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宛如张大了嘴:“艾先生,你的烟从哪里来的?”

    宁宛如终归还是问出口来。

    但艾丙只是默默地扫了她一眼,然后又安安静静地走过来,坐在了一边的沙发上,低眉垂眼,再无半点动静。

    宁宛如哭笑不得,与林珊一起面面相觑。

    林珊苦笑道:“宁总,我看他是真的傻了,你还是放弃吧,赶紧报警或者找家精神病院让他住进去,免得以后惹麻烦。”

    宁宛如皱了皱眉:“林珊,别乱讲话!”

    林珊撇撇嘴。

    宁宛如起身去收拾了一间客房:“艾先生,你如果要休息的话,就去那边的房间。”

    宁宛如指了指一侧的客房。

    艾丙默默起身,也没吭声,就自顾去了,进了房间,还把房门给带上了。

    林珊惊讶的发现,艾丙在离开客厅之前,竟然将手里的烟头掐灭在茶几上的烟灰缸里,只抽了半截就掐了。

    林珊望着艾丙进客房的背影,若有所思地沉吟着:“宁总,他是不是装傻啊?故意装作失忆或者什么的,对你图谋不轨?要是这样的话,我可不放心你把他留在家里。”

    宁宛如轻轻叹息一声:“我感觉他不是坏人。他如果能记得起过去和自己是谁,我想也不至于跟着我吧?好了,林珊,你别胡思乱想了,我们来继续商量下那一款时装的设计方案。”

    林珊点点头,立即取出素描本和各种彩绘笔来,就在客厅里跟宁宛如开始讨论工作室最近刚接下的一次大单为法国某服装奢侈品牌设计今年最流行的套装款。

    对于这次合作,宁宛如看得非常重。成功与否,直接关系着宁宛如的工作室能不能在业内真正站住脚和国际市场上打开局面。这次合作是宁宛如的老师法国人亨利介绍过来的,宁宛如必须要使尽浑身解数完成这次合作。

    但旗下的设计师包括林珊在内,拿了好几个方案,宁宛如都不太满意。

    眼看交创意设计稿的时间越来越近,宁宛如心急如焚。

    既要有自己的创意和创新,展示宁宛如工作室的设计特点,还要兼顾世界顶尖时尚界的流行风格,同时还要考虑到欧美人的审美元素,这次设计任务的难度可想而知。

    林珊指了指时尚杂志上今年的封面人物巴西模特GiseleBundchen和JenniferLopez、Beyonce,皱眉道:“宁总,我觉得吧,参照她们的风格设计最靠谱,反正她们面对的是欧美人群,与我们东方消费人群不太一样,我们不能代入我们东方的文化理念。”

    宁宛如沉默了几秒钟,摇摇头:“不,林珊,如果是纯西方化的设计,法国人何必找上我们?法国人找我们设计,应该就是想让我们融入一点东方的元素来,这样才有新意和创意。毕竟,现在的服装设计理念太过西化了,千篇一律,估计西方人也出现了审美疲劳。”

    林珊苦笑:“宁总,可是我们中式的服装设计理念,西方人是很难接受的。比如我们上一款设计方案,融入了旗袍修身的概念,可法国人怎么说?说我们是乡巴佬太土气……”

    “现在正是80年代的流行款式复古回潮,我们朝这个方向设计,肯定没有问题。”林珊又翻开时尚杂志,“宁总个,你看这几个大公司推出的最新款式,基本上都是这种风格,我们何必另辟蹊径,模仿参照就成了,这样风险最低,最容易得到法国人的认可。”

    宁宛如沉默了下去。

    其实她知道林珊说得有点道理,但她是一个追求完美并极看重个人创作特色的人,她想要打响属于宁宛如的设计品牌就必须要有自己的特色。否则,她何必回国来创业,跻身法国时尚界做一个大牌设计师,名利双收轻而易举啊。

    林珊飞快在白纸板上写写画画,将她和另外几个设计师按照宁宛如的思路综合设计出来的一个方案,一共是一款三个样式,上身是宽松束腰小西服,下身是紧身黑色皮裤。

    简单,简洁,线条流畅,突出欧美女性的修长丰腴身材。而黑色的紧身皮裤设计,又多少凸显了某些重金属和时尚流行元素,带些颓废复古的味道,应该是符合欧美人的审美。

    “宁总,你看,线条简单,流畅,既有流行时尚,又有复古气息,还有欧美人喜欢的放纵的元素,这一款一定会打爆的,你放心吧。”

