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一开盘。

    因为艾丙集团状告经济时报的消息已经公之于众,所以反应在二级市场上,ST艾丙的股价开盘就向上走,很快从绿翻红。

    大量的散户蜂拥进来,开始抄底。

    大户室里,赵三脸色阴沉,冷笑一声,抓起电话就给自己的操盘手下达了继续阻击的命令。

    但这已经是赵家所能承受的最后极限了。

    大量的卖盘突然涌出,不计成本的迎头一棒,直接导致ST艾丙的股价一路下行,最终渐渐封在了跌停板上。

    散户的承受力是非常脆弱的。

    庄家控盘,庄家恶意出货,散户自然一哄而散。

    从上午开始,跌停板一直都封着。

    但到了下午两点左右,一笔笔大买盘突然悄然启动,跌停板骤然被打开,还没有等赵三反应过来,股价就已经翻红了。而且还眼看着往上窜,有封涨停的迹象。

    赵三大惊,同时狂喜,他抓起电话拨通了周鹏的电话:“哥们,好戏上演了,郭阳这小子终于还是沉不住气,杀进来托底了!你们两个赶紧地,杀进来,拦腰砍他!快啊!!”

    这说赵三跟周鹏和魏学习商量好的事情。

    赵三竭尽全力封锁股价,然后引诱郭阳入市托底。只要郭阳的资金一进来,周家和魏家的资金就蜂拥而入,一股脑联手将股价再打下去,让郭阳死无翻身之地!

    但在电话那一头,周鹏却是好整以暇地淡淡道:“老赵,着什么急呢?先让他多进来一些资金再说吧,再说了,这支股票跌了这么久,反弹反弹也更有利于我们掌控!”

    赵三脸色一变:“周鹏,你什么意思啊?这都是我们说好的事情,你可不能当孬种!你要等他进来的资金量大了,我们再打压资金成本就高了,你难道不懂这个道理吗?”

    周鹏嗤笑一声:“老赵,你说这话就不厚道了不是?我们为了你,已经投入了接近两个亿了,这资金也不是土坷垃,你要给我们一点筹集资金的时间吧?好了,别扯淡了,先看看情况再说!”

    说完,周鹏就挂了电话。

    赵三觉察到不太对劲。

    他黑着脸又拨通了魏学习的电话,但魏学习却迟迟没有接他的电话,他不断打,魏学习终于接了起来,声音慵懒烦躁:“干嘛呢老赵,你还让不让人睡觉了?我这正跟美女谈情说爱呢,你一个劲打电话算怎么回事?”

    赵三忍不住爆了粗口:“尼玛魏学习,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时间玩女人?老子现在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你还不给老子滚过来?”

    魏学习当场就翻了脸:“赵三,你骂谁呢?你当谁的老子?别给你脸不要脸!老子就玩女人怎么着?你有种来咬我啊?狗日的,老子不伺候你了!”

    说完,魏学习也挂了电话。

    到了这个份上,如果赵三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就是傻子了。他突然想起昨日午间郭阳邀周鹏和魏学习用餐的事情,很显然,郭阳跟周家和魏家应该是达成了什么协议,让周家和魏家临场翻脸,退出了这场阻击战。

    一念及此,赵三脸色苍白无比,冷汗直流。

    赵家的资金已经到了最后极限,如果失去周家和魏家的资金支持,这场恶意操控股价的战斗他就只能半途而废了。

    尽管他不相信郭阳能让这支元气大伤的股票起死回生,但起码是没有达到他整死艾丙集团的最终目的。

    尽管这支股票的大多数筹码还是掌握在他的手上,相当于是间接掌控了这家上市公司,但这样又能如何呢?只要郭阳不上当,不入市托底,不因为此导致资金链断裂,赵家其实就是输了。

    赵三咬咬牙,只得硬着头皮命令操盘手继续抛售股票。

    但让他想不到的是,承接盘非常汹涌。几乎是他的抛售盘刚打出来,就有神秘的买家暗中出手,照单全收。

    赵三冷汗直流,他神色狰狞,形容疯狂,几乎是在电话中吼着咆哮着命令操盘手继续抛压,但承接盘还是跟上,他出多少,承接盘就接多少。

    这样的拉锯战持续了大半个小时,终于在即将收盘的时候,将股价推到了逼近涨停板的位置上。

    赵三眼神呆滞,一屁股瘫倒在地。

    ……

    另外一家营业部。大户室。

    郭阳举杯向周鹏和魏学习邀饮道:“感谢两位今天大力支持,郭某记在心上了!”

