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宁宛如睁开了双眼,明亮的卧室内,郭阳早已不在房间了。眼中的眼泪,不禁有些忍不住落了下来。

    随即一想,今天艾丙啊,不,郭阳就要乘坐飞机返回北方省了,宁宛如又强自打起精神来,哪怕是见最后一面,她也一定要漂漂亮亮的出现在他的面前。

    中午,郭阳和沈晓曼、高兰一起来到了机场,高兰要返回深市,顺道来给郭阳送行。而郭阳和沈晓曼要一起返回C市,在郭阳心里有即将回家的激动,也有一点点的期待。虽然他知道,这并不现实,可是在自己失忆期间,那个女孩,这段时间朝夕相处的宁宛如给他留下了不可磨灭的记忆。

    这是一次美丽的误会和邂逅,但邂逅本身,无论是他还是宁宛如,都没有什么错。哪里有什么错呢?

    沈晓曼看到郭阳在东张西望的看着,碰了一下郭阳:“你在东张西望什么呢?是不是还期待着某位美女的出现啊?”

    沈晓曼的话还没说完,郭阳就向远处,一个美丽出众的身影走了过去。

    沈晓曼看了看,心里不免有些吃醋,不开心的对旁边的高兰说:“男人呐,真是没一个好东西,失忆了还拈花惹草的。嘁!”

    高兰笑了:“沈总,其实也不能怪郭阳吧……这算是阴差阳错下的某种人生机缘吧?这个宁宛如,我多少了解了一下,也是一个很出色的女孩,她和郭阳之间……”

    高兰欲言又止。

    沈晓曼幽幽一叹:“我也知道这不能怪郭阳,但是……好端端冒出一个宁宛如来,总是让人有些不舒服。”

    沈晓曼突然见高兰目光暧昧,若有所思的样子,忍不住俏脸绯红,搓了搓手,尴尬地解释道:“当然,高总,这跟我们没什么关系,郭阳可是有未婚妻的人,要是让周冰知道了,那……”

    高兰哈哈一笑:“沈总,你不会要那啥吧?这种误会,我觉得还是就此打住为好,这是郭阳和宁宛如之间的私事,既然不管我们的事,那我们就当什么都不知道好了……事实上,我们也的确只是怀疑,什么都不知道哟。”

    沈晓曼呆了呆,呢喃道:“这不是掩耳盗铃吗?”

    高兰看着向不远处走去的郭阳,又看了看身边的沈晓曼,不禁笑了起来,不过并没有说什么。

    不远处,郭阳和宁宛如紧紧的抱在一起。

    郭阳不想回避,也不能回避。发生了就是发生了,他无法回避。

    对于宁宛如来说,她知道郭阳是不可能留在自己身边的。他有他的生活和世界,她也有自己的生活和世界,两个陌生的人因为一场美丽的误会,就此走进了对方的的内心,但又不得不再次别离。

    现在宁宛如的心脏剧烈的跳动着,因为她怕,怕听到机场播报他的航班机次。怕从此一去,再也见不到这个意外出现在她生命中的男人。

    两个人拥抱片刻,然后分开,静静的对视着,宁宛如的眼泪不停的在眼眶中打转,却不敢留下来,笑着跟郭阳说:“我觉得你回去之后,还是要专门去医院系统检查一下,看看身体有没有状况尤其是大脑,看看有没有后遗症。”

    宁宛如的声音非常温柔。她的目光清澈,平静坦然。

    郭阳点点头,没有说话,只是在专注的看着宁宛如的脸,就像是一转眼就会忘记似的,只想默默的把她的模样深深地印在脑子里。

    只有在这个时候,他才突然意识到,虽然两人相处日短,但宁宛如的美丽身影已经无意间深深镌刻在他的心上。

    宁婉如被郭阳盯得有些不好意思,含羞的低下头,羞怯的说道:“你在看什么呢?”

