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午时分,明媚的阳光从医院住院大楼的落地窗透射进来,铺洒在干净整洁的病床上,给静静卧在床上输液的宁宛如和默默给宁宛如喂水果罐头神态专注的艾丙身上都镀上了一层淡淡的光辉。

    让两个人看起来温情脉脉,又带有些许圣洁。

    林珊一干人提着水果篮和花篮正欲要推门而入,探视宁宛如,见到这一幕温情的场景,有些不忍心打扰,就纷纷停下了脚步。

    林珊向众人挥挥手,大多数人都默默散去,只有林珊还静静候在病房门口。

    林珊的神色非常复杂。

    她比谁都清楚,艾丙并非假装,但他错把宁宛如当成了他心目中的那个她,将来……将来一旦艾丙恢复了过去的记忆,对于宁宛如来说,又该情何以堪?

    这是一个美丽的误会和错误。

    林珊最终还是走了进去,她把花篮和水果篮放在病房的一个角落里,轻轻道:“宁总,艾丙,大家来看你了。”

    宁宛如展颜一笑:“替我谢谢大家,我想静一静,就不见大家了,谢谢啊!”

    林珊叹息一声,知道宁宛如想要保留跟艾丙这幸福温馨的一刻,不愿意外人来打扰。就摇摇头径自走去。

    “小冰,再吃点。”艾丙动作温柔。

    宁宛如苦笑一声:“不要了,我都吃撑了,你也歇会吧。”

    “你真的什么都记不起来了吗?”宁宛如又问。

    艾丙想了想,摇摇头:“我好像记起来很多事,但又想不清楚是什么,反正一片糊涂……但是我记得你,这就够了,小冰,你好好睡一会,大夫说了,你要多休息才能退烧。”

    宁宛如哦了一声,扭头望向了窗外。

    阳光明媚,风景正好。但她的心情却平静不下来。

    其实她只是发点烧,没有必要住院,只是她知道或许只有这样的单独相处才能让她忘记一些未来即将要发生的东西,她沉醉于这种虚幻的幸福中,她希望时间能这样停滞下去,永远不会改变。

    一个身穿米色风衣的高个男子出现在病房门口,手里提着一个精致的花篮。他大概有二十七八岁的年纪,高鼻鹰眼,整个人看上去非常强悍。

    这人推门而入,一进门就高呼道:“宛如,怎么好端端地生病了?住院也不跟我打个招呼,如果不是尤玲玲给我打电话,我还蒙在鼓里呢嗯?你谁啊?”

    这人扭头望着艾丙,目光不善,居高临下。

    艾丙却对他的审视视若不见。

    宁宛如皱了皱眉:“俊杰,你怎么来了?我就是一点小毛病,输输液就好了,你大老远从深城跑过来干嘛?”

    宁宛如旋即又为艾丙介绍道:“这是我大学同学黄俊杰,俊杰,这是我……”

    宁宛如的俏脸微微有些发红,声音停顿了一下,因为她突然意识到不知道该如何介绍艾丙的存在,但她很快就掩饰了自己的尴尬去,大大方方道:“俊杰,他是艾丙,我的朋友。”

    艾丙?朋友?黄俊杰眉头紧蹙起来,目光更加不善。

    他追求宁宛如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宁宛如一向高冷,寻常男子从不假以辞色,何况是这种私下里单独相处了,看这架势,这男子一直在身边照顾她,岂能是普通朋友关系?

    尼玛的混蛋,什么时候让这种人趁虚而入了?

    黄俊杰当即嫉妒起来,心里的妒火熊熊燃烧,几乎要让他失去理智。

    “宛如,他什么人啊?”黄俊杰径自坐在了床边上,大刺刺地挥挥手,企图将艾丙挤到一边去。

    宁宛如柳眉一挑:“不是说了嘛,我朋友啊。”

    黄俊杰有些羞恼,扭头望向艾丙,冷哼道:“麻烦你回避一下,我有话要跟宛如单独说。”

    艾丙哦了一声,也不介意,起身,走出了病房。

    黄俊杰见艾丙离开,这才苦笑压低声音道:“宛如啊,你什么时候认识了这么一个人啊,了解还是不了解底细啊,现在社会上骗子这么多,别上当了啊!”