    赵三做梦都没有想到,承接盘竟然来自于周家和魏家的资金账户。周鹏和魏学习非但跟他分道扬镳,还承担起了帮助艾丙脱困的援手。

    赵三以为承接盘是郭阳的护盘资金,其实是周家和魏家的力量。

    周鹏哈哈大笑:“我觉得这是互利共赢。我们今天花点钱收过来,等散户大量涌进来,我们就可以逐步减仓撤出了,至少,这样我们前期的损失会逐渐补回来。”

    魏学习也笑:“我怎么感觉坑老赵一把,这么爽呢?不过这小子也忒恶劣,竟然开口骂人了,娘的,他算什么东西啊,赵家就想骑在我们头上拉屎拉尿了?开玩笑啊!”

    周鹏扭头望向郭阳,“郭董,你说的事我们做了,但我希望你能说话算话,兑现承诺!”

    “请两位放心,只要这次的事情一完,我立即兑现承诺。过后,我们会议增资扩股的方式,吸引你们两家入股艾丙集团,成为我们集团的股东!两位,合则两利,败则两伤,这么简单的道理相信你们都懂!”郭阳笑着,眼眸中掠过一丝冷漠的光泽。

    没有永恒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

    他给予周家和魏家相应的利益,同时也将周家和魏家拉到了自己的船上。三家变成利益同盟,不仅壮大了艾丙的实力,还让郭阳拥有了更进一步的话语权和立足之地。

    不但因此会摆脱赵家的打压,成功反击,反败为胜。同时还为未来做出了铺垫,从今往后,不要说赵家不敢再轻易动他,就是薛家,想要染指艾丙,也要考虑清楚。

    郭阳忌惮的不止是赵家,其实还有薛家。

    他太清楚这些世家大族的冷漠无情了。什么亲情,都不如家族利益来得更重要。薛家对郭阳这一次跟赵三的拼杀坐视不管,无非是想要坐收渔人之利。

    郭阳赢了,自然没什么好说的,薛家的利益更加得到巩固。

    郭阳就是输了,其实也没什么,元气大伤的艾丙集团会很容易被薛家接管掌控起来。

    郭阳正是看穿了这深一层的未来,才未雨绸缪,趁着火候,将周家和魏家拉上了船。

    当然,对于薛家的防范心理,他不会跟周家和薛春兰说。

    ……

    与此同时。沈晓曼代表艾丙集团,高兰代表高兰基金,何广胜代表光明区政府,在光明区政府签订了“艾丙华夏城城市综合体项目”战略合作三方协议。

    投资百亿,大型城中城,这自然引起了深城各大媒体的热烈追捧,这其中自然也包括南方晨报。深城电视台甚至对此进行了现场直播。深城市一位常委副市长亲自出席签约仪式,为这次签约活动提升了规格。

    不出郭阳的意外,这样的火爆消息和重大利好,极强地刺激了股市。第二天一开盘,根本就不需要周家和魏家的资金进入了,大量庄家和中小散户的狂欢就足以让ST艾丙直接封在了涨停板上。

    如果是郭阳,在这种时候,赵三应该捂住筹码不撒手了,至少能降低损失。

    但赵三根本没有回头路可走,他疯狂地继续抛售手里这段时间吸纳的筹码,但等待着他的是山呼海啸一般的市场力量。

    整整一天的时间,赵三手里的筹码抛售大半,全部被市场承接盘吸纳。

    沈晓曼面色喜悦地盯着大盘,回头向郭阳轻笑道:“郭阳,市场的反应超乎我们想象,这一次,赵三恐怕是哭都来不及了。”

    郭阳哈哈大笑:“晓曼,照这样下去,我们的股价会持续拉好几个涨停板。你看看,我们没花一分钱托底,就渐渐挽回了损失,同时还透支了赵三手里的筹码,这场战斗,我们终于算是胜出了!”

    “小狐狸,你终于笑到了最后!”沈晓曼娇俏的容颜上掠过一丝狡黠,她匆匆伏在郭阳耳边笑声嘟囔了一句,然后就匆匆走开。

    郭阳脸色一阵尴尬,扭头望着沈晓曼曼妙玲珑的背影,心头感慨万千。

    ……

    赵三脸色煞白摇摇晃晃出了证券营业部,他眼前发黑,一阵头晕目眩,一头栽倒在马路牙子上。不少行人发出一声声尖叫,有的赶紧上前来搀扶起赵三来,同时报了警和打了120急救电话。

    而在北方省省城赵家,赵家老头脸色阴沉似水,愤怒地一脚踹翻了眼前的红木小茶几,茶几上的名贵茶盏掀翻在地。

    好几个亿的资金下去,至少损失过大半。却非但没有对艾丙集团和郭阳构成半点损伤,还让他用某种手段拉住了周家和魏家。

    恨啊!

    赵家老头心头涌动着某种冲动,想要冲进周家和魏家去质问一下两家的家主,但终归是没有去做。因为这样低级的翻脸,对赵家更加不利。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