    “我们两个相遇,我想,大概也是宿命的安排。否则,我不会在一个特殊的时刻,以一种狗血的失忆状态和你走到一起……”郭阳认真地说道。

    听到郭阳的话宁宛如慢慢地抬起头来,眼中升腾起一片水雾,也同样认真的注视着郭阳,突然她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在自己随身的挎包里翻找了起来,不多时一串小挂件拿在了宁宛如的手里。

    “呐,这个给你。”郭阳看向宁宛如手里的物件,小挂饰上吊着一块铭牌,上面刻着一个“宁”字,“你把这个放在身边,以后你看到它就会想起我。”听完宁宛如的话,郭阳接过她手里的挂饰,仔细的端详着。

    这是一块传自宁宛如祖母的和田玉铭牌,是宁家的家传宝物,也是宁宛如戴在身上二十多年的贴身物件。对于宁宛如来说,这不但是一种珍贵的宝物,还是感情的见证。

    到了分别的时候,她希望能将自己最宝贵的东西交给郭阳留在身边,这就好像是她的人也一路相随郭阳回到那个对她来说非常陌生的北方省,一个更加陌生的城市。

    宁宛如见郭阳把自己的礼物接了过去,滑进了郭阳的怀里,靠在他的肩膀上,头转向郭阳看不到的位置,泪水止不住的流了下来,抽泣着,颤抖着说道:“艾丙!我……”

    宁宛如想说的那些话终归还是没有说出口来,但终归她还是终于放弃了最后的一丝骄傲和矜持,出声的哭了出来。

    郭阳稍稍犹豫了一下,将她送的挂饰紧紧攥在手里,张开双臂用力地将她拥在怀中,就像是要将宁宛如融进自己的身体里一样。

    “你以后如果有不开心的事,一定要告诉我,让我跟你一起分担。让我知道你会好好的生活下去,越来越爱自己……”郭阳轻轻的在宁宛如耳边说着,似乎在这最后的几分钟里,他要把该说的话都要说完。

    至于未来怎么样,他还真没有想好。而未来究竟怎么样,实际上也存在未知的变数,谁又能说得好呢?

    但有时有些事情发生了就是发生了,顺其自然反而是最好的处理方式。

    机场的广播最终还是催促着这对离别的男女,宁宛如不舍的松开了牵着郭阳的手,目送他离去,看着郭阳不停的回头看着自己,宁宛如不自觉的向着郭阳的方向走去,直到无路可走,被安检口的护栏挡住,看着郭阳的身影越来越远,她的视线也变得越来越模糊,直到郭阳消失在拐角,眼泪又一次掉了下来,默默的看着郭阳消失的地方,心里期盼着那个不可能:郭阳突然冲了出来,紧紧的抱住她,轻声说:“我决定留下来!”

    宁宛如像是失了魂一般,自己出了机场,坐上了回去的车。

    望着车窗外,天上每飞过去一架飞机,她便在心里默默念诵着郭阳的名字。

    登机的瞬间,沈晓曼听到郭阳发出轻轻的叹息声,忍不住皱眉道:“咋了,不舍得走了?”

    沈晓曼的声音里隐藏着若有若无的醋意,郭阳苦笑一声,没有回答,扭头走进了机舱。

    沈晓曼撇撇嘴,也跟了上去。

    …………

    北方省机场,沈晓曼和郭阳肩并肩一起走出了候机楼。

    这时,沈晓曼提前安排好的车,也停在了两人的跟前。司机从车上下来帮助沈晓曼拿东西,开车门,刚下来便看到了,站在沈晓曼身边的郭阳,惊喜的说:“董事长,您也回来了。”

    郭阳一笑:“咋?不欢迎我?是不是愿意接沈总这个美女,不愿意拉我这个糙汉子?”

    司机听出来郭阳是在开玩笑,依然诚惶诚恐的说:“哪能,都愿意,都愿意!董事长您又在笑话我,我不会说话。”

    郭阳回头看了看机场,眼睛似乎跟着天上飞起的飞机,延伸出去很远,低下头,叹了口气,跟身边的沈晓曼说:“走,咱们回家。”

    在回去的路上郭阳说了很多很多在自己失忆时经历的人和事,有很多感慨,也有很多搞笑的地方,惹得沈晓曼不住的捂嘴笑着。

    沈晓曼知道郭阳这是在解释和缓解她内心深处的不快。

    而在郭阳心里,却在暗暗感叹,失忆的时间,如同过往云烟,也许人和事还会存在在他的记忆中,给自己留下最深刻记忆的还是那个自己一直当做是“小冰”的女孩宁宛如。

    看了一眼窗外,看着这熟悉的事物,看着坐在自己身边的人,心中忍不住想呐喊一声,C市,我回来了!

