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城某证券交易所营业部。

    上午即将收市,赵三神清气爽地招呼着魏学习和周鹏两人走出门来,准备去营业部对面的酒楼喝下午茶。

    但实际上,别看赵三趾高气扬意气风发的样子,实际上张扬的眸光中隐藏着深深的隐忧。

    今天的局面其实不是赵三希望看到的。

    按照他的计划,郭阳那边早就该不惜一切代价带资金入市托底了,郭阳迟迟没有反应,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让赵三心里烦躁不安。

    尽管他判断郭阳不会真的放弃,但郭阳如今的冷漠表现还是让他骑虎难下。

    尤其是现在周家和魏家也有缩手的迹象,赵三就更加烦躁了。

    三人正要进酒楼,突然在这家酒楼的门口看到了脸上笑容让人如沐春风的郭阳。

    赵三嘴角一阵抽搐。

    郭阳朗声一笑:“赵总,周总,魏总!”

    赵三皱了皱眉,沉声道:“郭董?这么巧?”

    郭阳笑吟吟地走过来:“不巧。我等在这里多时了周总,魏总,我有点事想要跟两位谈谈,不知道可以请两位吃顿饭吗?”

    赵三眉头更加紧蹙。

    郭阳竟然当着他的面公开邀请魏学习和周鹏吃饭,这到底是居心何在?

    赵三深沉的目光投向周鹏和魏学习身上。

    周鹏讶然:“请我和学习吃饭?哎哟哟,郭董真是让我们两人受宠若惊啊?”

    “有个项目合作,想要跟两位谈谈。”郭阳笑了笑,指了指酒楼:“就一顿饭,两位赏个脸吧。”

    郭阳率先而入。

    他料定魏学习和周鹏肯定会跟上来。

    对于人性和人心的掌控,他这个穿越者凌驾于这个时代之上。他知道现在的魏家和周家已经到了一个进退维谷的临界点上,他释放出某种善意,就会拉动这两家走向赵家的反面。

    果然,让赵三勃然大怒的是,魏学习和周鹏居然对视一眼,先后跟着郭阳进了酒楼。

    进了包房,郭阳指着早已点好的一大桌菜肴和点心之类,“两位请坐,我也不知道两位喜欢吃点什么,所以就随便点了。”

    但郭阳嘴上是这么说,实际上,周鹏和魏学习扫了一眼桌上的东西,都各自有些色变。

    因为桌上点的东西,都是两人的喜好所在。桌上甚至还有一大盆麻辣水煮肉片,在粤菜的地盘上和馆子里上一盆川菜,而且每一样小点心几乎都是两人的偏爱,纹丝不差,这不能不让两人心头凛然。

    这意味着郭阳绝对是有备而来,至少对两人和两人背后的世家有过深入调查了解,将两人的那点爱好特征摸了一个清清楚楚。

    好可怕的一个人!

    魏学习眼眸中掠过一丝震惊,他向周鹏投过深深的一瞥,然后才勉强一笑,与周鹏一起坐下,跟郭阳寒暄客套了几句。

    “郭董,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你找我们两个过来,到底要谈什么?项目合作?”魏学习心中不安,直捣黄龙,不想跟郭阳虚与委蛇。

    郭阳笑:“其实也没什么具体的项目,我只是想要问问两位,你们是做基金和资本运作的,不知道有没有兴趣加盟我们最近正在运作的一个大项目。”

    “什么大项目?”魏学习和周鹏几乎是异口同声道。

    郭阳笑了笑,从随身的包里取出一份商业计划书来,轻轻将自己拟跟深城市政府合作建设一个累计总投资超过一百亿元的大型城市综合体项目的思路简明扼要的讲了讲,然后又把自己及其合作对象高兰基金的优势点出来。

    然后郭阳就保持了沉默下去,静等魏学习和周鹏的反应。

    魏学习和周鹏急匆匆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眸中看到了某种震撼。

    两人万万想不到的是,在这种危急时刻,郭阳竟然真的没有把资本市场上的股价波动放在心上,正在运作一个超级大项目。两人也都是搞资本运作的,自然有其商业眼光,听了郭阳的计划思路,自然明白其中的前景非常光明。

    更重要的是,郭阳竟然跟高兰基金捆绑得这么紧密,远远超乎两人的想象,这意味着郭阳的资金实力其实也不差。

    这直接摧毁了魏学习和周鹏的最后一点侥幸心理。

    第一,郭阳不把一家上市公司壳资源放在心上不是矫情。

    第二,郭阳并不是没有资金实力入市托底。如果郭阳真的铁了心入市托底,未必就扛不住赵三的打压和恶意操纵。

    无论是第一条还是第二点,都让魏学习和周鹏懊悔不已,跟着赵三走上这样一条不归路,真的是错了,大错而特错。

    郭阳放弃一家壳资源公司,损失固然惨重,但不至于一蹶不振。相反,他会很快利用深城这个城市综合体的项目再次崛起。

    而与之相比,魏家和周家的投入就统统打了水漂。

    两人再次交换了一个眼神。

    两人不是傻子。

    知道郭阳这个时候找上两人,目的是为了缓和关系和释放友好信号。同时,也是为了给周家和魏家一个下台的机会。

    魏学习哈哈一笑:“郭董,我上个卫生间,方便一下。”

