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混乱起来。

    所有工作人员和宾客都目光复杂地聚焦着贵宾室的门口,这间贵宾室封闭多时了。

    贵宾室内。

    沈晓曼和高兰俯身焦急地盯着半卧在沙发上的失踪多日的郭阳,眉宇间掠过的焦灼之色看得周万豪等人暗暗皱眉,心道这人到底是谁啊,让沈晓曼和高兰这么关心。

    周万豪扭头望向了自己的外甥女宁宛如。

    却见宁宛如痴痴地站在一旁,目光迷离失神。

    在郭阳晕厥当场且沈晓曼不顾仪态狂奔过来的时候,宁宛如就知道自己和艾丙的缘分到了尽头。这一天她已经预料到,但没想到会来得这么突然这么快。

    郭阳缓缓睁开了眼睛,出现在他眼前的是沈晓曼和高兰那焦虑和惊喜混杂的面孔。

    郭阳有些茫然,又有些如释重负。

    沈晓曼急急回头来望着周万豪等人,道:“周董,不好意思啊,麻烦你们先出去等片刻,成不成?”

    周万豪等人点点头,便纷纷都开始退场。

    宁宛如迟疑地望着郭阳,见郭阳正凝望着沈晓曼,目光热切,并无旁人和自己的存在,忍不住幽幽一叹,心神激荡下,被林珊扶着走出了贵宾室。

    贵宾室外,宁宛如向林珊伤感道:“林珊,这位沈总裁就是他口中的小冰吗?”

    林珊轻叹一声:“或许是吧,宁总,你也别多想,说不定他还没恢复记忆呢?”

    宁宛如摇摇头,垂下头去。

    就算是艾丙没有恢复记忆,他已经遇上了他熟悉和亲密的人,他怎么还有半点可能留在她身边?他本来就是突兀出现在她生命中的过客,来去匆匆,何必再执着呢?

    半个小时后。

    沈晓曼和高兰神色喜悦一左一右陪伴着郭阳走出了贵宾室,来到场中,沈晓曼逐个为郭阳介绍周万豪等人,宁宛如和林珊等人站在台下眼见郭阳笑吟吟风度翩翩地与周万豪一干南方省商界名流握手寒暄,举止从容,目光更加哀伤。

    黄俊杰毒蛇般的阴毒目光紧盯在郭阳的身上,心头却是无比震惊:这厮到底是什么人,怎么周万豪和自己的老爹等人这么礼遇他?

    片刻后,周万豪朗声一笑,面向众人大声道:“各位同仁,各位好友,各位媒体的朋友们,下面,我来向大家介绍出席本次招待酒会的各位贵宾”

    “深城市光明区人民政府副区长李杰先生。”

    李杰微笑着向众人颔首,走出两步,然后又退了回去。

    “高兰投资基金总裁高兰女士。”

    “艾丙集团董事长郭阳先生,郭阳先生同时还是鼎文传媒股东和重要战略投资者”

    随着周万豪话音一落,郭阳面带微笑缓缓走出来,向众人团团抱拳点头,然后也退了回去。

    场上掌声响起,无数双好奇的目光投向了郭阳,聚光灯和闪光灯噼里啪啦响起。

    黄俊杰啊了一声,脸色骤变。他万万没想到,自己对付和针对的“情敌”竟然是黄氏企业正试图与之合作的重要客商艾丙集团的大老板。

    如果是这样的话,宁宛如看上郭阳也就在所难免了。这当然是他的小心眼和小人之心。

    郭阳的真实身份,一样让宁宛如震惊不已。

    林珊等设计师张大了嘴,半天没有合拢。

    这个过去在她们眼前晃来晃去的傻子和失忆青年,竟然是声名显赫的大人物啊。

    宁宛如目光失神,痴痴望着台上神采飞扬的郭阳,心头越加的伤感:这才是你的真人真身吗?艾丙,难怪叫艾丙啊,原来这不是他的名字,而是他的企业名称啊!!!

    林珊也是恍然大悟:“宁总,我这才算明白他为什么叫艾丙了,原来是他企业的名字啊!”

    宁宛如缓缓转身向宴会厅外行去,她的身形微微有些落寞。正在台上与周万豪等人举杯庆祝合作的郭阳,眼角的余光从她的后背剪影上掠过,心头泛起一抹无言的伤感来。

    他与宁宛如的相识相处,算是阴差阳错的美妙误会。这从他失忆开始,又从方才他骤然恢复记忆结束,但……这真的是这么容易就云淡风轻挥挥手不带走半点云彩吗?

    宴会结束,应酬完毕。

    郭阳向沈晓曼和高兰微微一笑:“晓曼,兰姐,我有点私事,我先走了,明天我们在你们住的酒店汇合吧。”

    沈晓曼柳眉一皱:“你要去哪?你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还是赶紧去医院检查一下吧?”

    郭阳摇摇头:“我没事,晓曼,你们先走,我处理点别的事情。”

    ……

    宁宛如的公寓。林珊正在安慰神色忧伤落寞的宁宛如,突然听到门铃响起,就下意识地起身去打开门,见到出现在视野中的郭阳,林珊刚喊了一声“艾丙”,觉得不妥,就赶紧改口道:“郭董?”

    “林小姐,宛如在吗?我想跟她单独说两句话。”郭阳大踏步走了进来。

    宁宛如窝在沙发上的身形一颤,垂下头去。

    郭阳叹息一声,走过来坐在了宁宛如旁边,慢慢又握住了她冰凉的小手,柔声道:“是我……的错!”

    宁宛如伤感地哽咽起来,从郭阳手里抽出了自己的手来,“你有什么错?我们都没有错,错的是命运吧?艾丙,你走吧,我不想再看见你!”

    郭阳沉默了一阵,然后不管不顾地将宁宛如拥抱在怀中,伏在她耳边轻轻道:“如果你愿意,我永远都是艾丙,我会永远记得我们之间发生的一切,这不会因为我记忆恢复而终止。”

    宁宛如放声恸哭,紧紧圈住郭阳的腰身,情难自已。

    林珊叹息一声,悄然离开,为两人带上了房门。

    第二天一早,宁宛如伤感地起床为郭阳收拾着他在自己公寓的所有衣物,包括睡衣在内。

    郭阳一把抓住了她的手,摇摇头道:“宛如,不要收拾,留下,只要你不反对,你这里也是我的家,可以吗?”

    宁宛如俏脸变幻,手里慢慢松开,转身扑在郭阳怀中哽咽起来。

    有些人相处了一辈子都这么回事,但有些人虽然相处了短短时日,却几乎就是一辈子。宁宛如知道自己根本无法忘记这近在咫尺的幸福时光,她的整个人和一颗心,都已经被身边的这个男人偷走了。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