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二章艾丙先生?

    一日后。

    与深城相隔不远的南方省省会城市G市,一辆白色的宝马越野车风驰电掣地沿着外环公路驶进市区,开车的眉清目秀衣着时尚的女司机柳眉轻蹙,眼角的余光有意无意从坐在后排座上的一个神色沉默的青年男子身上掠过。

    他的来历不明,但健康已经无碍,却失忆了,记不清自己是谁,也记不清自己的来路。按说,宁宛如可以报警或者采取其他方式甩开他,但宁宛如却绕不过自己心里那一关。

    宁宛如也曾经想过报警求助,但她总觉得他能有今天这个样子,完全是自己的责任,她要负责他后续的治疗和康复。

    而且,她一开始没有报警,现在报警,也有担心自己会惹来不小的麻烦。

    所以,宁宛如不顾表姐尤玲玲的劝阻,执意带着自打醒来之后就一直保持沉默不语的他,开车返回她所居的G市。

    她准备把他送到南方省最大也是最先进的康复医院去治疗,她甚至已经联系好医院的朋友,准备让他住进去。

    宁宛如开着车,心头有些诧异。

    这人清醒过来,各项健康指标都处在正常状态,头脑也没有任何问题,但就是保持沉默,异样的沉默。

    无论宁宛如和医生怎么提问,他都是一言不发。

    但他的确不是哑巴。因为他刚清醒过来的当口,是说过话的。

    从宁宛如这个角度看过去,他的面部表情严肃而棱角分明,刚毅的脸上挂着淡淡的伤感,或许用伤感还不能完全形容恰当,应该是某种极其复杂的情感变化。

    宁宛如轻轻一叹,继续专心开车。

    他慢慢抬头来并扭头望向了车窗之外,望着飞逝的城市街景。这是一座开放程度和经济发展程度亦或者是城市面貌丝毫不亚于深城的南方大都市,但车窗外鳞次栉比穿梭而过的高楼大厦,没有给他心底激荡起半点波澜。

    一天来,他脑海中一直弥荡着某种模糊的场景。

    他记不清自己是谁,但他又隐隐打捞出时而清晰时而雾里看花般的记忆片段,这些记忆的碎片来回搅动,让他痛苦不堪。

    宁宛如在路上接了一个电话,得知自己的工作室有急事需要她赶回去,她有些犹豫地回头扫了他一眼,临时放弃赶去医院的计划。

    宁宛如带着一个陌生的英俊的年轻男人回到工作室来,引得工作室的职员非常好奇。

    宁宛如开的是一间目前在本市乃至整个南方省独一无二的时装设计工作室,与法国某个服装的奢侈品品牌合作。虽然只是工作室,但实际上也是规模不小的公司了,包括宁宛如在内,统共有员工二十多人,其中多数是设计师。

    设计师林珊惊讶地盯着跟在宁宛如屁股后面亦步亦趋一言不发举止怪异的他,轻轻道:“宁总,这位是……”

    他虽然不说话,神色生硬,但举手投足间透射出的某种气度,让见多识广的林珊觉得他并非常人。

    “他……”宁宛如扭头望着他,有些尴尬和无奈地耸了耸肩:“一言难尽,林珊,你帮我照看一下他,带他去会议室吧,我处理完手头上的事情,就带他走。”

    宁宛如没有直说,因为她没法解释。

    她总不能跟下属直接说,她在深城办事撞飞了一个人,而且这个人失忆了,她就把他带回来了。

    宁宛如直奔自己的办公室。

    林珊笑了笑,摆摆手:“先生,请跟我来。”

    他一言不发,转身就跟着林珊向会议室走去。身后,跟来了几个看热闹的男女设计师。

    但无论身后的人怎么叽叽喳喳议论,他都缄默如山,情绪也没有半点变化。

    林珊带着他进了会议室,笑了笑:“先生,请坐,老周,帮他倒杯咖啡来吧。”

    “先生,您怎么称呼?”林珊坐下来,望着他笑道。

    他嘴角张了张,眼眸中闪烁着迷惑和茫然的光彩,林珊眼睁睁地看着他嘴唇翕张,但终归还是没有挤出半个字来。

    林珊皱了皱柳眉,心道这到底是谁啊?难道是哑巴或者傻子?

    但看起来也不太像啊。

    尤其是他眉宇间的一抹英气和骨子里反衬出的气度,与傻子可是不沾半点边。

    林珊紧盯着他,没有得到答复,她坐了一会,感觉无趣,就起身来转身要走出会议室,就在这时,突然听到身后传来略有些嘶哑的男中音:“艾丙……”

    只有这简短的两个字。

    林珊猛地转过身来,讶然:“先生,你是说你叫艾丙吗?”

