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阳鬼使神差地站在窗外给沈晓曼打了电话。

    接到郭阳电话的沈晓曼有些愕然,她抬头瞥去,视野中正好出现了郭阳长身而立在餐厅外人行道上的挺拔身影。

    她没有多想,起身跟对面的男青年说了一声什么,就脚步飞快地走出餐厅,站在门口向郭阳招呼道:“郭阳,你怎么在这?”

    郭阳沉默了一下,突然凝声道:“那是谁啊?看你们似乎挺熟的样子。”

    这句话问出口,郭阳立马就后悔起来。

    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在这一刻变得如此低级和没有风度,明显与自己潜意识里的嫉妒感有关。他这才感觉到自己对于沈晓曼的某种情感和深深的占有欲。

    这让郭阳有些脸红。

    沈晓曼呆了呆:“啊?你说谁?哦,我明白了,他是我的大学同学董琦啊,也在深城工作,今天约了约,出来吃个饭。你要不要一起啊?”

    郭阳哦了一声:“燕大的同学吗?那岂不是也是我的校友?”

    沈晓曼柳眉一皱,“对啊,也是你的校友。”

    沈晓曼有点不高兴。郭阳从来没有这样子过。她跟在深城工作的大学同学吃个饭,郭阳突然冒出来问长问短、问东问西,让她心里不舒服。

    董琦突然从沈晓曼身后冒出来,微微笑道:“晓曼,这位是?能给我介绍一下吗?”

    董琦面容英俊,风度翩翩。

    沈晓曼定了定神,回头笑道:“这是郭阳……也是我们燕大的小师弟!”

    沈晓曼本来想介绍郭阳是自己所在企业的董事长和后台老板,但突然又觉得没有必要跟董琦说这些,就一笔带过。

    董琦笑吟吟地伸出手去:“哦,原来我们还是校友!你好你好,你也在深城工作吗?”

    郭阳深吸了一口气,笑了笑,伸手跟董琦握了握,然后点点头道:“我在南方晨报挂职锻炼。”

    “啧啧,了不起,原来是记者!”董琦脸上的笑容更浓,他极有风度地转身让客:“既然遇上,那就一起吃个饭呗?我来请客!”

    说实话,董琦没有给郭阳留下半点恶劣的印象,而且此人极有涵养和礼貌,很难让人生出恶感来。但郭阳心里却充斥着某种莫名的紧张和排斥,同样作为男人,他能察觉到董琦对于沈晓曼的某种异样情怀,以及两个人之间那种微妙的默契。

    事实上,他猜测的也没有错。

    沈晓曼和董琦曾经是恋人,大三时走到一起,大四因为毕业分手。但分手固然是分手了,两人之间的联系却没有中断过。只是一个在燕京,一个在深城,天遥地远,很难再见面了。

    沈晓曼这趟来深城,第一个就联系了董琦。

    郭阳微笑着婉言谢绝:“我还有事,就不跟你们一起吃饭了”

    “但我有点事,想要跟晓曼你说说。”郭阳突然一个箭步跨上了凯悦西餐厅的门槛,一把抓住了沈晓曼的小手,不由分说就紧了紧。

    郭阳从来没有也不会当众公开对自己有任何亲密的举止。但这一次突兀而来,沈晓曼一时间有些错愕,旋即俏脸微红,楞了一愣。

    她下意识地望向郭阳。

    郭阳的眸光清澈而炽热。

    她心念电闪,没有多想,就被郭阳牵着手走下了台阶,然后就又走到了一侧。

    董琦同样有些震惊。

    但他同时又有些失望。

    他太了解沈晓曼的性格为人了,如果不是沈晓曼接受的人或者是跟她有亲密关系的人,她绝对不会对一个男人如此。

    可接下来的郭阳的动作更让他目瞪口呆了。

    郭阳居然一下子将沈晓曼紧紧拥抱在怀中,然后狠狠地在她额头上亲了一记。沈晓曼霞飞双颊,浑身如同腾云驾雾,一时间大脑中一片空白,却听郭阳轻微而霸道的声音传进她的耳中:“晓曼,你是我的女人,我不允许你跟别的男人在一起。这个人,我很不舒服,你离他远一点。”

    说完,郭阳又抱了抱沈晓曼,旋即松开手,扬长而去。

    沈晓曼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她面红耳赤地回头来望着董琦,董琦有些悲哀地走下台阶来,轻轻道:“晓曼,这是你的男朋友吗?”

    沈晓曼沉默了几秒钟,摇摇头,却低低道:“不,他是我的男人!”

    董琦一颗心沉到了谷底:“那真是恭喜你了,看得出,你很喜欢他吧?”

