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川大酒店的包间里。

    赵三一副目眦欲裂的样子,瞪着桌对面的郑仁杰,嘴唇紧闭,身体微微发抖,似是怒到了极致。

    但郑仁杰看了一眼赵三,压根就没有理会赵三要吃人的眼神。

    在郑仁杰心里,赵三就是一头纸老虎,瞎嚷嚷什么?他一脚就能将他给踹死!根本就不在乎他心里的想法。

    他趴在桌上,下巴垫着小臂,两根手指轻轻捏着高脚杯,若无其事的摇晃着手中的红酒,对站在他身旁的小黑,使了一个眼色。

    小黑看到赵三的样子不禁皱了皱眉,随即又展了开来,毫不掩饰此刻他眼中那抹深深的鄙视。

    而赵三现在似乎已经豁了出去,他猛地站起身来,可就在刚站稳身形的一刹那,只听得耳旁闪过一丝呼啸,有些冰冷的液体甩到了脸上,身后传来了玻璃碎裂的声音,“啪!”一声脆响让本来已经在暴走边缘的赵三直愣愣的站在了当场。

    郑仁杰丢出了一直在手中摇晃的酒杯,擦过赵三的耳际在他身后的墙上摔得粉碎,红色的液体溅得满墙都是,缓缓淌下像是鲜血一样。赵三楞楞的站着,似乎对刚才发生的一切还没回过神来。

    小黑走上前,拿起桌上的手帕递给了郑仁杰,只见郑仁杰接过手帕轻轻擦拭着手上沾染的红酒,动作轻松优雅,似乎刚刚的始作俑者并不是他一样。

    门外走廊上的酒店服务员听到动静,把门开了一条小缝瞅了一眼,见只是摔了杯子,便又快速地关上了,因为老板嘱咐过这个房间的客人很有来头,他们不招呼,千万不要随意进来,即使拆房子也由着他们。

    “赵公子,你这脾气还不小嘛,呵呵,我劝你,别忘了自己的身份,就算你家老爷子在这里,也得客客气气的,你算哪根葱?嗯?”郑仁杰的声音极度冰冷,听到他的话赵三瞬间就像是霜打了的茄子,再也不复之前的气势,面色苍白的蔫了下去。

    可郑仁杰好像并没有打算就此放过赵三,将手中的手帕随意的往桌上一扔,继续说道:“欺人太甚?你在说我吗?恩,这么说吧,就算你没让我损失这么多钱,我就是看上你这间公司了,我就想要你这家公司,你能拿我怎么着?”

    郑仁杰的话让瞬间让赵三心如死灰,现在的状况跟自己在蓝星集团对周定南父女时的场景是何其相似,当初自己不过也是以势压人而已,认为自己是赵家的人,就算市里领导既使是薛家人出面,说到底也不能拿自己怎么样。

    不过,现在的角色互换了,自己落到了当初周定南父女的位置,面对郑仁杰自己所谓的势已经荡然无存了,然而此时他才发现,抛开了自己的家世背景,自己可并不具备郭阳那样力挽狂澜的本事。

    天成信托是家族交给他的产业,市值几十亿的公司的40%股权就这么拱手让人,实在让他心中怨愤难平。

    “杰......哥.....公司40%的股权您就这么收走,我对于家里实在是不好交代啊......”赵三的嗓音嘶哑而干涩,像用尽全力才挤出的声音,听起来已不复当初的盛气凌人,而是满含着乞求的意味,像落水的人,在窒息的前一秒,仍然想拼命挣扎着抓住水面上漂浮的稻草。

    “赵三,你是没听懂我说的话吗?我说过就算你家老爷子来,也得客客气气的跟我说话,你赔了我几个亿!不好交代?要不然我亲自去找赵老爷子交代交代,看看你们赵家人到底还有没有讲理的人!”郑仁杰最后的话几乎是吼出来的,吼完猛的拍了下桌子,震得满桌碗碟哗啦作响。

