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阳敲开沈晓曼酒店房间,沈晓曼刚洗了澡长发湿漉漉地垂在脑后,裹着宽松的白色睡衣,整个人看上去慵懒娇媚。

    她投向郭阳的眸光中闪烁着无声的光亮。

    两人良久对视,终归还是目光炽热又逐渐化为无形。

    沈晓曼慢慢坐在床上,定了定神轻轻道:“上市公司的风波已经过去,今年不出意外的话,摘牌是没有问题的。跟光明区政府的合作已经开启,我估摸着我们必须要马上组建一个管理团队,来启动和运作这个城市综合体项目。”

    “我不可能长期耗在深城,你看这边的项目让谁过来比较合适?”

    郭阳沉吟了一下,笑道:“你觉得呢?”

    “你亲自抓是最好,但是你……”沈晓曼有些无奈地望着郭阳:“搞不懂你为什么非要当一个无职无权的小记者,在我们当前的舆论环境下,你想要当什么无冕之王简直就是痴人说梦啊……”

    郭阳笑了笑:“我没有那种虚无缥缈的新闻理想,我不过是想要弥补一下过去的遗憾罢了。晓曼,你放心,再有三五年,我就会放弃媒体,直接全身心投入到我们自己的事业中来。至于现在,这个项目我建议还是由皇甫明来深城坐镇吧。”

    沈晓曼柳眉一挑:“皇甫明倒是也可,不过,他性格有些过于老成,而且按部就班,不会通权达变,我担心有些问题灵活处理上会力有未逮。”

    “大事由我们来决策,他只负责抓好日常运营管理就是了。皇甫明是个老实人,这么大的项目,能不能做好,能力只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忠诚。”郭阳笑了起来:“你不要担心他的能力,他只是代替我们履行管理权限,真正的决策权在我们手上,不碍事的。”

    沈晓曼嗯了一声:“那就让皇甫明来,不过,我现在想跟你谈的是另外一个问题公司发展到今天,我觉得可以考虑集团本身运作上市了。”

    郭阳摇了摇头:“集团本身我认为暂时没有必要上市。我们可以考虑下属企业,条件成熟一个,就上市一个。现在的当务之急,我觉得还是把我们的主要精力放在两个方面,一个是现在城市综合体项目,一个就是电子商务……”

    郭阳一阵兴奋,他梳理着自己过于庞杂的思路,慢慢一点点将后世某宝的发展模式给沈晓曼讲了起来,这些对于沈晓曼来说,无疑是非常超前和极具有震撼力的。

    沈晓曼觉得郭阳的如是思路非常大胆,更近乎于疯狂。

    沈晓曼虽然嘴上没有说什么,但目光中的情绪变化已经说明一切了。

    她觉得郭阳说的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什么搭建大众电商平台,辐射实体经济,带动物流产业……甚至还可以扩展互联网金融体系,至少目前,她看不到半点成功的可能性。

    “简而言之,就是让实体企业和各种商贸店铺在我们的平台上开设虚拟的网店,让老百姓学会在网上买东西,然后通过我们设立的支付手段进行电子支付……”郭阳知道这种思路灌输起来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必须要慢慢来,一点点改变和引导沈晓曼的思维方式。

    毕竟,现在要复制某宝的经营模式确实有些太早了。

    但必须要提前下手。郭阳其实并没有要完全将某宝取而代之的野心,他想要的就是利用自己的重生优势,抢占市场先机,进军电子商务产业,打下属于艾丙电商的一片天地。至少,要与某宝平分天下分庭抗礼。

    “郭阳,我不知道你哪里来的这种疯狂想法,尽管我觉得还有点道理,但……我看不到我们做这种事将来有半点成功的可能性。”沈晓曼苦笑一声:“有这些时间和精力,不如还是运作上市吧……只要能上市,我们今后就不缺钱了。”

    沈晓曼对上市有着异常高的兴趣。

    其实也不仅仅是沈晓曼,现在是国内企业集中上市的高峰期,也是一种市场流行,是企业获得融资和快速发展的最简单直接方式,也是成本最低的路径。

    说白了就是上市圈钱。

    这不能说沈晓曼短视,而是受时代局限和视野所限,她暂时看不到那么远。

    郭阳很快就放弃了继续给沈晓曼做思想工作,因为他意识到,这不是一天两天就转变过来的,观念问题在有的时候是最难改变的。

    ……

    郭阳继续返回南方晨报挂职。

    最近南方晨报主抓的一个选题是食品安全,因为近期深城最热门的话题就是食品安全。市场上各种涉及食品安全的案例频出,引起了各路媒体的高度关注。

    但毕竟是批评稿件,因为担心得罪人,南方晨报的很多记者都不愿意跑这种选题。说起来也可以理解,因为安娜的手下人中大多数都是本地人。安娜跟分管副总编商量了好半天,这就跟郭阳商量,想要让郭阳这个从北方省来的团队接下这个选题。