    宁宛如柳眉皱紧:“俊杰,我怎么会上当受骗?我给你说了,这是我朋友!”

    宁宛如神态坚决,有些怒气。

    这让黄俊杰更加嫉妒,他感觉出宁宛如对刚才这男子并不一般的情怀。

    难道……黄俊杰想到了一个结果,面色涨红有点扭曲起来。

    “你们……”黄俊杰目光阴沉。

    宁宛如深吸了一口气,她一直厌烦于黄俊杰的纠缠,今天被黄俊杰打扰了她和艾丙幸福平静的独处,心底更是烦躁,索性就跟黄俊杰摊牌了:“是的,我们是关系亲密的朋友,俊杰,不好意思,我们之间是没有半点可能了!”

    轰!

    黄俊杰脑海中像是惊雷爆炸,嗡嗡作响,他身子一晃,眼前一阵金星乱冒,差点当场晕厥过去。

    宁宛如见他如此,心下多少有些不忍,但她对黄俊杰并无半点感情,又不想纠缠下去,所以就冷淡地望着他。

    ……

    医院走廊里。

    黄俊杰神色狰狞,冷视着艾丙。

    艾丙缓缓抬头来回望着黄俊杰,神色平静。

    黄俊杰嘶哑的声音传过来:“你是什么人?你怎么认识的宛如?”

    艾丙笑了笑:“跟你有关系吗?”

    黄俊杰的表情更加阴狠:“小子,我警告你,宛如这种层次的女人,不是你能沾的,我劝你识相一点,赶紧滚蛋,从宛如的生活中消失!”

    “你是在威胁我吗?”艾丙笑了笑,耸耸肩:“这是医院,希望你保持安静,不要吵到其他病人,你还是走吧。”

    黄俊杰咬牙沉默了一阵,跺了跺脚,霍然走去。

    他在病房楼下,拨通了一个电话:“老七,你帮我调查一下,宁宛如身边突然出现的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来路?骂了隔壁的,跟老子抢女人,想死不成吗?”

    黄俊杰在病房外跟艾丙的对话和动静,宁宛如其实听得清清楚楚。她见艾丙进门,有些担心地道:“他说什么了?你别理他,他就是一个疯子!”

    艾丙不以为意地微微一笑:“没事,我不怕。我怕什么?”

    艾丙心底坦然,眸光清澈而平静。

    宁宛如望着他,幽幽一叹,心里还是有点担心。

    黄俊杰的家族在南方省势力不小,她突然意识到,自己因此跟黄俊杰摊牌,他未必敢对自己怎么样,但艾丙……

    深城。某星级酒店。

    艾丙集团、高兰基金跟光明区政府合作的城市综合体项目已经开始启动,项目公司正在注册筹建,消息放得出去,不少南方省的商业企业都找上门来,试图参与,分一杯羹。

    因为这个城市综合体项目是一个系统工程,工程总量之大,绝对堪称是最近三年深城市最大的工程之一。政府重视,内地大企业主导,港资基金参与,这种三方合作背景,引起了各方高度关注。

    沈晓曼的神色微有焦虑。

    如果不是郭阳突然失踪,她早就该返回北方省坐镇公司总部了,深城这个城市综合体项目可以换一个副总过来牵头。但这些时日,她日日通过深城市政府方面的关系,不断与警方斡旋,试图找出郭阳的下落,但一直没有任何结果。

    郭阳好像是从人间蒸发了一样,找不到半点痕迹。

    警方虽然查到了抢救郭阳的那家医院,但早就办了出院手续,杳无踪迹了。

    这让沈晓曼虽然还是焦虑不安,但知道郭阳至少还活着,心里不至于乱了分寸。

    否则她根本没有心情跟客商见面谈合作,这家黄氏企业是高兰介绍的,老板黄坤海主动找上门来,自然是有所图的。

    沈晓曼见一个五旬上下穿着唐装的男子大步走过来,知道是黄坤海,就起身来笑了笑,迎了上去:“黄董?”

    黄坤海上上下下打量着沈晓曼,眸光微有惊讶:“沈总吧,我是黄坤海,没想到艾丙集团的沈总裁这么年轻美貌,出乎我的想象啊!”

    沈晓曼笑着跟黄坤海握了握手:“黄董过奖了,请坐!”