    我,终于回来了!

    …………

    平淡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结束了一天工作的郭阳正偎在沙发里与远在美国的周冰通着电话。

    “阳阳,你想我吗?”话语间周冰带着控制不住的激动。

    “想!我巴不得现在你就在我身边,紧紧的抱着你!”郭阳躺在沙发上,眼前似乎出现了周冰那美丽的倩影。

    “那……我有一个好消息跟一个坏消息,你要听那个?”电话里周冰的声音有些俏皮,却驱散了郭阳工作带来的疲惫。

    “那就先听好消息吧。”郭阳饶有兴致地说道。

    “就知道你要听好消息,好消息就是我要回国了……”周冰刻意压制着自己的情绪,或许是压制的有些难受,让她的声音微微发颤。

    听到这个消息的郭阳却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猛地从沙发里蹦了出来,打断了周冰的话,“真的吗!小冰!真的吗!太好了!”

    “听我说完!”周冰娇嗔似得表达着不满,然后说道:“还有个坏消息呢!”

    “对……对……那坏消息是什么?不会是你又有什么原因回不来了吧!还是你刚刚跟我说的只是一句玩笑?你如果敢骗我,小心我飞到美国去打你屁股!”郭阳异常期待的,但又有些害怕,他怕周冰的好消息真的是一个玩笑。

    “我怎么能骗你呢,你现在胆子大了啊!都敢说要打我了,哼!不跟你逗了,坏消息是飞机晚点了!其实本来今天就到了的,现在只能等明天早上了……阳阳,我真的想你。”

    “小冰,我也想你啊,但你真是坏死了……”郭阳无语凝噎。

    跟周冰挂了电话,郭阳嘴角噙着温和的笑容。周冰与他身边的任何一个女人都不同,她带给郭阳的从来不是压力,而是某种发乎于心的温情脉脉。

    一想到周冰的名字,他的心里就充满着无尽的温情和柔情。这是任何人都无法替代的,独一无二的位置。

    ……

    一辆白色的桑塔纳2000缓缓地停在了离机场门口长不远的车道上,郭阳现在已经不再是最初的那个穷小子了,其名下的艾丙集团在零售业、文化业、地产业都领域多有建树,也算是功成名就,更别说他还拥有最大娱乐上市公司鼎文传媒百分之五的股份,当然还出面代持着几个神秘股东的股权。

    但也许是性格使然,郭阳仍旧开着他最初的那辆白色桑塔纳2000,对他来说身份什么的不重要,这辆车对他来说更多的是一种情怀,或者说是即将迈向成功的象征。

    人啊,就是这样,往往会在不成功或者奋斗的阶段刻意追求情调,比如说物质享受,但真正成功之后,反倒是讲究情怀了。

    郭阳关上车门看了眼时间,而后靠在了车门上,面容平静的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烟,然而他将烟抽出烟盒,那抖动的手却出卖了他,此刻他的内心并不是看起来那样古井不波。

    也许郭阳也发现了自己有些失态,不禁自嘲般的摇了摇头笑了一下,刻意的控制了下自己的手,把烟点着深吸了一口缓缓的吐出来,烟雾在冬日清晨带着些许凛冽的空气中弥漫、上升,把郭阳的视线带到了沪城机场的上空。

    她终于要回来了……

    其实他没有必要亲自来沪城机场接周冰。但他还是控制不住来了,因为思念如潮水啊。

    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他接机来沪城,也顺带跟沪城的一个投资商谈了谈艾丙电商在沪城发展的项目合作。也许用不了一年,艾丙电商就会在全国最大的城市沪城扎根铺开平台,然后以此辐射江南和全国市场。

    要想做电商,尤其是抢在互联网商贸时代到来之前铺开市场,必须要将艾丙电商的产业中心总部放在大都市,在北方省是难以形成产业聚集力的。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