    林珊轻轻笑道:“另外,白色与黑色的对比,宽松与紧身的搭配,严肃与颓废的混合,极具有视觉冲击力,宁总,我们有信心,这一款一定会火的。”

    “挺好,确实挺好,但是……”宁宛如柳眉一挑:“但是我总觉得还不太完美,还有些让人不舒服的地方。林珊,你们是以我们东方人的审美理念来审视判断这个方案,但欧美人就未必了,欧美人的审美跟我们相比还是差异很大的……”

    见宁宛如还是不太满意,林珊有些无奈,她耸耸肩:“宁总,反正我们是黔驴技穷了,这已经是我们这大半个月集思广益的结果了,如果你还要追求完美,我估摸着……”

    对宁宛如的追求完美,林珊其实不以为然。

    服装设计这个行当,除了要出精品之外,更重要的是要速度和质量兼顾。时尚界的流行款式几乎一月就冒出好几款了,等你再三斟酌,本来流行的元素也都过时了。

    见宁宛如还在对着方案琢磨,林珊就自顾去了卫生间洗澡,然后就进了另外一间客房躺下随意翻看着一本时尚杂志,然后就昏昏睡了过去。

    宁宛如在客厅里修改方案到了深夜,有些疲倦,也就洗澡回房睡了。

    但半夜时分,宁宛如隐隐听到客厅有动静,就揉着惺忪的睡眼出了卧房,她见客厅的灯亮着,艾丙正穿着睡衣趴在茶几上伏案涂涂画画,不禁吃了一惊。

    她急匆匆冲过去,见艾丙正在用彩绘笔对她和林珊的设计方案涂抹,刚要斥责,突然眼前一亮,就沉默了下去,静静地站在一旁,悄无声息地看着艾丙涂抹。

    艾丙认认真真地用大红色的彩绘笔将林珊原本的白色上衣改成了鲜红色,然后又将下半身黑色的皮裤与皮靴的连接为一体,又在模特双手上涂上了黑色,那意思宁宛如一眼就看得明白,这是一幅黑色的皮手套。

    更有意思的是,艾丙还在模特的眼部位置涂抹上了一幅墨镜的图示,在开胸的红色西装胸前加了一枚金色的挂坠。

    宁宛如的眼眸中越来越亮。

    她简直是欣喜若狂。

    艾丙这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涂抹,大的思路没有改变,只是改变了一些细节和颜色的搭配。如此一来,在宁宛如眼里林珊这一思路本来带有些东方文化的痕迹,经此却变得完全西式和更符合欧美人的审美观了。

    还让她称妙的是,艾丙最后用白色的彩绘笔在黑色皮裤两侧勾勒了两条白色的线条,成为最终的画龙点睛之笔!

    宁宛如忍不住大声叫绝,却是吓了认真涂抹的艾丙一大跳。他有些茫然地抬头来望着宁宛如,呆了呆,匆匆起身就走,半句话都没有留下。

    ……

    经艾丙涂抹改动过的方案得到了宁宛如工作室所有设计师的一致赞同。

    宁宛如的办公室里,林珊围着沉默寡言的艾丙热切笑道:“艾先生,你学过服装设计吗?或者,你干脆就是我们的同行?”

    打死林珊也不相信艾丙不懂服装设计,经他手涂抹过的改动,堪称天才之思维。林珊从早上开始就喋喋不休不断缠着艾丙询问,她已经单方面认定艾丙在失忆之前肯定是业内有名的设计师。

    但艾丙从始至终还是一言不发。

    林珊问了好久都没有得到回应,有些无奈和疲倦地抬头望着宁宛如:“宁总,这人真是的,你看他这样子,明明是听得懂我们的说话,但就是不说话,愁死人也急死人了!”

    宁宛如向艾丙投过复杂和温柔的一瞥,轻轻笑道:“林珊,他或许是不想说话,你就别难为他了。等过两天,或许他就恢复了,你别逼他,让他安静一下吧。”

    ……

    艾丙独自一个人坐在宁宛如办公室的沙发上,林珊和宁宛如等人在门外的大办公室里商讨另外一个方案,并等待法国人那边的回应,偶尔宁宛如会透过透明落地玻璃门向坐在里间沉默不语动也不动一下的青年男子投过深邃的一瞥。

    艾丙眼观鼻鼻观心,貌似一个修道者。

    林珊有些郁闷也无奈至极,他竟然能枯坐在沙发上一两个小时都不动弹一下,一言不发,这到底是什么人啊?