    他低下头去,再无半句话。

    林珊苦笑起来:“老周,照顾下这位艾丙先生……”

    ……

    一个小时后。

    宁宛如和林珊开车带着“艾丙”去康复医院,但进了医院门口,无论宁宛如和林珊怎么劝说,他都始终不肯进入。他从头至尾不说一句话,但嘴角轻抿,态度坚决,神色坚定。

    宁宛如和林珊面面相觑。

    林珊苦笑起来:“宁总,你也真是的,遇到这种情况,应该报警啊,你把他带回来,算怎么回事?他什么都记不起来,你总不能就这样把他留在身边吧?”

    宁宛如幽幽一叹:“当时没报警,后来再报警,我是担心惹上麻烦。再说了,是因为我他才受伤失忆,我也不能不管。看来他似乎是有点紧张和慌乱,那我们就先回去,明天再来!医生说他的情况也不严重,或许过几天就自己恢复过来了。”

    林珊撅了噘嘴:“宁总,你把他安排在哪?他这个样子,连个小孩都不如,你要让他一个人呆着,没准会出问题。”

    宁宛如迟疑了一下:“带回我家吧,反正我一个人住,也能住的开。”

    林珊大吃一惊:“宁总,你有没有搞错啊?你一个单身女人,带一个来历不明的男人回家,万一……”

    宁宛如呆了呆,回头来望着神色依旧沉默中透着几分倔强之色的艾丙,轻叹了口气道:“我感觉他不是坏人,应该不会有问题吧?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回我家吧!”

    “艾丙先生,既然你不愿意来医院,那就先回我家,等明天我们再来好不好?”宁宛如理了理额前的一缕散发,像是哄小孩一样道。

    林珊无奈,摇摇头。

    她觉得自己这位老板什么都好,就是有些老好人泛滥。真亏她想得出来,竟然带一个陌生男子进自己的家,要是出点事,那该怎么办?

    ……

    回到了宁宛如位于市中心的公寓,这是一套面积一百五十多平米的四居室,在当今这个年月来说,算是豪宅了。

    看着艾丙低眉垂眼地跟在自己两人后面进了屋,然后老老实实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宁宛如犹豫了一下:“林珊,今晚要不你也住我这?”

    林珊点点头:“宁总,你就是让我走,我也不能走啊。我怎么能放心让你一个人跟他同居一室呢?万一他耍流氓怎么办?”

    宁宛如嘘了一声:“林珊,你别乱讲话,他是失忆,又不是傻子,他能听得懂的!”

    林珊轻笑一声:“一言不发,面无表情,我看跟傻子也差不多了。宁总,你说他到底是什么人呢?”

    宁宛如摇摇头:“不清楚。谁知道呢。”

    宁宛如温柔地笑了笑:“艾丙先生,要不然你先去洗个澡?林珊,把你买的睡衣和内衣拿出来,帮他放在卫生间里。”

    林珊撇撇嘴,起身就去拿衣服。这还是两人在路上临时想起,去商场给艾丙买了几件换洗衣物。宁宛如一个单身女贵族,家里哪里有男人穿的衣服呢?

    艾丙默默地起身,跟在林珊后面低头进了卫生间,然后就关起门开始洗澡。

    听见卫生间哗哗的水声,林珊扭头冲宁宛如苦笑起来:“宁总,他倒是听话,让洗澡就洗澡,但他为什么不肯说话呢?是不是撞坏了脑子了……别到时候记忆恢复了,又变成傻子!”

    宁宛如笑骂道:“你别乱讲话!人家失忆就够可怜的了,你还诅咒人家变成傻子?!哎,都是我的错,你这样说,我心里就更内疚了。”

    “得,宁总,他遇上你也算是上辈子烧了高香了,要是搁别人啊,没准就撒手不管了,不要说帮他康复,就是当时,都未必停车来救他!”

    宁宛如摇摇头,没有再说话。

    林珊突然道:“宁总,他身上难道就没有证明身份的东西吗?比如说身份证什么的?”

    “我送他去医院的时候,他身上只有一个钱包,但钱包里除了几百块钱,就没什么了。当然,还有一个手机,不过已经被摔坏了……”宁宛如说话间从自己的包里取出一个塑料袋来,从里面取出一个已经断为两截的摩托罗拉翻盖手机来。

    林珊扫了一眼,惊呼道:“宁总,能用这种高档手机,应该不是普通人吧?这是他唯一的东西?”

    宁宛如苦笑起来,心道他口袋里还有一包烟和一个打火机,但那些早就被她扔在了医院的垃圾堆里。

    一念及此,她突然听到卫生间那边清晰地传来打火机点火的动静,吃了一惊。

    旋即,艾丙裹着白色的睡衣慢吞吞走出卫生间来,手中竟然叼着一根烟,刚点着火。

    宁宛如愕然:他的烟和打火机到底从哪里来的?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