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宛如和她的下属们喝得烂醉如泥。

    当然,谁也没有艾丙喝得多,只是到最后真正清醒的就剩下艾丙一人了。林珊找了出租车来,跟宁宛如晃荡着身子互相抱着进了出租车,艾丙呆了呆,也钻进了副驾驶位置上。

    一上了车,宁宛如和林珊就昏睡了过去,四仰八叉,毫无淑女的坐相。

    车内酒气冲天,出租车司机皱了皱眉,向艾丙沉声道:“你们去哪?”

    艾丙沉默着。

    出租车司机有些不满,声音提高了几度:“还走不走啊?喝成这个德性,走不走?到底去哪?不走,赶紧下车!”

    艾丙嘴角一抽,他突然从裤口袋里摸出一张纸片来递给了出租车司机,那是宁宛如今天早上写给他的,避免他走丢找不到宁宛如的公寓所在,上面有地址和宁宛如的联系电话。

    司机接过去扫了一眼,不满地嘟囔了两声,然后就踩下了油门,出租车飞驰而去,不多时就到了宁宛如的公寓楼下。

    司机不耐烦地挥挥手:“赶紧下车!熏死人了!”

    ……

    艾丙一手搀扶一个,将烂醉如泥的宁宛如和林珊扶进了电梯,这是本市最高档的公寓楼,保安认识宁宛如,当然也见过早上艾丙跟宁宛如一起出去,就没怀疑什么,反而一边用暧昧的眼光盯着艾丙,一边帮着艾丙扶着两女上了十五楼。

    但在门口,艾丙就有些发愣。

    没钥匙。

    这个时候,宁宛如和林珊东倒西歪靠在墙上,林珊更是出溜到了墙根上,开叉着大腿,脑袋歪着,人事不省,样子不雅至极。好在林珊没有穿裙子,而是紧身的健美裤,否则就chun光乍泄了。

    宁宛如好点,倚在墙壁上,口中呢喃着也不知道在说什么。

    艾丙犹豫了一下,还是探手过去抓过宁宛如随身的小包,在里面翻了翻,找到了门钥匙。

    等艾丙打开门,一个个把宁宛如和林珊抱进去安顿好,竟然出了一身汗。

    艾丙轻叹一声,俯身下去为宁宛如盖上了薄毯子。宁宛如修长的身子在毯子下扭了扭,口中呢喃两声,转身侧身睡了过去。

    艾丙有些怔怔地望着她,脑海中却骤然浮现出一个模糊中又透着几分清晰的女子镜像:黑发如云,瓜子脸,五官精致,浅笑倩兮,身材修长。

    女子漫步在林荫道下,突然回头来向艾丙轻轻一笑,笑容如同春风化雨。

    艾丙心胸间旋即滚荡起温情脉脉的热流来。

    他不知道出现在自己脑海中的这个女子是谁,但记忆却是如此的深刻,某种刻骨铭心的心之悸动让他一时间浑身抖颤起来。

    床上的宁宛如翻了个身,蹬掉了毯子,身子四仰八叉地出现在艾丙的视野中。

    她的一头黑发随意散在枕边,精致的五官,修长且曼妙的身材,以及那一抹若隐若现的媚态,仿佛骤然间与艾丙脑海中的女子镜像重叠起来,瞬间,艾丙纷乱的记忆中电光石火地出现了某个清晰的亮点,他嘴角颤抖着,轻轻呼道:“小冰……”

    ……

    宁宛如清晨时分醒来头疼欲裂。她吃力地睁开眼睛,却第一眼就看到了正默默坐在床边一直在状若深情的望着她看的艾丙。

    宁宛如大吃一惊,她的第一反应就是抓起覆盖在自己身上的毯子,看了看里面的自己身体的情形。见自己好端端地穿着昨天的牛仔裤和衬衫,身上也没有半点异样,这才暗暗松了口气。

    她刚松了口气,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却听身边的艾丙俯下身来温柔款款地给她掖了掖毯子,柔声道:“小冰……”

    小冰?宁宛如愣了下,抬头望向艾丙,却从对方清澈的双眸中看到了那一抹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深情和柔和。

    这一刻,宁宛如马上就意识到,艾丙应该是记起了什么,这个名叫“小冰”的陌生女子,想必是他极钟情极亲密的人吧?

    但艾丙明显却把她当成了记忆中的那个人,他的眼神做不得假。这种没有半点欲望,而全部都是浓浓爱意的清澈目光,看得宁宛如心头一颤,此时此刻,她也说不上自己到底是什么感受。

    “小冰,喝杯热咖啡解解酒吧。”

    艾丙竟然递过一杯热腾腾的咖啡来。

    宁宛如缓缓坐起身子,神色有点尴尬。她却无法拒绝,她从艾丙手里接过咖啡杯,低头小啜了一口。

    林珊神色古怪地躲在宁宛如的房间门口,窥见艾丙深情款款又无比温柔地照顾宁宛如的样子,又听他正轻轻柔柔地跟宁宛如说着话,忍不住就闯了进去:“宁总,他没把你怎么着吧?”