    沈晓曼轻轻一叹,主动岔开了话题去:“不说他了,董琦,我们进去吧,先吃饭再说!我还有些事要请你帮忙呢。”

    ……

    郭阳他们去的鸭蛋作坊说是作坊,其实是一家规模不小的加工厂,处在光明区的城乡结合部。这种黑加工厂一般都会设在城乡结合部,因为方便逃避监管和市场执法部门的检查。

    因为接到举报,光明区有关部门已经查封了这家加工厂。

    两条盖有公章的封条贴在门上,郭阳走过去,却听到里面有机器轰鸣的动静和人语走动声。他皱了皱眉,马上就反应过来,查封固然是查封了,但里面的生产照旧延续,没有受到半点影响。

    郭阳向林美美几个人招了招手,示意她们等在门口,必要的时候拨打有关部门的执法监督电话进行举报。而他自己,则沿着高高的院墙一路向西,直至这家加工厂的后门。

    后门虚掩着,门口还停着一辆拉货的皮卡。

    郭阳凑了过去,透过门缝扫了几眼,里面生产正酣,十几个工作人员正在忙碌不停,一箱箱腌制好的鸭蛋堆积在院中。

    正在此时,突然人声鼎沸鼓噪,分别从前门和后门涌出不少人来,前门的人将正在拍照取证的林美美三个人包围其中,而后门涌出来的三个壮汉则恶狠狠地逼近郭阳,怒斥道:“你们是什么人,在这干什么?说!”

    其中两名壮汉手里捏着长长的铁棍,如临大敌,非常凶悍。

    郭阳眼角的余光发现那边的林美美三人手里的照相机被人夺去,然后摔在地上,而三人又被逼着进了院中,被控制住了。

    郭阳的心沉了下去。

    他定了定神,大声道:“我们是南方晨报的记者,我们来进行正当采访,你们要干什么?你们的加工厂已经被查封,可你们仍然在肆无忌惮地生产,这就是公开抗法!”

    领头的一个壮汉呸了一声:“记者?采访?骂了隔壁的,你们这是来找死!”

    说话间三个壮汉挥舞着手里的铁棍就向郭阳围攻过来,郭阳瞬间明白,这家黑心加工厂的老板不但心黑,恐怕还是一个亡命徒。林美美三人已经被控制住,如果自己再不反抗,后果不堪设想。

    郭阳当机立断,转身就避过三人的围攻,向马路对面狂奔而去。

    让郭阳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家黑心工厂的人嚣张霸道到了一定程度,这三名壮汉竟然舞动着凶器肆无忌惮地一路追着郭阳穿过马路,口中骂骂咧咧,摆出了一副非要将郭阳抓住并殴打一顿的凶恶架势。

    郭阳不敢怠慢,继续奔去。

    穿过马路是一个农贸市场,郭阳奔过来而那三人追过来,惊动了整个市场外围的摊贩。但所有人都神色冷漠地抬头看着热闹,没有一个管闲事的。

    郭阳无奈,只得继续狂奔穿过农贸市场的入口,奔向了另外一条城郊公路。这个时候,他已经跑出了几百米远,而那三名凶悍壮汉还是没有放弃不追的意思。

    狂奔间,郭阳从口袋中掏出手机来,拨通了110报警电话。

    但电话还没有接通,他就措不及防,被一辆从西向东疾驰过来的白色越野车给猛地撞飞,他在失去知觉之前,除了天旋地转和天幕近乎倾覆压制下来之外,就是刺耳的汽车轮胎摩擦地面的声响。

    ……

    深城第一人民医院。手术室。

    一个身材修长长发披肩穿着得体职业套裙的年轻美貌女子焦躁不安地在手术室外转来转去,医院走廊上传来咯噔咯噔的高跟鞋走动声,另外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女子急匆匆走过来,急急道:“宛如,到底怎么回事啊?”

    这名名叫宛如的女子叹息一声:“玲玲姐,我真是倒霉死了,我开车去郊区办事,事儿还没办成,半路上突然冒出一个人来,他出现的实在是太突然了,我急刹车都不管用,还是撞了他。”

    二十七八岁的女子呆了呆:“撞死了?”

    宛如摇摇头:“应该没有,我马上打了120急救电话,就送他到医院来了,现在正在做手术,还不知道伤得怎么样。”

    正说话间,手术室的门被推开,身穿白大褂的医生走了出来,两女一起围了上去:“医生,病人情况怎么样?”

    医生和善地点点头:“没有生命危险,身体局部有擦伤,头部受到碰撞,目前还处在昏迷状态,尚需留院观察。”

    叫宛如的女子如释重负,紧张的心终于松弛了下来。

    医生向两女扫了一眼,又道:“你们谁是病人家属,赶紧去继续交费办住院手续吧。”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