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一章宁宛如

    林美美、黄萍、欧洋三人傍晚时分被派出所解救出来,而这家偷偷生产的黑心鸭蛋加工厂再次被工商部门查封,警方还把加工厂的老板和几个小喽啰绳之以法。

    但林美美等人心急如焚,郭阳竟然失踪了。

    报了警之后,警方旋即展开调查。警方固然调查得知,不久前加工厂前面的农贸市场路口发生了一起车祸,被撞者疑似失踪的记者郭阳,但这个年月还不像后来的网络信息时代,城市中监控摄像头也更不像后世那么天罗地网,因为此处位于城乡结合部,车祸肇事者既没有报警也没有拨打医院的120急救电话,而是自己驱车送被撞者去了某家医院,警方折腾了一个晚上,也没有查到郭阳的踪迹。

    第二天一早,警方派人去了距离车祸地点最近的城郊医院,但插遍了医院所有昨天收治的病号,也没有一个叫郭阳的人入院。

    在社领导的关注下,南方晨报对于郭阳的失踪非常重视,专门安排一位副总编出面与警方斡旋沟通,要求警方加大搜寻和调查力度。

    沈晓曼得到郭阳失踪的消息时,她与高兰基金的总裁高兰正在与光明区政府谈城市综合体的项目,在政府的牵头下,项目已经立项并列入了城市的整体规划,下一步,就等资金到位之后,筹建项目公司具体负责实施建设了。

    因为项目重大,所以负责项目的是光明区区长何广胜亲自挂帅。出于项目将来会不会不受政府控制的某种深层次担忧,何广胜提出项目公司由艾丙集团、高兰基金和光明区财政局下属的光明区城市资产运营公司共同出资组建。

    当然,真正出钱的还是艾丙集团和高兰基金,政府背景的资产运营公司并不真正出资,他们代表区政府进入项目公司艾丙华夏城发展有限公司,以政府资源和政策支持作为投入。

    沈晓曼知道这样的运作模式其实很难逆转,如果不答应光明区政府的要求,项目根本无法实施。

    但城市资产公司究竟在华夏城公司占据多大的股权比例,却是一个问题,也正是今天沈晓曼和高兰与何广胜据理力争的关键因素。

    何广胜的底线是30%,但沈晓曼的底线却是15%。

    在沈晓曼的设计中,艾丙集团占股51%,光明区城市资产公司占股15%,剩余的34%由高兰基金持有。毕竟高兰基金是主要的资金筹措主体,占股太少,高兰基金背后的投资人也不答应。

    高兰基金占34%是无法更改的。这是高兰基金雷打不动的比例。

    如果让城市资产公司占30%,艾丙集团就缩减为36%。虽然还是第一股东,但因为股权份额的因素,艾丙集团很难掌握在项目公司掌握真正的话语权。

    34%、30%、36%的比例设置,三方均衡,形成了有效的互相制衡,没有谁能真正一家独大说了算。

    这是光明区政府希望看到的结果。

    高兰是无所谓了,她笑吟吟地坐在那里旁观沈晓曼和何广胜讨价还价、互不相让。

    沈晓曼心里很不爽,如果艾丙集团只占股36%,艾丙集团就无法主导这个项目,给别人做嫁衣的事情,沈晓曼是不愿意干的。

    她耐着性子微笑道:“何区长,资产公司能不能再让一让呢?毕竟资产公司一分钱不出,光是无形资源投入,就要占股这么大的比例,对我们两家企业来说真的是有点不太公平。”

    “沈总,可不能这样说,我们要完成这样一个规模庞大的城市综合体项目,规划、城市增容、绿化、拆迁、城建调整……哪一头也得需要我们区里投入巨大的人力物力,所有的部门都要联动配合……无形资源也是资源,在某些时候,甚至比货币资金投入更关键哟,沈总你说是不是这样?”何广胜笑了笑,又道:“况且,我们也不是一分钱不出,二期工程、三期工程,区财政都要投入相应的资金,这是毋庸置疑的,已经纳入了区里明年的财政预算。”

