形如枯槁,一副弱不禁风随时可能会倒下的样子。

    见郑仁杰向自己伸出了手,郭阳也站起身与之握在了一起。

    “郑董真是过奖了,郑董才是真正的青年才俊,年纪轻轻就已经在华尔街创下了偌大产业,我还要向郑董多多学习才是。”

    听到郭阳的话,郑仁杰眉毛一挑,眼底一抹蔑视一闪而过。

    “郭董过誉了,能相互学习才是最好的。”说完颔首示意,转身坐在了与郭阳一条过道相隔的座位上,赵三与那名皮肤黝黑的青年则坐在了他的旁边。

    这会儿郭阳才注意到赵三的样子,此时的赵三哪还有前些日子的嚣张乖戾,活脱脱一具被抽走了灵魂的躯壳。

    走过郭阳身旁的时候,赵三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些什么,最终还是没开口。只是在坐下的时候扭头深深地看了郭阳一眼,那眼神里充斥着怨恨,懊恼,羞怒。

    郭阳并没有回应赵三的凝视,无所谓的微微一笑,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今天的结果都是赵三自找的,一个手下败将而已能掀得起多大风浪。

    相比赵三,郭阳心中更加忌惮是走在他身前的郑仁杰,且不提他自身在美国的产业,赵三是谁,省城赵家的长孙,天成信托的董事长,资历背景也不能说不雄厚,但这郑仁杰却能让赵三这等人物跟在身后如同跟班,郭阳隐约感觉到,郑仁杰此人背景一定更加深不可测。

    而且见他刚刚进入交易中心时,与门口的窦学良还打了个招呼,看那样子两人关系似乎匪浅,看来如果不是他本人本来就与窦学良相熟,那就只能说明他已经在政府做过一定的公关了。但这次由于是明码拍卖,至少在这儿政府起到的作用还不是很大,更多的还是价高者得,看来自己只能提高价码了。

    小冰的话应该没错,这郑仁杰必然是这次拍卖最大的对手,郭阳不动声色的坐下,但心里却已经暗暗下定了决心,或者说他的决心根本没有动摇,这块地将会是艾丙地产的根基所以自己非拿下来不可!

    …………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