    听到这儿赵三身形微微一晃,绝望的闭上了双眼,知道天成信托的股权他是保不住了,因为他还不具备和郑仁杰撕破脸的资格,他身后的家族也不具备这样的实力。

    一旦让郑仁杰掌控了这百分之四十的股权,以郑仁杰的背景和能量,天成信托基本上就变成了郑仁杰的掌上玩偶。

    他心中顿时有些懊悔,但这事儿也怨不得别人,是他把郑仁杰给招来的。

    对了,都是郭阳!遇到问题归咎于别人几乎是人类的本能,如果不是为了对付郭阳,他也不至于引入郑仁杰这个外部投资者,不会引狼入室想到这里赵三对郭阳的恨意就更深了。

    “好了赵三,这事就这么决定了,不开心的事儿就先说到这儿吧,别光傻站着啊,快坐下吃菜都凉了”。郑仁杰的情绪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又变成了那个恬静淡然温文尔雅的样子,热情的招呼着赵三。

    若不是赵三脸上刚洒上的酒迹未干,他还以为刚刚发生的一切只不过是自己的错觉。

    “对了,赵三上次你帮我的万隆地产拿下的两块地我很满意,我一直对国内的地产很感兴趣,我能预见未来地产业潜力巨大!你就来我公司吧,放心,你要你替我好好做事,未来的回报一定是你那家信托公司几倍!”

    郑仁杰一手棒子,一手甜枣,他就不信也不怕赵三不上钩。

    …………

    与此同时,周家别墅,听到周定南的询问,郭阳沉思少许,随即压低声音轻轻说道:“房地产”!

    “爸爸,阳阳,你们在聊什么呢?说来我也听听。”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了郭阳与周定南的交谈。

    郭阳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见周冰正从二楼的楼梯上走下来,看着周冰袅袅娉娉的身影,郭阳微微一笑,说道:“也没说什么,我只是把未来艾丙集团在发展上的一点设想,跟爸交流一下。”

    郭阳内心比谁都清楚,用不了多久中国的房地产就会向脱缰的野马,现如今只是刚刚开始起步,还不足以引起别人的重视,既然自己重活了一次,就必须抓住这次机遇,正所谓手中有地心中不慌,只要自己借助超前的信息优势,随便拿下几块地,用不了几年仅仅靠几块地也能把艾丙变成庞然大物。

    届时,自己再依托艾丙网这个连接全国各行各业的电商平台,即使未来的某达加某宝也不过如此吧。

    郭阳说出了自己的计划,并且确定了自己迈向地产业的第一个目标,最近省城即将要拍卖的那块地。

    周定南听了郭阳的今后的安排,若有所思的沉默了稍许,似乎心里有些感慨,然后摇了摇头说道:“我老了,想法赶不上你们年轻人,只要你们有魄力敢放手去做,不管你接不接受,爸爸这儿永远都是你们的后盾。”

    周定南说完,看了一眼二人,有些狭促的微微一笑说道:“现在老头子要回房休息了,不在这儿碍你们年轻人的眼了,哈哈哈。”说完摇了摇头,也不顾身后周冰的娇嗔,自顾自的上楼去了,留下了郭阳和一脸娇羞的周冰,坐在大厅里面面相觑。

    周定南是一名传统的生意人,是实实在在的企业家,做实业出身的他,在他的心中其实并不能完全理解郭阳所说的这种经济模式,这种老一辈人的传统,这也是未来蓝星集团穷途末路、泯乎众人的原因之一。

    一旁的周冰听到郭阳所定的目标却是微微一愣,刚刚周定南临走时的打趣让她只顾得害羞了,暂时忘了这一茬,但此时冷静下来那件事又回到了她脑子里,坐在郭阳的身边,看着郭阳说到。

    “对了阳阳,你还记得我再回来的路上跟你提起的那个人吗?刚刚这么一说,我突然想起来了,他好像也跟我提过省城的那块地。而且他说的理由,跟你也是如出一辙,都看好国内的房地产。”