    宁宛如脸色大红:“没有,林珊,你可别瞎说!”

    林珊根本不信,看艾丙这样子根本就是没有离开宁宛如的房间,这一大早地,他就这般殷勤地照顾宁宛如,而且还一反常态开口说起了话,她怎么能相信两人昨夜没有发生什么?

    林珊一个箭步窜过去,挡在了艾丙和床榻间:“艾丙,你先出去!我有话单独跟宁总说!”

    林珊的目光有点不善。

    艾丙扫了林珊一眼,目光平静,神色更加平静,他扭头冲宁宛如温柔一笑:“小冰,我先出去了,我去给你熬点粥!”

    艾丙竟然就这样施施然大大方方地走了。

    林珊望着艾丙高大挺拔的背影,深吸了一口气,凝声道:“宁总,他是不是对你做了什么?……我就说了,家里不能留一个陌生男人在,你偏不听!”

    宁宛如柳眉一挑,有些羞怒了:“林珊,都跟你说了,他没有做什么,我们之间没什么,就是他……”

    宁宛如突然不知道该如何来叙述艾丙今天早上的某种变化,以及他对她的某种突兀而来的深情款款。

    还有那个温柔到骨髓的“小冰”的称呼。

    “对了,他怎么好端端地莫名其妙地喊你小冰呢?宁总……到底是咋了?”林珊眼神古怪地上上下下打量着宁宛如:“难道小冰是你的乳名?或者你们以前就认识?”

    宁宛如轻叹一声,“你别乱说!可能是他想起了什么,又错把我当成什么人了吧?这个小冰,应该是他的……爱人吧?”

    林珊愕然。

    她眼珠子一转,似乎有点不信。

    但又觉得宁宛如应该不能撒谎。她跟宁宛如相识好几年了,虽然是下属,却也情同姐妹,从未听宁宛如提起过她跟哪个男人有什么亲密关系。

    艾丙的身影又出现在门口,他端着一碗粥脚步沉稳走了进来,目光还是那般的温柔,声音更是温和:“小冰,喝点热粥吧,你昨晚喝了太多的酒!”

    艾丙直接越过林珊,坐在了床边,不由分说就开始给宁宛如喂粥吃。

    林珊以手扶额,感觉大脑中一片混乱,无语。

    ……

    整整一天的功夫,宁宛如工作室的十几个设计师和工作人员都开始在背后窃窃私语,八卦着宁宛如和艾丙的特殊关系。

    艾丙还是跟着宁宛如和林珊来上班,但与往日不同的是,他开始说话了,神态也变得跟正常人没什么两样,言行举止从容,面带微笑,身上发散着某种高华的气度。

    艾丙对宁宛如一口一个“小冰”喊着,喊得众人望向宁宛如的目光都变得暧昧起来。艾丙跟在宁宛如的身后亦步亦趋,几乎是宁宛如走到哪里,这声温柔的小冰就称呼到哪里。

    宁宛如面色尴尬,却又无可奈何。

    林珊抱着一堆服装设计的方案走进宁宛如的办公室,堆在茶几上,向正在向宁宛如大献殷勤的艾丙招招手道:“艾丙,你来帮我看看这些方案,看看有没有新的建议给我?”

    宁宛如眨了眨眼,知道林珊是在试探艾丙,她一直在怀疑艾丙就是服装设计师同行。

    艾丙微笑着走过去,翻看着林珊准备好的一摞设计方案。

    他的神态专注认真,林珊站在一边仔细观察着他的神色变化。

    但过了几分钟,艾丙很快就把这摞方案又推了回来,摇摇头淡淡道:“不好意思,林小姐,我看不懂。”

    林珊皱了皱眉:“艾丙,不带这样的啊,你真看不懂?你不要装啊,你上次帮我们改的方案,都得到了法国时尚大师的认可,你还敢说你看不懂这些?”

    “你小子到底在装什么啊?你昨天还一言不发,今天就一口一个……跟变了一个人似地,你跟我说实话,你到底是什么人?别跟我装失忆啊?你要真的失忆,为什么逮住我们宁总叫小冰呢?”

    林珊站在那里厉声质问起来。

    宁宛如本来觉得林珊的态度有点过分,突然转念又一想,试探一下艾丙也好,就静观其变了。

    艾丙眉头一皱,沉默了下去。片刻后,他抬头来望着林珊,神色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我只记得小冰,其他什么都记不起来了……”

    林珊啊了一声,差点没暴走,她感觉自己快要疯了。

    宁宛如呆了呆,同样以手扶额,无语凝噎。

    艾丙转过身来静静地望着宁宛如,声音照旧温柔:“小冰,我先回家帮你做晚餐吧,你下了班回来吃饭。”

    艾丙说完就转身走了。

    宁宛如轻叹一声,忍不住还是追了上去问了一句:“你记得回……我公寓的路吗?”

    艾丙平静地耸耸肩:“记得,走回去,半个小时,很快的。”

    宁宛如无奈地摇摇头,悄悄又塞给艾丙一些现金:“还是打车吧,走路太远!”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