    周鹏也打着哈哈:“我也出去方便一下。”

    郭阳笑而不语,他知道两人做不了主,要回避出去电话请示家里的话事者。

    他点点头,示意两人可以自便。

    到了这个份上,郭阳不担心周家和魏家不上钩。这世界上,根本没有永恒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如果给予两家适度的利益,还能结成利益同盟阵营,两人最终权衡利弊,会同意和回应郭阳的善意的。

    ……

    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就在同一家酒楼用餐的赵三如坐针毡,他不知道郭阳和周鹏魏学习两人谈了些什么,心头无比烦躁。

    尽管不多时他亲眼见周鹏和魏学习骂骂咧咧走出酒楼来并与郭阳不欢而散的场景,心头还是存有深深的怀疑。

    “两位,郭阳这小子找你们做什么?你们谈什么了?”赵三的声音阴沉。

    周鹏挥挥手,谩骂道:“老赵,就别提了,这小子真是太狂妄了,竟然当面要挟我和老魏收手,竟然还敢说会让我们吃不了兜着走”

    魏学习也恶狠狠冷笑道:“真是狂妄的东西,不就依仗着有高兰那个女人撑腰的嘛。好吧,我倒是要看看他能从高兰基金得到多大的资金支持,老周,老赵,我们下午继续调动资金,狠狠压死他!”

    但接下来,魏学习和周鹏两人的实际行动却是渐渐打消了他的疑窦。

    魏家和周家又利用不同渠道转过来一部分不小的资金,进了两家控制的几十个资金账户。

    ……

    去光明区政府求见区长何广胜的沈晓曼一直等到中午时分才见到了何区长本人。这还是因为有上头市领导的引荐,否则沈晓曼闷头去估计永远也见不到工作狂人何区长。

    在改革开放的深水区,像何广胜这样的工作狂人其实很多。他们未必看重经济利益,但一定看重自己的政治前途。但要想升官,就必须要有耀眼的政绩。

    何广胜出现在光明区政府的小会议室,沈晓曼立即起身来笑着迎了上去:“您好,何区长!”

    何广胜上下打量着沈晓曼,沈晓曼如此年轻貌美,让他有些意外。

    其实艾丙集团如何如何,何广胜并不在意,他从来没有听闻过这样一家内地企业,尽管沈晓曼递上来的资料中有很详细的介绍。能让何广胜提起兴趣的还是高兰基金的背景。

    高兰基金及高兰本人在深城声名显赫。高兰基金作为港资大财阀,投资过深城很多大项目,资金实力毋庸置疑。

    沈晓曼也在打量着何广胜。

    此人身材中等,不胖,发型梳得一丝不苟,穿着白衬衣和黑裤子,面色沉凝,带有普遍政府官员类似的气场。

    但与众不同的是,何广胜此人眸光深邃,带有某种穿透力。

    “你就是艾丙集团的沈晓曼?”何广胜挥挥手,威严道:“请坐。不过,何总,我时间比较紧,一会还有一个会,我只能给你十分钟的时间,你现在可以谈项目了。”

    沈晓曼深吸了一口气,立即简明扼要地将城市综合体的项目思路简单介绍了一遍,按照郭阳的要求,她把侧重点都放在了如何给政府创造经济效应和社会效益上了。

    很显然,这个在时下比较新颖的思路引起了何广胜的强烈兴趣。但思路是思路,他看重的还是建设方有没有资本实力,否则都是纸上谈兵。

    何广胜笑了笑:“你们的思路很好,我也能看到未来的项目预期。但是,一个很关键的问题是,这样的大型项目,需要的资金不是一点半点,你们艾丙集团能承担起这么大的投资吗?沈总,这可不是光靠嘴皮子能做的事情。”

    沈晓曼完全是有备而来:“何区长,您请放心,所谓没有三分三,我们也不敢上梁山。我们集团本身的资金实力也不弱,况且我们这个项目还有高兰基金、鹏越基金和北方信投三家大型投资公司的全力支持。”

    “我们的运作模式是这样的:我们会与高兰基金等三家信托公司成立一家合资公司,作为项目的承载运营商,然后由股东委托我们艾丙管理建设……”

    “首批建设启动资金十个亿,已经到位了。”沈晓曼将刚刚从高兰那边拿到的资金账户信息递给了何广胜。

章节目录

重生无冕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格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格鱼并收藏重生无冕之王最新章节