    周冰在飞机上遇到那个人,一直让她心里觉得怪怪的,通过两人交谈了许久,最后因为周冰委婉的下了逐客令他才离开。

    总而言之就是这个人让周冰觉得有些深不可测,根本摸不透他的底细,只知道他在华尔街有家金融公司,但对国内的形式却是了如指掌。

    听到周冰的话,郭阳暗自沉吟,这么看来这个郑仁杰倒是个有眼光的人物,此人不可小觑。

    …………

    北方晨报。

    郭阳的出现,让报社所有人都有些惊讶,当然不少人热情地上来询问长短,打招呼。

    郭阳带队去南方晨报实习挂职,突然之间,在那边就出了事,据说是在采访过程中遭遇暴力抗拒然后莫名失踪了,警方都迟迟没有查出问题来。

    林美美几个人提前结束实习返回自己报社,听闻郭阳来了,林美美一个箭步窜出办公室,冲了过来,声音都有些哽咽:“郭阳,到底怎么回事啊?这么这么久都不见踪影啊?你连个电话都不打啊你!!!!”

    如果不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林美美或许都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要直接扑入郭阳的怀抱。

    郭阳有些感慨,拍了拍林美美的肩膀柔声道:“我没事,一会我在跟你解释,我先去领导那里报到。”

    说完,郭阳就扭头去了社长赵国庆的办公室,然后是挨个拜访其他领导,表示自己安然无恙,返回报社上班了。

    在返回报社之前,其实他一直在考虑是不是终结自己的媒体生涯。因为艾丙集团的生意越来越大,事情越来越多,他有些力不从心了。

    按照现在的局面,只要他全身心投入进艾丙集团的运营,不出三年,艾丙集团就能发展壮大成国内首屈一指的大集团,初步构建起属于艾丙和郭阳的商业帝国来。

    但郭阳却还是有点不甘心。

    前世他没有主导完成北方晨报的改制和真正的市场化,以至于伴随着国内纸媒的没落,北方报业集团也随之穷途末路了。这是他一直遗憾的事情。

    他想要带领这家报社闯出一条不一样的市场化发展道路来。

    但现在,他的确是面临精力和时间力所不逮的困境。

    再三犹豫,郭阳还是决定临时从报社退出,办理一个停薪留职手续,暂时从北方晨报抽身出来,全部精力投入到自己企业的运作上。

    等到了一定的关键时间点上,他会再次杀回来。

    停薪留职合同是指为了使特定职工有期限离岗停薪并保留职工身份,而由用人单位与该职工依法签订的,约定停薪留职期间双方相互权利和义务的合同。该合同产生于80年代,只适用于原固定职工,不适用劳动合同制职工。合同有效期一般不超过二年。北方晨报其实已经有几个编辑记者办理了这种手续,下海经营去了。

    郭阳站在走廊的一个角落里跟母亲谢玉芝通了电话。谢玉芝倒是没有反对,反正儿子如今的家业足以维持生计了,谢玉芝觉得无所谓,只要儿子喜欢就可以。

    完了,郭阳就又给周冰打了电话过去:“小冰,我有个事跟你商量、。”

    周冰嘻嘻笑道:“阳阳,有事就说啊。”

    “我想从报社停薪留职了……”

    周冰啊了一声,旋即惊喜道:“阳阳,要依我说啊,你早就该辞职了。现在艾丙事务这么繁琐,你一个老板长期不在岗,也不是长久之计。沈晓曼这个人呢,虽然可靠,但毕竟是外人吧,自己的企业还是自己管理比较好。”

    郭阳笑了笑:“小冰,这与沈晓曼无关,我主要是考虑到精力和时间无法兼顾了。再者说了,我只是停薪留职,将来还是要回来的。”

    周冰笑:“那也随你,我支持你,阳阳!”

    周冰知道,郭阳跟自己打招呼完全是尊重,他自己的事情,自己完全可以做主。况且,在很多人眼里,尤其是周定南夫妻看来,郭阳早就不该留在北方晨报当一个小记者了,那不是浪费时间和生命吗?

    郭阳拿定了主意,站在社长赵国庆的门口,轻轻敲了敲门,走进了社长赵国庆的办公室。

    赵国庆对他有知遇之恩,无论如何,他要提前给赵国庆打招呼。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