    没有人知道,艾丙脑海中此刻波涛汹涌并不平静。无数的画面和片段混乱无比地冲击翻卷起来,越加让他茫然和不知何去何从。

    他之所以一言不发,是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林珊的话。

    自己是服装设计师吗?他自己也不知道。

    半夜里起来上厕所,鬼使神差地涂抹了林珊和宁宛如的设计方案,他自己都很茫然。他只是一时灵光一闪,脑海中出现了某个清晰的画面,觉得把白色的西装涂抹成红色的更舒服,所以就肆无忌惮就涂抹成了大红色,就像是孩童的信手涂鸦。

    门外,传来宁宛如和林珊等人异口同声的欢呼声,和热烈的鼓掌声,艾丙茫然抬头来望向外头,只见宁宛如和林珊众人紧紧拥抱在一起,显然是在庆祝什么。

    宁宛如激动得泪流满面。

    她没想到,法国人那边在最短的时间内就过了这个方案,并给予了高度评价,还出高价表示要跟宁宛如的工作室签订为期两年的工作合同。

    对于工作室来说,这可是天大的喜事。

    林珊和几个设计师激动得抱头痛哭。

    作为国内设计师,她们的作品能得到世界一流时尚界的认可,挤进了很多顶尖服装工作室都挤不进去的高端市场,这种成就感可不是一般的强。

    林珊跟宁宛如拥抱在一起,她泣不成声:“宁总,我们成功了,真的成功了,真的是太让人激动了……”

    宁宛如也紧紧抱着林珊:“是啊,林珊,我们成功了,我应该感谢大家这段时间付出的努力和心血!”

    林珊抱着宁宛如原地转了一圈,然后突然放下宁宛如,在众人的注视下,一溜烟冲进宁宛如的办公室,俯身抱住楞在当场的艾丙,然后嘻嘻笑着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

    宁宛如和众人看得呆了:这疯丫头真是激动疯了。

    ……

    楼下的小酒馆里,宁宛如的工作室包了场庆祝。

    工作室的设计师们挨个过来好奇地向独自坐在一边喝啤酒的艾丙敬酒,艾丙是来者不拒,不到半个小时的功夫,宁宛如就眼见他喝掉了十几瓶啤酒。

    但艾丙依旧埋首独酌,没有半点醉意的样子。

    林珊醉眼朦胧地向艾丙的方向望过去,低低娇笑一声:“宁总,这人其实挺有气质和风度的,如果能恢复记忆和神智,应该是可以考虑……”

    宁宛如因为高兴也喝了几杯红酒,闻言愣了下:“考虑什么?”

    林珊暧昧地笑:“宁总,你不是还没有男朋友嘛,这人我看相貌气质都不错,如果本身层次也可以,其实我觉得你们倒是郎才女貌蛮相配的。”

    宁宛如俏脸一红,笑骂道:“胡扯!”

    林珊勾着手指指了指艾丙:“宁总,你到底上不上?你不上,我可上了?”

    宁宛如俏脸更红,有些恼羞成怒了:“你这个疯丫头!”

    宁宛如伸手狠狠掐了林珊腰间一把,林珊惊叫一声,笑着跳了开去。

    林珊喝疯了,她到处缠着同事喝酒。眼角的余光却始终没有离开艾丙那个角落,她见宁宛如终归还是走了过去跟艾丙坐在了一起,忍不住咯咯娇笑着又跟别人碰了碰杯。

    宁宛如喝的是红酒,她喝不惯啤酒。艾丙喝的是啤酒,这间酒馆里最廉价的那种。

    宁宛如轻轻一笑:“艾先生,谢谢你了,这次我们的方案能成功,与你的修改有直接的关系。真的谢谢,我敬你一杯!”

    宁宛如晃着高脚杯过去,让她没有想到的是,艾丙居然举杯来主动跟她碰了碰,然后道:“不用谢我,我也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

    艾丙的声音略有些嘶哑和低沉。

    竟然开口了。

    宁宛如眼眸中光亮一闪,举杯一饮而尽,然后深深凝望着近在咫尺的艾丙。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