    黄坤海笑吟吟地落座。

    两人简单寒暄了几句,就直奔主题。这是沈晓曼对南方商人最有好感的一面了,他们很少虚来套去,干什么就是什么,以生意为主。

    因为城市综合体项目是一个系统工程,要引入很多家分支承包商来做,单靠艾丙一家是力不从心的。这是沈晓曼愿意跟本土商人合作的关键因素。

    但南方的大企业很多,其实不乏实力雄厚的。像黄氏企业这种层次的就有不少,但能不能合作,还是要看双方谈判的结果。

    黄坤海简单直接提出了己方的条件和要求。黄氏企业试图包揽城市综合体的主体工程,并要求建成后作为运营管理商之一,参与到艾丙主导的运营公司中去。

    这样的条件和要求在沈晓曼看来有些过分了。

    如果不是看在高兰的面上,她会直接拒绝。

    “黄董,说实话,我们目前还不涉及将来的运营管理,因为这个项目建设周期很长,我们还是先把工程做起来再说其他!”沈晓曼轻笑一声,端起咖啡杯来小啜了一口。

    黄坤海笑:“沈总,不瞒你说,我们黄氏企业,最不缺的就是资金了,只要你们同意我方参与,资金不是问题。况且,我们又不要求控股,只要在运营公司占有一定股权比例就可以了,而且我还可以承诺,将来不干涉你们的管理运营。”

    沈晓曼撇撇嘴,对于这些本土地头蛇,她根本就不信任。一旦让他们渗透到股权层面,说不参与管理,统统都是假话。这些人为了利益最大化,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到时候艾丙这条过江龙,难免也面对与地头蛇的争斗。未必会害怕、未必能吃亏,但一定会多了不少麻烦。

    沈晓曼笑了:“也不瞒您说,最近这两天,找我来谈的本土企业也有很多,比如说万豪集团,万豪的周老板已经约了我几次,我都没有开这个口子。所以啊,黄董,我们艾丙有个底线,就是将来的运营管理会牢牢控制在自己手里,除了政府的资产运营公司之外,不会吸纳外来股东,这一点,还请黄董谅解。”

    黄坤海皱了皱眉,他没想到沈晓曼一个女人会这么强势。

    “沈总,难道就没有回旋的余地吗?黄某人建议你慎重考虑一下,甚至可以给你们的大老板汇报一下,跟我们黄氏合作,其实还是大有可为的……”黄坤海这就是在变相暗示沈晓曼了。

    沈晓曼面色一冷:“这是我们大老板的意思。况且,公司的经营管理,我这个总裁就能做主,我的意思就是大老板的意思!”

    沈晓曼从来就不吃威胁这一套。

    黄坤海皱眉沉声道:“黄某人还是建议沈总慎重考虑一下我的提议。”

    沈晓曼冷笑一声:“我说得很明确了,工程方面我们可以合作,只要黄氏有意愿,能在我们的招投标中脱颖而出。至于其他的,暂时我不做考虑。否则,我宁肯跟万豪合作,也不会考虑其他企业!”

    万豪的周万豪是南方省首屈一指的商业大佬,黑白两道通吃。万豪的层次要比黄氏要高出一筹。

    沈晓曼果断抛出万豪来做挡箭牌,让黄坤海心头有些凛然。

    如果艾丙真的与万豪有深层次的关系,又有在港九和南方省呼风唤雨无所不能的女强人高兰在背后摇旗呐喊,黄氏还真不敢动艾丙半点手脚。

    况且这是官方主导看重的一个项目,若是黄氏敢在背后搞小动作,官方的打击也不是黄氏能承受的。

    一念及此,黄坤海立即收起了所有的负面情绪,满脸堆笑地改了口风:“沈总真是作风强悍,说一不二,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先考虑建设方面的合作?至于将来,如果艾丙希望引入外部投资者,还请首先考虑我们黄氏啊!”

    这老家伙软了。

    既然软了,沈晓曼也就不为己甚,微微一笑道:“那没问题。”

    “好,我们把合作的原则定下来,下一步具体的合作,我会让小儿黄俊杰来跟沈总详谈。”黄坤海挥挥手,爽朗一笑:“祝我们双方合作愉快!”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