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川大酒店的豪华包间。

    富丽堂皇的装饰和满桌的海陆珍馐,丝毫没有让赵三感觉到一丝温暖,他就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低头不敢接郑仁杰的眼神。

    郑仁杰端坐在主位上,神情冷漠的看着赵三,那眼神如同万年的寒冰一般,直接刺进赵三的骨子里。那名叫做小黑的助理,正站在郑仁杰的身旁,弯腰伏在他耳旁低声说着什么。

    “老板,那个周冰前些日子刚刚与郭阳订婚,订婚那天有个情敌去闹事儿,在C市还闹了个不大不小的新闻…….”

    “哦?情敌?呵呵,还有这事儿?”郑仁杰显然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八卦也不光是女人的天性,有时候男人之间也会对于此事乐此不疲,更何况这个情敌算起来也是自己的情敌。

    小黑很了解自己老板的性格,听郑仁杰这么问,便对他的意思心下了然。小黑微微一笑说道:“是的,老板。周冰的另一个追求者叫孟天祥,是本市副市长的儿子,说起来还是周冰母亲的学生,......”

    小黑在郑仁杰耳边把郭阳订婚那天发生的事娓娓道来,显然他也是下过一番功夫的。

    “......之后,那个孟天祥还在郭阳的超市对面,也开了一家超市要跟他竞争,开始两人争得如火如荼,听说这个孟天祥还跟本地的地头蛇宋大昌有些联系,搅黄了郭阳的供货商.....”听小黑说到这儿,郑仁杰微微皱眉,轻声说道:“蠢货!”

    小黑听到郑仁杰的话,识趣的闭上了嘴。郑仁杰瞥了他一眼,恍然似的说道:“哦,小黑我不是说你。”接着他沉吟了下,继续说道:“哼哼,就孟天祥这么一个蠢货,郭阳能把他玩死,也谈不上什么本事。跟黑社会勾结这么犯忌讳的事儿都敢做,也亏他敢作敢为了。”郑仁杰说完,带着几分嘲讽的微笑摇了摇头,显然这并不是对孟天祥的褒奖。

    小黑一说起孟天祥这事儿,郑仁杰就已经猜到了他的结局,果不其然只听小黑接着说道:“老板说的没错,那个孟天祥最后被郭阳整到破产,受不了打击心灰意冷,好像是去了美国。”

    坐在郑仁杰对面的赵三,开始见小黑趴在郑仁杰的耳边嘀嘀咕咕的,根本听不到他在说什么,郑仁杰也不搭理他,只顾听小黑说着,让他尴尬的已经喝了一整壶茶水。但最后这几句因为是站在郑仁杰身旁说的,声音大了些倒是让赵三听了个真切。

    只听他急忙说道:“对啊,杰哥,这个孟天祥我也早有耳闻,据说还有几分办事,差点儿就把郭阳整垮了......不过这小子胃口也太大,还想指染周冰?呵呵,不是我赵三瞧不起他,就他那德行还敢跟我抢女人?”

    “你的女人?你算哪根葱啊?周冰啊,这个女人倒是不错……”郑仁杰嘴角噙着一丝古怪的笑容,轻蔑地望着赵三。

    赵三愕然,心道难道郑仁杰也看上了周冰?他马上想起周冰那秀美高雅的面孔,心头立即痒痒起来,竟然莫名生出了几分妒火,但他知道自己的妒火来得太莫名其妙,郑仁杰可不是一般人,他越是看上了周冰,肯定没自己什么事了。

    一念及此,他反倒有点幸灾乐祸了,决定暗暗推波助澜,把郭阳和周冰的婚事给搅黄了。自己得不到的人,也不能让郭阳得到!

    赵三的突然插嘴,让小黑眼中闪过一丝愠意,听到她话里的意思,郑仁杰也微微皱起了眉头,冷冷的把视线转向赵三。

    赵三被二人盯得有些发毛,只听他支支吾吾的说道:“杰......哥,您.......”他话还没说完,只见郑仁杰挥了挥手打断了他的话,带着一脸鄙视的说道:“哦?莫非赵公子也真的对周冰感兴趣?呵呵那真有意思了,你也不看看你那德行。你之前的所为,不会也只是为了这个女人吧,难道你就是为了争一个女人就让我折了几个亿?”