    反正郭阳他们是外来者,挂职一段时间后就离开深城,也就没有那么大的顾虑。

    郭阳稍稍迟疑了一下,还是同意接下近期的选题。

    “郭主任,我们最近接到读者爆料,说是光明区一家鸭蛋加工厂利用工业盐腌制鸭蛋,然后用工业亚硝酸钠清洗咸鸭蛋……社里的意思是,尽快曝光他们……郭主任,说实话,我们本地的记者都有些顾虑,你看你们几个是外地人,反正也在我们报社呆不长,如果你们能帮我们完成这个选题是最好不过了。”安娜非常客气。

    自打知道郭阳是唐根水的鼎文公司的股东,郭阳又被南方晨报聘任为新闻部副主任和首席记者之后,心思活络的安娜知道郭阳来头不小,渐渐就改变了态度。

    郭阳微微一笑:“安主任,我服从工作安排,这没有问题。只不过呢,今后食品安全的问题肯定还会不断曝光,如果记者都不愿意得罪人,都不去做这种批评报道,估计也不成。”

    安娜尴尬地笑了笑,没有接郭阳的话茬。

    理是这个理,但人的心态还是如此趋祸避害。

    “行,那我们下午就去这家作坊采访一下食品安全部门不是已经对他们的作坊进行查封并勒令停业整顿了吗?”郭阳问道。

    安娜点点头:“光明区已经查封了这家作坊,有些东西还在调查。但现在机关部门的办事效率你也清楚,我们如果等有关部门的鉴定结论出来再做报道,那就晚了。新闻热度下去了,老百姓也不关注了,我们做这种选题就失去了价值。”

    郭阳嗯了一声,走了去。在这一点上,安娜的话没有错。

    林美美、黄萍、欧洋几个人站在不远处,神色有些不满。林美美走过来向郭阳皱眉道:“郭阳,他们是不是太过分了啊,这种得罪人的批评报道让我们去做,他们的人干嘛呢?我们一些外地人,人生地不熟,怎么去接这种烫手山芋?”

    郭阳轻轻笑了:“林美美,你别嚷嚷,有什么好抱怨的?不就是一两次批评报道嘛,怕什么?我们过去不是也做过?”

    黄萍苦笑着:“郭主任,做是没有问题的,但我担心,我们毕竟是外地人,不熟悉情况,一旦被人盯上……”

    作为资深媒体人,新闻记者,黄萍知道做批评报道的各种难处。你曝光的东西,都涉及某些人的利益,有的还可能是根本利益。这世界上最难的就是动别人的利益。

    为了保卫个人利益,很多人什么事都有可能干得出来。

    不少记者因为批评报道被殴打被报复,就是明显的例子。

    郭阳自然也深知这一点。但他个性使然,不可能因为有困难和存在一定的风险,就推卸责任。这是他的底线。

    郭阳挥挥手:“你们都不要想太多了,一次不起眼的批评报道而已,没有你们想象中的那么严重。走吧,我们出去吃点东西,完了就去这家鸭蛋作坊看一看。”

    郭阳毕竟是一行人的头,郭阳下了决心要做,林美美等人也没有办法。

    郭阳带着林美美几个人出去吃饭,在南方晨报对面的凯悦西餐厅门口相对的人行道上,郭阳无意中抬头望去,只见沈晓曼面带微笑正与一个衣冠楚楚的青年男子貌似亲密地并肩走进了餐厅去。

    郭阳一怔,旋即心里泛起一丝不舒服。

    这种莫名其妙滋生的负面情绪让他渐渐有点烦躁,他都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烦躁。

    郭阳向林美美指了指前面的一家小餐馆:“黄大姐,林美美,你们先去点菜,我在外边抽根烟就过去。”

    黄萍几个人没有多想,就进了小餐馆。

    郭阳点上一根烟,慢慢吞吞地走过去。

    他其实知道自己这样有些莫名其妙,但他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脚步。他在凯悦西餐厅落地窗前一眼就看到了正坐在窗下笑语款款点餐的沈晓曼和英俊男青年。

    沈晓曼显然与此人非常熟悉,脸上的笑容非常浓烈。

    而对方看向沈晓曼的眼眸中也透着几分淡淡的炽热,但或许也只有郭阳这种敏感的局外人才能看得出来。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