    “况且,你们还是第一大股东嘛。董事长还是由你们派出,在董事会的席位上,我可以代表区里承诺,少占一席。”何广胜说话滴水不漏,但就是毫不让步。

    “何区长,我们艾丙集团要负责整个项目的建设和所有前期后期的管理,如果在合作公司中没有相应的控股话语权,我想,我们就失去了合作的基础。”沈晓曼见何广胜根本就无法让步,笑容渐渐敛去,沉声道。

    沈晓曼是一个刚毅果决的女强人,在很多事情上,她有她的临场应变和超乎常人的魄力。

    在她看来,既然这个项目与光明区政府合作一个大型城市综合体项目的利好消息,已经让艾丙集团在这场波诡云谲的资本战争中取得完胜,项目就失去了原本的最大价值能做下去固然最好,但如果不能按照艾丙掌控的轨迹走下去,忍痛放弃也是次优选择。

    何广胜没有想到沈晓曼这个年轻女人这么刚硬,她竟然流露出放弃这个项目、终止合作的意味。

    何广胜皱了皱眉,扭头望向了高兰。

    高兰耸耸肩,苦笑道:“何区长,我们是投资公司,不做实业,如果没有艾丙集团负责项目建设和建成后的项目管理,我们也只能忍痛放弃投资了。”

    高兰不得不略微回应和支持一下沈晓曼的坚决态度,因为高兰基金毕竟是艾丙集团的股东,双方的利益在很多时候是共同一致的。

    何广胜眉头紧蹙,沈晓曼和高兰的联合“逼宫”,让他心里很不高兴。如果是旁的事,他早就拍案而起了,但这个项目事关重大,已经对外宣传出去,又报到了市里去,声势浩大,就这样半途而废,无疑是天大的笑话。

    光明区政府可丢不起这个人。

    何广胜咬了咬牙,沉声道:“既然如此,我可以再让五个点。25%,不能再少了。再少,区里也没法跟全区人民交代。”

    沈晓曼眨了眨眼,又望向了高兰。

    光明区政府让了五个点,艾丙的股权比例提高到了41%,相对控股了,但为了确保日后的话语权,这样的股权比例其实还不够。

    沈晓曼什么意思,高兰心知肚明。

    她柳眉一挑,轻轻叹了口气道:“沈总,我这边是不能让了,因为如果低于34%,我的投资人都不同意,他们态度坚决。低于这个比例,他们就拒绝投入。”

    沈晓曼深吸了一口气,明眸一转:“高总,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我有个建议,不知道你能不能接受。”

    高兰笑笑:“沈总,你直说吧。”

    沈晓曼嘴角一挑:“高兰基金本来就是艾丙集团的股东,我们本是一家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何必分得这么清楚呢?如果高总能同意将你们在华夏城发展公司中持有的34%股权交给我们代为持有,我们这次合作就这么敲定了!”

    高兰呆了呆,沉默了良久,才忍不住笑了起来:“沈总果然是精明强干,一点亏都不肯吃啊。”

    高兰扭头望向了何广胜:“何区长,您意下如何?”

    何广胜紧皱眉头:“这样也成?合不合法?合不合规?”

    沈晓曼轻笑一声:“何区长您放心,这样的操作,合情合理合法合规,没有半点问题。其实区里完全没有必要担心项目将来不受控制,您想想看,我们就在区里的地盘上建设项目,对于区里的要求,我们一定会不折不扣贯彻落实。”

    何广胜沉默了下去。

    他心里很清楚,高兰基金是投资公司,不可能做实业,高兰只负责投资,不负责建设和管理,而区里下属的资产公司基本上也是类似的情况,这个项目要想落地,还是要靠艾丙集团。

    如果他不让步,这个项目极有可能黄了。看眼前这个美貌年轻女人的强势风范,如果不能主导项目,她是宁可放弃也不会妥协的。

    何广胜咬了咬牙,霍然起身:“好吧,我代表区里就拍这个板!但是我有言在先,如果企业在建设和管理过程中,不按照区里的规划思路和有关政策要求落实,我们会立即终止与你们的合作!”

    沈晓曼眼眸中掠过一丝喜色。

    她清脆地笑着,起身与何广胜握手:“何区长,合作愉快!我马上安排合资公司的筹备注册,还请区里一路绿灯哦!”