    郑仁杰的话让赵三出了一身冷汗,接着郑仁杰不等他解释继续说道:“赵公子,看来你不知道什么是礼貌,现在你老老实实的坐下,另外周冰那儿你就别动歪心思了。”

    说完便不再理会赵三,视线歪向一侧,继续听着小黑汇报。

    此时的赵三在听完郑仁杰的话以后,堪堪要发作,但是想到他身后的背景,又忍住讪讪的坐下了,继续喝着桌上的茶水。

    尼玛今天晚上的茶水也算是倒霉了,遇上了赵三这个可怜的豆包。

    郑仁杰继续听着小黑在耳边低语,面无表情但心中却极为满意,这个人是他最倚重的臂膀,不是说能力有多强,而是最懂得体会自己的意思,然后针对的去解决,不焦躁不做作滴水不漏天衣无缝。

    同样的吩咐在别人的意识里,可能会觉得郑仁杰是想知道周冰在蓝星集团的任职情况,或者是蓝星集团的运营状况,但实际上只有小黑明白他老板的意思是另有所指,他只想知道周冰的个人情况而已。

    “赵三,轮到你了。说说你的问题。”。

    郑仁杰冰冷毫无感情的声音,让赵三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抬起头正好与郑仁杰的眼神交汇在一起,那眼神中的寒意似乎直刺灵魂,心中一惊又急忙低下了头去,声音颤颤巍巍的说道:

    “杰哥这事儿真的怪不得我啊!是周鹏和魏学习搞的鬼啊,要不是最后时刻他们摆了我一道,如今我已经直接控制艾丙集团了,都是他们在最后没及时注资才让我损失的……损失的这么惨重”。

    郑仁杰看来要跟自己算账了,赵三心里暗暗想着,冷汗直冒。

    赵三不得不怕,这次他瞒着家里,并且不顾薛家的态度,直接对艾丙集团名下的上市公司进行资本市场的暗箱操作阴谋算计狙击,背后的依仗无非就是郑仁杰,不光如此就算自己家中的产业,很多也受到郑仁杰背后家族的照扶,并且这次自己投入的资金很大一部分,也是来自于郑仁杰的公司。

    听到赵三的话,郑仁杰并没有说什么,而是若有所思的沉默着。

    赵三这个人虽然一向不可尽信,但在这件事上,郑仁杰自己多少也有些了解,在最后时刻赵三的资金难以为继的时候,周魏两家作为赵三的盟友确实没有及时伸出援手,从而导致了赵三的失败。而郑仁杰思量的也正是这件事。

    现在看来一定是郭阳找上了周魏两家,并且达成了什么协议,导致两家退出了对艾丙集团的狙杀,这么看来郭阳这小子还是有几分本事不可小觑。

    “好了,赵三,这事儿我不想再深究,那两家的小子我自然会去问个子丑寅末,但是我的钱也不能就这么白白损失掉,这样吧,既然天成信托公司中你们家老爷子的股权已经完全转给了你,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说到这,郑仁杰稍稍停顿了一下,深沉的目光扫了赵三一眼,“赵三,你现在应该有天成信托公司百分之四十的股份了吧,我就不说废话了,现在统统归到我名下,你给我损失了几个亿,股份归我你不亏。”

    听到郑仁杰开始的话,赵三暗暗松了一口气,甚至还有些幸灾乐祸的考虑起了周魏两家的下场,哼哼,毕竟他们不知道自己身后是燕京的郑公子。

    可接下来赵三越来越觉得不对头,最后的话如同晴天霹雳一般在他的耳畔炸响,又如三九天里凛冽的寒风吹得他浑身颤抖,他瞪大着眼睛愣愣的看着郑仁杰,嘴唇哆哆嗦嗦的竟说不出话来。

    郑仁杰好大的胃口!股权归他,那天成信托跟赵家还有什么关系了,而是会直接变成了他郑仁杰的产业,届时不光自己会一无所有,回家也无法向老爷子交代,此时赵三的心里说不出的愤怒隐隐还有几分苦涩。

    但是,郑仁杰说的也没错,就算股权全给他,也补不上自己给他造成的损失。几个亿的现金啊,赵三懊悔不堪,他就是砸锅卖铁也无法面对郑仁杰的索赔啊。

    但同时赵三心里也明白,郑仁杰看中的只是根本不是钱,而是他天成信托在国内资本市场的融资能力,这正是当前的郑仁杰所需要的。但郑仁杰的吃相未免也太难看了,这尼玛就是落井下石乘人之危啊!想到这里怒火瞬间把赵三的眼睛烧的通红。

    郑仁杰说完,也不理赵三,自顾自的拿起了了桌上的红酒,看了一眼标签,面带嘲讽的说道:“啧啧,九零年的拉图?呵呵,赵公子还真是好品味。”说完他给自己倒了一杯,看着发愣的赵三继续说道。

    “赵公子,我的提议,不知你意下如何啊?”郑仁杰轻抿了一口红酒,缓缓摇动着高脚杯,看着杯子里的红酒,语气不温不火的说道。

    郑仁杰的追问,把愤怒失魂状态的赵三拉回了现实。

    此时在赵三的眼中,一直以来恬静淡雅甚至有几分阴柔的郑仁杰,形象分外狰狞,像极了一头正舔舐着鲜血,准备择人而噬的野兽!赵三紧咬着牙关,目眦欲裂布满了血丝,用几乎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声音说道:“郑仁杰,你别欺人太甚!”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