    何广胜也笑,紧紧握着沈晓曼的手:“我会亲自调度各部门予以配合,哪个环节出了漏洞和问题,你来找我,我唯谁是问!”

    手机铃声响起,沈晓曼走出会议室接起了电话,高兰刚走出会议室,旋即听到了沈晓曼的惊呼声:“什么?你说什么?到底怎么回事?赶紧给我说清楚!”

    ……

    整整一天一夜了,但躺在病床上的这名青年男子还是没有清醒过来的迹象,只不过生命体征稳定,各项指标正常。

    宁宛如皱着柳眉望着卧在床上的面目英挺的青年男子,扭头望向了比自己大几岁的表姐尤玲玲,无奈苦笑道:“玲玲姐,这人不知来历,现在昏迷不醒,我又不能撒手不管,还真是难为啊……”

    “要不然我报警吧……”

    尤玲玲摇摇头:“宛如,报什么警啊?你可是肇事者,报警后会有麻烦的。再说了,万一他的家属什么的找上门来,讹住你,看你怎么办。”

    “但是我总不能老是呆在医院照顾他吧?我……”宁宛如无奈地皱眉:“我工作室那边事太多,实在是脱不开身啊。”

    尤玲玲眨了眨眼,突然压低声音道:“宛如,反正我们已经给他交了治疗费和手术费,不如……”

    宁宛如柳眉一挑:“那怎么行?玲玲姐,毕竟是我开车撞了他,现在他昏迷不醒,我怎么能撒手不管呢?我倒是溜了,他怎么办?万一后续还要继续治疗,谁来给他承担医疗费呢?医院会不会把他给清出去呢?”

    尤玲玲耸耸肩,“宛如啊,你这丫头还是太善良了。他反正也没什么大问题了,醒过来只是时间早晚问题,你要是不放心,给他多冲上点钱就是了,反正有医生和护士,他也死不了……”

    宁宛如摇头:“不,玲玲姐,我要负责到底。我没有报警,已经心里过意不去了,如果再放弃不管,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心安的。再等等看吧,如果他今明两天还是不能醒过来,我就报警。”

    尤玲玲无奈地耸耸肩:“你啊,就是心肠太软!好了,我不管你了,你要留在医院照顾这人,就在这扯吧,反正我还有事,不陪你了!”

    ……

    宁宛如去医院食堂用了晚餐,准备回病房来看看情况,然后就回家休息。再这样耗在医院也不是长久之计,在返回病房的路上,她决定雇一个护工来代替自己照料那人了。

    正行进间,护士小李大老远就向她招呼道:“家属,病人醒了!”

    宁宛如大喜,一溜烟小跑了过去。

    病床上,年轻男子一脸茫然地睁开眼睛,打量着病房的环境,然后又惊愕地盯着护士和宁宛如,呆在了那里。

    宁宛如定了定神,微笑着柔声道:“先生,请问您是……不好意思啊,我那天开车开得太急,不小心撞了你,好在你没有大碍,醒来就好!”

    男子哦了一声想了想,突然头痛欲裂。

    他皱着眉头轻叫了一声,然后又无比茫然痛苦地指了指自己,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口来。

    “先生,您是……”宁宛如俯身笑着问。

    男子呆呆地望着近在咫尺的这张明眸皓齿的清秀面庞,突然双手抱头,眼前一阵乌黑,再次晕厥了过去。

    护士惊呼一声:“我去喊医生!”

    两名值班医生赶到病房,会诊了片刻,得出了一个让宁宛如目瞪口呆的结论:病人可能是因为头部遭遇重创,出现了暂时性的失忆症状,也就是说,他一时间记不起自己是谁了。

    宁宛如深吸了一口气,“医生,他的情况到底怎么样?失忆?是永久性的还是……”

    “病人的这种症状,可能持续几天,也可能持续很久。至于什么时候恢复过来,还要看他恢复的状况。当然,也存在一定的概率,他永远失忆,从暂时性记忆遗忘衍变成永久性记忆丧失。”一名医生道。

    “不过,你也不必太过担心,他除了失忆之外,其他生命体征没有问题,其实他现在就可以出院了,回家慢慢康复调养吧,说不准明天一觉醒来,他就恢复记忆了。”另外一名青年医生安慰道。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